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以后别叫表哥,叫夫君
    第667章 以后别叫表哥,叫夫君

    独孤求败?

    林天南心里冷笑一声,他纵横武林多年,从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不过,他心里敢肯定此人绝对是个目中无人的嚣张狂徒,否则又怎会如此自大起名独孤求败?

    林天南说道:“蜀山仙剑派现任掌门剑圣独孤宇云我听说过,但这个独孤求败,我孤陋顾问了,不知是何许人也?哪门哪派?”

    独孤宇云你何止是听说过呀,你们两个还是多年前的拜把子兄弟。

    杜宇心里鄙视了一番林天南,忽悠道:“师伯,巧了,我师父独孤求败也是用剑高手,江湖称他为剑魔。”

    林月如半信半疑地说道:“剑魔?那他的武功和剑法是不是很厉害吗?”

    杜宇摇了摇头说道:“不止是厉害这么简单。”

    “剑魔独孤求败……”

    林天南一听这名字就觉得特别邪气,肯定不是正派中的人物,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听你说,他的剑法造诣深不可测?”

    还真信啊?

    古代人就这么好骗?

    杜宇干咳了一声,继续说道:“他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奸人,败尽无数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苦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这独孤求败当真有气魄!

    但为什么江湖上就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一点传闻?

    林天南眉头越皱越深,莫非此人是数十年前的老前辈不成?

    “我师父毕生中有四个阶段,每个阶段使用一把剑!”

    杜宇这话引起了林家父女的好奇,这剑也分什么阶段使用的?为什么我习剑多年却从未听说过有这个奇怪的规矩?

    “第一柄是一柄青光闪闪的无名利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第二柄是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第三柄是玄铁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之前恃之横行天下。”

    林月如下意识问道:“哪四柄呢?”

    杜宇挥了挥木剑说道:“第四柄剑不就在你我手中吗?我师父说,四十岁后,腐朽木剑,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

    林月如愕然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木剑,这不就是普普通通的木剑吗?难道这木剑还比前面的玄铁重剑、紫薇软剑之类的要厉害?

    不可能!

    林月如说什么也不信,鼻子哼了一声说道:“草木竹石怎么为剑?”

    杜宇故作沉吟道:“表妹,你境界未到,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你不说我怎么明白?”

    “那你知道什么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吗?这草木竹石均可为剑的境界与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如出一辙!”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林天南深吸一口气说道:“能领悟如此高深的境界,这个剑魔独孤求败是一号人物。当今天下唯有蜀山派掌门独孤宇云能与剑魔孤独求败匹敌!”

    林月如暗暗咂舌,她从小就听林天南提起他年轻时与剑圣独孤宇云的事迹。其中这剑圣独孤宇云剑法天下第一,出剑如同蛟龙出海,无论修为多强大的妖魔鬼怪难逃他一剑。

    如今爹说这剑魔能与剑圣匹敌……表哥什么时候拜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师父了?

    林月如皱了皱眉头,怀疑道:“爹,那个剑魔有这么厉害吗?”

    “当今天下只有一人领悟这等境界,那便是剑圣。不过如今得加多一个人,那就是剑魔独孤求败!”

    林天南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杜宇,哈哈笑道:“晋元,你很有武学天赋,想不想学习剩下几招林家剑法?”

    杜宇心中细细地琢磨起林天南这话的意思,学习林家剑法,难道是打算……想到这里,杜宇眼神一喜,拱手笑道:“世伯,求之不得。”

    林天南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如儿,你表哥就由教你了。”

    听到这话,林月如瘪了瘪嘴,大为不满道:“爹,他一个外人,怎么能学我林家剑法!”

    “爹!”

    看着林天南没有搭理自己就转身离开,林月如气得跺了跺脚,扭头瞪着笑而不语的杜宇说道:“你笑什么!”

    “你一个外人想学林家剑法?做梦!我是不会教你的,你有种就向我爹告状!”

    林月如哼了一声,转身道:“春兰,我饿了,去准备饭菜,我要吃饭!”

    “谁说我是外人了?”

    杜宇看着林月如后背说道:“从今天起,我就是你林月如的未婚夫!春兰,以后别叫我表少爷了。”

    春兰愕然道:“那叫什么?”

    “可以叫我姑爷……”

    “你你你给闭嘴!”

    林月如转身一剑滑去,红着脸说道:“第一,我没输,你也没赢,第二,我没答应要嫁给你!”

    “你是没有答应要嫁给我……”

    杜宇一边闪躲一边笑着说道:“可你爹刚才答应了把你许配给我了。”

    “梆!”

    “梆!”

    “梆!”

    林月如挥剑不断去攻击杜宇,羞怒道:“我爹哪有说要我嫁给你!”

    “表少爷、小姐别打了!”

    春兰抬头看着杜宇借助墙壁一蹬,跃上了屋顶,这时林月如喊了一声“别跑”,接着也跳了上去。

    “小姐小心!”

    “梆!”

    杜宇挡下林月如一剑,用力一压,直接将林月如压退到了屋顶尽头,无路可退,杜宇笑道:“我问你,林家剑法是不是只传林家直系?”

    “不错!”

    林月如腰都被杜宇给压弯了,整个人都处于半悬空的状态,微咬银牙反推道:“但表哥你姓刘,你不是!”

    这丫头力气真不小!

    杜宇往后退了两三步,抬头道:“那很简单,只要我把武林盟主林天南独女林月如娶为妻,不就能学了吗?刚才,你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林月如最讨厌的事就是自己的婚姻不能自己做主,虽然杜宇这个人,她不讨厌,甚至在交手的过程中已经有了几分好感,但一码事归一码,不能混淆而谈。

    林月如盯着杜宇的眼睛,剑指道:“如果你真的想娶我林月如,就用实力将我打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