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审问犯人3/6
    第260章 审问犯人(3/6)

    聂家虽然与谢家有矛盾,但谢老的孙女在东海市被恐怖分子捉走……要真是出了什么事情,那他聂家也难辞其咎,说不定这会是一场政界大地震!

    所以,省委、省厅第一时间就要求限时破案,做出了表态!

    现在的情况用一句话来形容也不过分,时间就是生命!

    杜宇不知道谢慧兰现在有没有危险……但必须得尽快找到谢慧兰。而且一想到这个时而强势,时而小女人的女人要真的因为自己的原因出了什么事,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而这一次2组织肯定是有备而来,要找自己寻仇!

    只是不清楚他们为什么捉走了谢慧兰……杜宇与谢慧兰的关系基本上谁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形式动手去捉走一个市长,这点就有点不明不白了!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这点,所有人都搞不明白……你2组织与人家谢慧兰没有任何恩怨,却要捉走她,真是匪夷所思,杜宇想破脑袋也搞不懂这狗日的黑猫心里在想些什么!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群狗日的玩意来到东海市肯定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他们这是在向华夏的权威挑战!

    既然要挑战,那老子就应战,千万别让老子逮到你这只臭猫,不然老子干死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等着,老子不去收拾你,你跑过来惹老子!

    靠你娘的,我的女人要是被你伤了一根寒毛,老子就让你死一百次!

    杜宇眼神冰冷的就像是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只是一个眼神就让聂青岚与赵处长仿佛掉进了冰窟,“赵处长,疑犯关在什么地方,我能见一见问点话吗?”

    “可以。”赵处长也知道杜宇的想法,犹豫了一下,叹气道:“但是我们用过各种办法尝试,但那疑犯就是不肯开口……这让我们的侦查工作陷入了尴尬的处境。”

    杜宇嘴角微扬了自信的笑容,眯眼道:“在嘴硬的人,我也有一千种办法让他张开口!”

    赵处长一愣,他也知道杜宇是部队的军人,自己的办法不奏效,或许他有办法让对方开口也说不定,点头道:“聂队,带首长去审问2室。”

    聂青岚嗯了一声,带杜宇来到了审问2室……杜宇只是一个人进去了,反手关上了门。另一边,聂青岚与赵处长也来到了监控室,通过摄像头观察到审问室的一举一动。

    看着坐在对面的中年男子,杜宇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浪费,他必须争分夺秒争取尽快解救谢慧兰……那名中年男子不屑地看了一眼杜宇,笑了笑,“别浪费力气,我什么都不会说。”

    杜宇冷笑了一声,嘴硬不说,那老子就掰开你的口让你什么都给老子吐出来……对于这种顽固分子,暴力有时候往往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杜宇什么都没说就来到中年男子背后就是一脚狠狠地踹了过去,砰地一声,中年男子胸口撞在铁桌上,痛得嗷嗷惨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迈步上前抓起对方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扯……砰地一声,中年男子直接顺着椅子跌倒在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杜宇一脚踹中脸面。

    这一脚的力度很大,直接将中年男子的鼻梁给踹碎了,大量鲜血从鼻子喷了出来,牙齿都掉了一半……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上。

    在上面看着杜宇动用暴力殴打起中年男子,赵处长眼皮跳了跳……这杜宇首长脾气还真是暴躁,二话不说就上来狠狠地教训对方,直接把对方半条人命给招呼走了。

    这是想要活活这嫌犯打死啊!

    赵处长想要阻止杜宇的行为,却被聂青岚给拦住了,“处长,你放心……杜宇他会有分寸的,绝对不会真的打死这个家伙,他可是我们破案的唯一线索了。而且要是换我来,我也会选择上来把这家伙给揍一顿!”

    “为什么?”赵处长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感情你们都不是警察啊,一上来就打算要人家的命,这万一收不住手,那不是活活把对方给打死了,这责任谁负得起啊!

    “处长,我倒是觉得我们审问的方式太中规中矩了,什么都按照条规进行,对方也没什么好怕的,不说你们也奈何不了他。”聂青岚分析道:“但杜宇却没有这方面的顾忌,该怎么审问就怎么审问……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先,让他看清事实,这是谁的地盘!”

    还谁的地盘,我们可是执法者啊!

    赵处长翻了个白眼,但他不得不认同聂青岚的话,在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来对付一个人……毕竟这犯人可是亡命之徒,你还跟这丫的讲什么规矩啊,不老实就先打一顿再说!

    但见杜宇一根根将对方的手指头掰断,杀猪般的惨叫声充斥在整个审问室……看着这么狠的手法,在监控室的所有人都神色大变,有些同情这名恐怖分子。

    看着中年男子痛得浑身抽搐,杜宇面无表情地把他从角落里拖了出来,直接用手铐将他双脚拷在椅子角下……看了一眼摄像头,“我需要一个钳子,外加点盐。”

    赵处长考虑了一下,吩咐道:“给他。”

    一名监控室的特警连忙找到一把钳子,又跑去食堂找食堂大妈要了一袋子盐给杜宇送了过去……拿过东西,杜宇随手扔在台面上,点上了一根烟抽了几口,就塞到中年男子嘴里,换上一副笑脸,“兄弟,抽口烟吧,缓缓气,还痛不?你看我这也收不住拳脚……老实说,我很能理解你,大家都作为一名战士,只是各为其主,你为黑猫,我为华夏陆军服-务……不如大家就叫个朋友怎么说?黑猫在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