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风景的景,寒风的寒
    第168章 风景的景,寒风的寒

    东海华夏军总医院。

    省级综合三甲公立医院,隶属东南军区。

    接到市公安局电话,华夏军总医院已经第一时间就安排好了一名外科主治医师以及空出了一个手术室,唐笑笑抵达医院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杜宇看着手术室外等了将近二十分钟,他就坐不住了。

    看了一眼身后两名真枪实弹的武警,杜宇直接找个理由支开了两名武警,让他们回队里报道,毕竟以杜宇的实力,他还真不需要两个武警来保护,这是第一个原因。至于第二个原因……那是因为这两名军人站在自己身边实在太引人注目了,这让杜宇很不适应。

    “是,首长。”

    两名武警直接离开了走廊。

    杜宇来到窗边,掏出一包烟,吧嗒一声点上了一根香烟,呼出一口烟雾……这时,身后传来急-促地脚步声,杜宇回过头,就看见身穿白色护士服的小姑娘小跑了过来,“这位先生,请你,请你……”

    小姑娘很年轻,又长得眉清目秀,眼睛水灵灵的,就像是三月细雨,泌人心田。脑袋后面扎着两个小马尾,跑动的时候一晃一晃的,喘了几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汗才说道:“这位先生,医院里是不允许吸烟的,这有文明规定,请你马上将烟掐熄了。”

    杜宇一愣,“这都快抽完了。”

    “快抽完了也不行,”小护士板起脸来说道:“这是医院的规定,总不能因为你一个人得烟瘾,让大家都吸二手烟吧?二手烟的危害可比一手烟更毒。你应该也清楚,医院有很多病人,浑浊的空气会让他们的病情加重,特别是一些老弱妇幼,她们更需要良好的环境治病。”

    杜宇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说的挺对的。”

    小护士看着杜宇光点头,压根没有掐熄的打算,气得翻了个白眼,“你既然觉得我说得对,那你还不吸……先生,不是我说你,吸烟有害健康啊,能戒就戒,不然对自己的健康不好,你家人每天吸着二手烟也不好。”

    “你说的对,但我不认同。”杜宇掐熄了烟头,嘴角微扬,捉弄道:“不过,小姑娘,我还是谢谢你的好意提醒……还有,如果我是你的领导,我会第一时间罚你一个月的奖金。”

    小护士瞪大眼睛,“为什么。”

    “虽然你出于好意,可你却在工作的时间上擅离职守,你说该不该扣你奖金?就算没有扣你奖金,也会在会议上做出批评处理。”

    小护士急得满脸通红,眼泪在眼眶里打滚,她才从医学院毕业出来,在东海华夏军医院实习了接近半年,工作很辛苦,可按照医院的规定,实习期间是没有任何收入,就连吃饭住宿这些开销都得自己掏腰包……这眼看就要实习完成了,如果表现出色得话,那就能够与医院签署合同,收入也挺可观的。

    在这竞争力这么大的社会里,万一这时候来了一个批评,那工作肯定要丢了。

    “不好意思先生,我先回去了。”小护士吐了吐s头,提醒道:“不过,吸烟危害健康,我在医院工作了快半年了,每天都能够看见好多个因为吸烟出问题的病人,能借就借……烟瘾犯了,那就吃口香糖,这对身体没有什么害处,正好我这还有半瓶,给你。”

    递给杜宇之后,就转身,杜宇叫住小护士,“对了,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护士转过头笑了一下,“景寒,风景的景,寒风的寒。”

    接着,飞快跑回岗位上……刚回到岗位,护士长就一把拉过了景寒,这人可是出了名的严厉,景寒她们背后都叫这快四十岁的护士长做嫁不出去的老姑婆,现在被老姑婆当场逮到了,这可把景寒吓得够呛的,还以为要挨批评了,一脸垂头丧气地样子看着眼前护士长。

    “小寒啊,看不出来你挺有关系的啊。”

    平日凶巴巴地护士长居然对她露出了一丝笑容,态度一下子转变了,景寒忍不住打了个鸡皮疙瘩,有种全身抽筋的感觉,“什么挺有关系的,这个……什么意思。”

    “那人啊。”

    景寒顺着护士长手指看去,就是那个吸烟的男人……

    护士长直勾勾地看了一眼杜宇,又看着景寒,谄笑道:“小寒啊,看不出来你关系挺大的,居然认识一个军区首长,藏得真深啊。楼下停了好多辆特警车……”

    军区首长!

    景寒瞪大眼睛看着远处的杜宇,她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个男人还不到三十吧,才二十多就已经是首长了?他是文职的吧?

    但是护士长下面一句话让景寒推翻了心中的猜测,“这男人真有本事,我听说他可不是什么文职……而且,这个男人长得很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这么一说,景寒也有些熟悉感,这人好像是在电视上看见过……

    看着景寒频繁望过来,杜宇也只是点了点头……几分钟后,手术灯灭了,外科主治医师走了出来,接着护士就将唐笑笑推回病房。

    杜宇看着擦肩而过的唐笑笑还没有醒过来,扭头道:“医生,我的兵怎么样了?”

    “这位同志你就放心吧,你的兵没事,只是失血过多了,加上麻醉效果还没过,所以一直处于睡眠状态。”外科主治医师摘下了口罩,迟疑了一下,继续道:“但,这伤口太深了,缝了二十多针,就算伤愈拆线,也会留下疤痕。当然了,只要不穿露背装,没人知道。”

    “那多谢医生了。”

    杜宇觉得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一条疤痕有什么好稀奇的,顶多以后不穿露背装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特别是对于当兵的人来说,这些伤疤就是写在身上的战绩,是荣誉。

    与外科医治寒暄了几句话就来到了唐笑笑的病房。

    看着慢慢转醒地唐笑笑,杜宇削了个苹果递给唐笑笑……唐笑笑吃了一小块,味道甜不甜她都觉得无所谓了,视线一直在杜宇身上离开过,犹豫一下才说道:“首长,你之前答应我的事还当真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