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意外的家长会(求推荐票嘤)
    此时,远在洛蒙德湖畔的艾琳娜并没有意识到她的一时口快所引发的后果。

    在她的想法中,邓布利多应该还在继续着“哈利波特勇者养成游戏”,根本无暇顾及一个任性的小女孩拒绝入学,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当然,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在她穿越之前,电影《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还没有上映,她不可能知道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这两个老对手,终于等到了官方的cp实锤,更不可能知道当年格林德沃说过的那段与她极为相似的话。

    如今的艾琳娜所面临的最迫切解决的困境,是如何打破小屋内已经持续了快半个小时的沉默气氛。

    是的,自从麦格教授摔门离开之后,她与贝尼特斯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艾琳娜低着头坐在床尾安静的玩着手指,而神父则专心致志的慢慢吃着早餐,仿佛要将每一根细骨中的骨髓都舔舐干净的细致。

    “唉。你是打算从此以后都不再说话了吗?”

    终于,贝尼特斯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手中早已喝的干干净净的汤碗,率先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银发小萝莉抬起头,嘴唇嗫嚅了一下,弱弱地说道。

    对于这个把她从伦敦街头捡回孤儿院,如同教哑女一样耐心教会她英文交流,再笨拙地将她抚养长大的男人,虽然艾琳娜平时嘴里不饶人,但是心里已经将他当做父亲一样的存在。

    只不过,无论是魔法界还是穿越始末,她终究无法做到像贝尼特斯一样坦然的全部告诉对方。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或许就是穿越者所背负的最大的诅咒——永远背负着一个不能说出的秘密。

    “好吧,看来这是一个比起偷了石工坊的炸药去湖里炸鱼要复杂得多的大麻烦。”

    贝尼特斯滑稽地动了动眉毛,尝试着努力让话题显得不那么凝重。

    “比那个复杂一百倍还不止,而且我也不是偷,我是借!我写了孤儿院的联系方式和以及用途的,最后收获的鱼不也分了一半给他们。”

    艾琳娜鼓了鼓脸颊,她对于这一点一直耿耿于怀,不就是炸鱼嘛,人类利用智慧捕食的基本操作而已,大惊小怪的保护协会最后居然还通知了警方和安全部门。

    那是贝尼特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她发火,当时她甚至都已经想好了,见势不妙就带着自己的小被子小包包连夜跑掉。

    坐起身,贝尼特斯用力揉了揉艾琳娜的小脑袋,没有继续与她辩论这个问题,他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自家这位诡辩鬼才的对手。

    “不想打开看看吗?这封来自于魔法学校的信件。”

    拿起麦格教授留在房间里的那封厚羊皮纸信封,贝尼特斯伸手递给女孩,温和地问道。

    信封上没有任何邮戳,用祖母绿颜色墨水在正面很清晰地书写着地址以及收件人。

    “不用了,你想看的话就自己打开吧,不外乎就是开学时间以及需要准备的学杂用品罢了。反正我也不会去那边上学的。”

    艾琳娜从贝尼特斯手里接过厚实的信封,指腹在霍格沃茨的校徽来回摩挲了一下,随手将信件抛回贝尼特斯怀中,摇摇头,暗暗腹诽道。

    ——前世那么多写哈利波特世界同人文的无良作者,差不多每一个都会用信的内容来水一次字数,她不用打开都能背出来里面写的什么内容——

    “不过,我建议你不要打开。”

    话刚说到一半,艾琳娜看了一眼贝尼特斯放在床头的空碗,眉毛扬了扬,想想又补充了一句。

    “算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他们应该不会再寄信了。”

    “为什么?”

    贝尼特斯皱了皱眉头,困惑地问道。

    “因为魔法世界都是用猫头鹰来送信的啊,不然你以为之前吃的那么多苏格兰圆脸胖鸡我从哪里抓的。”

    银发小萝莉摊开手,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回答道。

    “噢,天哪。”

    听到艾琳娜的回答,贝尼特斯单手抚额,顿时感到太阳穴一阵跳动。

    他瞬间明白了之前那位麦格教授听到进餐邀请之后,突然暴怒摔门而去的理由是什么了。

    这样的事情,无论换到谁身上都会气炸的,这孩子已经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男人脸色一沉,“艾琳娜,你给我过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他觉得有必要和这位问题儿童好好讨论一下,什么叫做基本的社会礼仪,亏他之前还以为经过上次炸鱼事件之后,艾琳娜会收敛成熟不少,结果完全没有什么变化。

    “我不!我又不傻~”

    瞄了一眼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的贝尼特斯,艾琳娜可爱地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呀,突然想起,厨房里面已经没有蔬菜了,我得去集市采购一下才行。”

    没等贝尼特斯发作,女孩双手一撑,灵活地从床上跳了下去,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哒哒哒飞快的跑了出去。

    她可不想又像上次那样,一不留神就被贝尼特斯抓着唠叨了整整一个上午。

    “这丫头……”

    贝尼特斯看着宛如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跑掉的银发小女孩,无奈的摇了摇头。

    或许,正如同那个麦格教授所说,这孩子身上有着某种神奇的魔力。

    每次他想要好好教育一下艾琳娜的时候,只要女孩稍微撒撒娇,他就会莫名的心软,不疼不痒地责怪几句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仅是他,几乎每次艾琳娜闯祸之后,似乎她得到的宽容都是格外的容易——就好像,无论她做了什么,都会得到原谅一样。

    当然,也有可能正如同伦敦的那些修女们所说的那样,他确实不适合教导孩子。

    “一所……魔法学校吗?”

    贝尼特斯看着艾琳娜丢回他手中的信封,手指在封口处徘徊着,似乎摆在他面前的不是一封信件而是一个可怕的潘多拉魔盒。

    旁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一路看着艾琳娜逐渐长大的贝尼特斯却再清楚不过了。但凡是不感兴趣的东西,艾琳娜绝对不会在其中投入哪怕一丁点的精力和时间。

    作为一个只有不到十一岁的孩子,却能通过各种方面,从正面将一名来自魔法世界的成年巫师驳斥得哑口无言,贝尼特斯根本不相信艾琳娜对于魔法世界真的如同她所表现的那样毫不在意。

    就这样来回挣扎了十几分钟之后,贝尼特斯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空碗,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他没有因为风寒而偏头痛的话,是不是艾琳娜会选择别的方式去拒绝来自那个世界的邀请呢?

    仔细想了想,贝尼特斯回想了一下刚才说起炖猫头鹰汤的时候,银发小萝莉那副两眼放光的样子,颇有些心累地叹了口气,以那个无法无天的小馋鬼的性格,还真的没办法判断真正的缘由了。

    贝尼特斯拿起厚实的羊皮纸信封,再一次郑重其事地看了看信封上那个有些怪异的徽记图案,仿佛下一刻那里就会跑出来什么可怕的怪兽一样。

    犹豫了几秒后,咬了咬牙,男人手腕翻转将信纸抖开。

    贝尼特斯手指在信纸上轻轻敲击着,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那把被施展了变形魔法的华丽木椅,也许他应该与那位麦格教授多聊一聊。

    至少他能感觉到,艾琳娜在看到那位麦格教授拿着小木棒站起来的时候,那份隐藏在倔强之后隐隐的害怕——不过,这倒是和她之前炸鱼被发现后,瑟瑟发抖的模样有些相似,只不过这次是偷吃人家的猫头鹰。

    只不过一想到这一点,贝尼特斯又感觉到脑闷一阵隐隐作痛。

    大致算算就知道,这一周多以来,保守估计整个孤儿院至少吃掉了十来只“苏格兰圆脸胖鸡”,既然知道了这个事情,贝尼特斯如果真的有机会再次遇到麦格教授,自然会主动提出赔偿的事情。

    “也不知道英镑能不能换成巫师们的货币,但愿真的如同艾琳娜所说的那样,巫师世界的物价会稍微便宜一些吧。”

    贝尼特斯念及此处又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些年来艾琳娜帮孤儿院赚了不少钱,但是因为她闯祸而付出的罚款或者补偿金也不少。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发出一声宛如鞭打似的噼啪声。

    然后就是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贝尼特斯先生,我是米勒娃麦格。很抱歉,再次打扰到您,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多了解一点关于艾琳娜小姐的事情。”

    那位来自霍格沃茨的副校长麦格教授?

    贝尼特斯嘴角扬了扬,扫了一眼手中的信件,翻身走下床,将桌上的碗碟收到一旁,随手取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欢迎,麦格女士。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询问一下您,关于艾琳娜以及你们巫师的世界。”

    而与此同时,正在湖边专心钓鱼的艾琳娜忽然一阵心悸,就好像是——前世每次学校通知开家长会时的糟糕感觉?

    ————

    (萌萌哒幽萌要饭中,新书求推荐票支持,嘤嘤嘤,依旧是三千多字的大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