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唐笑笑的变化
    第124章 唐笑笑的变化

    第一枚子弹击中怪物地心脏,第二枚子弹紧跟随后,击在第一枚子弹后面,第三枚子弹同是如此……三枚子弹都是一条射击轨迹。

    “扑”地一声直接击穿了对方的心脏,怪物惨叫一声,接着扑通一声就在杜宇身前坠落下来。

    所有女兵看见杜宇平安无事都不由地松了一口气,特别是唐笑笑,她是全部人之中最担心杜宇安危的一个人……看见杜宇独自留在应付那不知来历地怪物,她几乎要按捺不住冲上去了。

    呼!

    唐笑笑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想起杜宇那千钧一发之际开枪的背影,就像是一座能够遮风挡雨的大山。这时,她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蛋,心跳也十分不争气地跳动了起来,兴奋之余又喜滋滋的。

    同时,杜宇也是呼出了一口浊气,后背也被冷汗给打湿了。

    刚才真的很危险!

    如果不是女兵们为他争取到了一秒钟的时间,鹿死谁手还说不定……有可能杜宇来不及射出第二枪,怪物就已经袭来拧断了他的脖子,杀了他。

    但可惜的是对方并没有这种幸运的机会,幸运女神并没有眷顾他的。相反,杜宇比他更加幸运,在这种争分夺秒的情况下,杜宇并没有因为紧张而失去冷静,准确无误地射出了三枪。

    一枪或许击穿不了对方的鳞片……但是,杜宇有个很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叠加力量,也许能够奏效。而事实证明,他的做法真的可行,三枪叠加起来的力量一击毙命。

    只是在整个队伍之中,除了杜宇能够完成三枪叠加的手段外,其余人都不具备。

    最重要的是这种开枪射击的手法要求很高,只要有一次失误,那就和可能将自己陷入危险、尴尬的局面,很有可能会被对方给杀死。

    杜宇认真查看了一下死去的怪物,拿军刀从对方身上、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从对方伤口上割下了一片鳞片,用袖子擦了擦看,再观察起这种类似蛇鳞的鳞片,真的很坚韧。

    特别是此怪物的手,上面长出了类似鹰锋利的爪子,厚厚地皮,还有体温,这血也不留了,真古怪……杜宇表情凝重了起来,如果没有猜错,自己刚才看见的黑影应该就是这个怪物。

    唐笑笑从怀里取出了一块手巾递给杜宇,面红道:“教官给,擦汗。”

    “谢谢。”杜宇接过手巾擦了擦汗,可以清晰地嗅到一股淡淡地香水味道,这味道与唐笑笑身上的味道相近……看着有些变黑的白色手巾,杜宇迟疑了一下,便收进口袋,道:“手巾脏了,我洗干净在还你。”

    唐笑笑摆手道:“不用还,你拿着就好了。”

    所有女兵都古怪地看着唐笑笑,对方这话实在太暧昧了,令人臆想飞飞,有古怪……也许唐笑笑察觉到战友投来的目光,她脸一红,连忙补充一句,道:“你们别误会,我……只是这手巾不值钱,就当做送给教官了。”

    杜宇点了点头,便站了起来,盯着紧闭地大门,“走吧。”

    “是。”

    所有女兵应了一声……这时,一声嘶吼传来,地上的怪物尸体突然动了,一下子扑向离它最近的唐笑笑,但唐笑笑反应不满,用抢挡了一下。

    只是,怪物的爪子却在唐笑笑白皙地手臂上划出一道血痕,唐笑笑痛叫一声……这时,杜宇心中一惊,这怪物被击碎了心脏都没死!

    连忙举枪,砰地一声。

    一颗子弹在怪物后脑勺上消失,扑地一声从眉心射出去。

    扑通!

    倒在地上彻底死绝……

    杜宇上去踹了怪物几脚,为了再次发生之前的事件,他掏出手枪在怪物后脑勺上连续打了几枪,弹壳不断跳出来,打的怪物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稀巴烂,脑浆鲜血流了一地才住手。

    而且,杜宇发觉了一个秘密,原来这个怪物的死门在后脑勺上,只要击中脆弱的后脑勺,那就能够给它一击毙命的伤害。

    杜宇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自行包扎好伤口的唐笑笑,这个文工团的女兵成长真快,现在已经完全是一个独当一面的女战士了。

    想起唐笑笑刚进入火凤凰集训队时,她是火凤凰里最懦弱地一个,即便是能够吃苦,却喜欢爱美,比起其余女兵来说,她很娇气。

    但随着时间、训练的进展,唐笑笑变得越来越坚强了……直到现在,她成长的速度实在是惊人,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潜力很大。

    杜宇瞅了一眼唐笑笑,询问道:“你没事吧?”

    唐笑笑坚毅地眼神看向杜宇,铿锵有力地回答道:“报告,我不碍事,我可以继续作战。”

    杜宇点了点头,便率领火凤凰女子特战队破门而入。这个研究室里面布满了各种器具,有不少改造过的怪物在营养液的浸泡,数量多达十多个……最里面有一个年迈却精神爽朗地白衣大袍老年人坐在一张办公椅上。

    但见他脑袋光秃,寸草不生,脸上布满了很多老年皱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正眼也没看一眼杜宇等人,倨傲道:“看来你们是杀了18号,龙国的特种兵有点本事,我还以为18号能够将你们给全杀了,真是让我失望。不过,也是……一个失败品在怎么接近完美,它也是失败品,我本来就不应该在他身上放太多的期望,那不值得。”

    顿了顿,老年人睿智地眼神看了一眼杜宇等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淡淡地说道:“你们已经打扰了我的工作,现在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