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不许乱叫
    第204章 不许乱叫

    唐拉雅秀酒店。

    杜宇与谢慧兰下了车,看着谢慧兰的鞋子已经没了,湿漉漉地丝-袜走在地上,这路没法走……只能看着谢慧兰说道:“这……你要不穿我的鞋子吧。”

    “不用了。”谢慧兰摇了摇头,补充了一句,“你的鞋子太大了,我穿不上……况且,我穿了你的鞋子,你穿什么,还不是要光着脚。”

    杜宇想了想,“要不我背你吧。”

    见谢慧兰轻轻点了下脑袋,杜宇就弯腰蹲下去,这时,后背传来温-热的触-感,杜宇呃了一声,忍住心跳,反手环住谢慧兰的大-腿,站起来掂了掂,随即大步走进了酒店,回到了房间,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到上,“我这没有女人的衣服,你先去洗个澡,穿着我的衣服吧。”

    谢慧兰摇头道:“我现在头晕乎乎的,你先去洗澡吧,我想休息一下。”

    杜宇也觉得身上湿漉漉的怪难受的,也不多说什么,自己就去洗澡……然后接着就是谢慧兰去洗澡,只是听到里面掉了什么东西,杜宇急匆匆的打开浴-室门,“谢慧兰你没事吧?”

    正好看见谢慧兰丝不的一幕,杜宇尴尬地连忙关上了门,里面传来谢慧兰的声音,“不好意思让你笑话了,我等下就出来。”

    过了一会,谢慧兰穿着杜宇那套松-垮垮的衣服出来,在杜宇的搀扶下躺倒了上……嗅着那沐浴露散发出来的香味,这让杜宇有些臆想飞飞。

    不过,他还是很快克制住了这种念头。

    谢慧兰笑眯眯地说了一声谢谢,看着杜宇,“你不用那么客气,叫我慧兰就行了。还有,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也许已经死了。刚才见你拿证件出来,你好像也是系统里的……我是在中宣部工作的,我知道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不妥,但你如果在京城这地方有麻烦,或者是在别的地方遇到了问题,你都可以找我,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我还是有能力帮你忙的!”

    中宣部?这不是管新闻的吗?

    这谢慧兰到底是什么人……杜宇不由地多看了一眼谢慧兰,不过,他救人也不是为了回报,这句话也就搁在耳边,没放在心上。

    杜宇没说什么,就打电话给外卖叫了个粥,谢慧兰吃下之后就睡着了,杜宇也有些困意,把手机调到五点钟就在另一张上睡着了。

    睡得迷迷糊糊间,杜宇听见了手机铃声,响了好半天,铃声才是止住,接着就听见谢慧兰懒洋洋地声音,“……喂,小浩?你上我那儿干什么去了,我没在家……嗯,外面一朋友这儿呢,咳咳咳……嗯,有点着凉,没大事……你过来干什么,待会儿我就回去……说了没事……咳咳咳……”声儿顿了片刻,谢慧兰只能说道:“……好吧好吧,愿意来就来,正好过来接我……唐拉雅秀酒店……嗯,你别想太多了,嗯,挂了。”

    谢慧兰看着已经醒了的杜宇,歉意道:“小杜,我说话太大声了,吵醒你了?”

    杜宇看了一下时间,也快五点钟了……对于谢慧兰的一声小杜,杜宇也没有多在意,按照年龄,谢慧兰可是比自己大几岁,“我本来就眯眯眼睛休息一下,反正五点也要醒了。”

    “对了,等下我弟要过来接我回去了。”

    杜宇等下也要出去,可没时间去照顾谢慧兰,点头道:“嗯。”

    十来分钟后,叮咚叮咚,门铃被人按响了。

    杜宇心说这谢慧兰的弟弟来的可真快啊……就走过去,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初中生,个子也就到杜宇的肩膀,相貌和谢慧兰有点像,但没谢慧兰长得漂亮,嘿,一个男人长得像女人漂亮那还让女人活吗?

    杜宇看了一眼这个初中生,“你是谢浩吧?进来。”

    谢浩一见开门的是个男人,脸色立即变了,一把推开杜宇……但愣是没推动,只能从杜宇下面钻了进去,第一时间就往卧室的方向跑去。

    “姐,谁欺负你了,是不是这个混蛋!”谢浩看见上虚弱的谢慧兰,身上还穿着一件男人的衣服,没等谢慧兰反应过来就冲过去要对杜宇动粗,但个子太矮了,只能气得眼睛都瞪大了,“你妈的,你把我姐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的欺负我姐,我他-妈打死你……你知道我爷爷是谁不?!你信不信我让你牢房坐穿啊!”

    杜宇也是气得不轻,他-妈的,老子救了你姐,你这做弟弟的一进来又是推人,又是一顿臭骂,老子管你爷爷是谁啊,这和老子屁关系都没有!

    “谢浩,你干什么!”谢慧兰脸色一冷,n有威严的,“过来!”

    谢浩一下子就萎了,连忙跑了过去,活生生像个受气包,“姐,你告诉我,是不是他欺负你了,你别怕啊,要是他真的欺负你了,我就算打不过,我也要弄死他。”

    “哟,谢浩你翅膀长硬了,还真能吹。”谢慧兰拧住谢浩的耳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我怎么不知道……来来,和我说说你爷爷是谁?”

    谢浩苦着脸说道:“我爷爷不就是你爷爷吗?”

    谢慧兰瞅了一眼谢浩,“你还贫嘴!”

    谢浩委屈道:“我没……我只是看见姐你和一个男人开房,你又这么的虚弱,我就以为,”

    “以为什么?”谢慧兰没好气地说道:“就算我和小杜真开房上了,你这小豆丁还能管你姐的事?没大没小,这谁教你的,老是冒冒失失。”

    “姐,我没说管你,我只是确认一下,如果……”谢浩不敢看谢慧兰,嘟囔道:“如果我知道你是心甘情愿的,我能动手吗?我直接叫姐夫了都。”

    “你胡说什么,我刚才只是打个比喻,不许乱叫姐夫。”谢慧兰脸一红,拍了拍桌面,吓得谢浩缩了一下,“今日你姐差点被淹死在河里,要不是小杜救了我,你现在去医院领我的尸体回家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