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 投毒案(五)
    ..亮剑之最强系统

    如果素面在半路被人下毒,这就能解释为何广亮和必清吃了素面没事,而周寒山却中毒身亡。

    被杜宇一提点,清平知县心中猛然惊醒,低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周夫人,沉声道:“周王氏,本县问你,你送素面的半路上,可曾有人与你搭讪?”

    砰!

    惊堂木一拍,所有人战战兢兢,心头绷紧,纷纷看向关键人物周夫人。

    只见周夫人神色一变,下意识看向一旁的周文聪,送面的时候,聪儿曾经拦下自己,难道是他下的毒?

    除了周文聪,她想不起谁有机会接触过素面。

    可是,聪儿为什么要这么狠心下毒害死的爹?

    这时,周夫人猛地想起一件事,在凉亭上,周文聪曾数次试探她的想法,听他的语气,似乎根本就不希望老爷捐赠一半的家产出来救济灾民,所以才动了杀心,下毒害死老爷,趁机谋夺家产?

    周文聪避开周夫人又惊又怒的目光,低头看地,眼神忽明忽暗,双手紧紧攥着拳头。

    看到周文聪心虚的表现,杜宇基本可以肯定投毒案与他脱不了干系。

    公堂上其余人也对一声不响的周文聪起了疑心,如果这个周文聪没有问题,为什么周夫人会盯着他看?看来事情一定另有隐情!

    此时,清平知县再蠢,心里也隐隐察觉到周夫人知道什么不为人知的内情,便大声道:“周王氏,还不老实说!”

    被清平知县一喝,周夫人心头一震,当下不敢有所隐瞒,如实吐露:“民妇在送面的途中,曾经遇到文聪。”

    清平知县侧目看向神情异常紧张的周文聪,“周文聪,是你下的毒?老实招来,不然本县就大刑伺候!”

    听到这,杜宇不由摇头,哪有人会这样审问的?你就不知道加以诱导吗?

    只要脑子没进水,周文聪就不可能当众承认自己弑父的事实。

    要知道,按照如今的律法,杀人可是要填命的!

    果然如杜宇心中所想,周文聪忙说道:“回禀大人,我确实在半路上遇到了我娘,但我没下毒!”

    “还敢狡辩?周王氏说,半路上曾经遇到你,也就是说,你是最有机会下毒的人!”

    “大人,你说我下毒,证据呢?你不能无凭无据就冤枉我!”

    “大人。”  杜宇瞅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清平知县,如果让这个草包再这样一问一答的审问下去,这起投毒案就永远没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毕竟手头上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就连周文聪的杀人动机都不知道,怎么

    审?

    闻言,清平知县打了个激灵,圣僧可是活佛转世,有大神通手段在,如果他愿意帮助破案,那投毒案的凶手一定无处遁形。

    想到这,清平知县眼神一亮,向杜宇求助道:“圣僧,请您助下官一臂之力!”

    声音落下的同时,已经哭成泪人的如萍,抬起凄美的小脸,通红的眼睛看着杜宇,泣不成声道:“圣僧,请您破案,抓住凶手,还我姨母一个清白!”  杜宇最受不住女人伤心落泪,看着楚楚可怜的如萍,心中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尚未说话,广亮忙挪步来到他身边,低声道:“道济师弟,这个如萍姑娘,还有那个周夫人,其实都是个好人。钱塘江闹天

    灾,百姓流离失所,我和必清来到这里化缘,周夫人直接提议捐赠一半家产来帮助灾民。像她这种菩萨心肠的善人,我觉得应该揪出真正的凶手,还她一个清白。”

    “是啊,道济师叔。”

    必清忙点头,附和一声。周家家大业大,但周夫人为人却没有什么高傲的架子,像她这种平易近人的女人,怎么可能杀自己的丈夫周寒山?

    杜宇白眼一翻,“皇上不急太监急,我说过不管吗?”

    不等广亮和必清反应,杜宇抬头看向如同架在火炉上的清平知县,继续道:“大人,我有一种药丸可以试探周文聪他是不是在说谎。”

    清平知县不疑有他,神情激动道:“圣僧,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装神弄鬼!

    周文聪冷静下来,心中鄙夷,他还真不信杜宇有什么能测试人说谎的药丸!

    杜宇似笑非笑地瞅了一眼底气十足的周文聪,突然招手变出一白玉药瓶。

    除了广亮和必清外,公堂上所有人都被杜宇神乎其技的一招给震住了。

    凭空变化?

    清平知县感慨一声,果然是神仙手段!活佛济公,果然名不虚传呀!

    如萍张了张嘴,满是泪痕的小脸露出错愕的表情,呢喃道:“好厉害!”

    此时,周文聪脸色微微动容,瞪大眼睛看着杜宇,心中惊疑不定,见鬼了!这和尚是怎么变出来的!

    杜宇二话不说,从里面倒出一颗红色药丸,捻在两指间,戏谑道:“这种药,吃下肚子,如果说真话,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如果说假话,会穿肠烂肚。周文聪,你愿意试一下吗?”

    “有什么不敢的?我周文聪从没做过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吃就吃!”

    说完,周文聪咽了口唾沫,心里有些莫名的发憷,迟迟不敢伸手去接药,谁知道这药会不会是真的,吃下就拿不出了!

    见状,必清冷笑一声,说道:“周文聪,你不是不怕吗?那你为何不接药吞下去?除非你心里有鬼!”

    广亮忙点头说道:“不错。”

    “表哥,如果不是你下毒害死姨父,你就吃下去……”

    最后一句话,如萍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冲着脸色阴沉不定的周文聪喊道:“证明给所有人看,你是清白的,你不是凶手,姨父不是你下毒害死的!”

    如萍和周文聪从小青梅竹马长大,两人的感情很深,如果周文聪就是下毒害死周寒山的凶手,她真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这个对自己疼爱有加的表哥!  周文聪额头上冒出密集的冷汗,颤颤巍巍地伸手接过杜宇递来的药丸。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