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计划中的未来
    ………………

    早餐之后,其余孩子如同往常一样开始早课,而艾琳娜则端起早餐去照顾还在卧床静养的贝尼特斯。

    孤儿院的面积不算大,贝尼特斯的房间距离餐厅也就几分钟路程。

    英伦地区特有的木石结构的房屋,虽然坚固但是在防潮防湿方面,无疑是相当糟糕的。

    艾琳娜一推开门就感觉到湖畔房屋中特有的那份潮湿,皱了皱眉,女孩将手中的托盘放下,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

    清晨的凉爽微风将屋里的潮湿感一扫而空,让人精神一振。

    “还好有你在,不然现在孤儿院肯定已经是一团乱麻了,真是辛苦你了。”

    艾琳娜身后传来一个厚实的中年男子声音,转过身,只见贝尼特斯从床上撑起身子,半靠在墙壁上,虽然因为风寒与偏头痛,他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不过比起前几天的萎靡情况,如今的精神明显已经好多了。

    “如果下次你再瞒着我,偷偷去打黑拳赚钱,我发誓下次绝对不会管你了。”

    银发女孩轻哼了一声,气势汹汹地走到贝尼特斯床前,湖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责备。

    如果说有滥好人评选的话,贝尼特斯绝对能够排在前几名。

    贝尼特斯生于一个贫穷的大家庭,父母没钱送他上学念书。曾吸毒、混社会,向神父求助时,却被赶出教堂,幸好一个西班牙兄弟会收留了他,并让他接受教育,成为神父。

    想到自己童年无助的经历,贝尼特斯索性就在自己的小教堂旁边建立了一个孤儿院,靠着政府的补助、社会的捐赠、以及自己担任神父的收入照顾孤儿。

    艾琳娜就是那个时候被他从伦敦街头捡回来的孤儿之一,要知道六年前刚刚穿越的艾琳娜,连英文都说不连贯,如果不是幸运的遇到贝尼特斯的话,可能就连生存下去都很艰难。

    不过,随着孩子们逐渐长大,孤儿院的经费还是越发紧绌起来。

    不愿放弃孤儿们的贝尼特斯为了筹集经费,只好不停在相邻的镇子做着兼职零工,前几天甚至开始偷偷前往城市的地下拳击场打黑拳。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风寒引起的强烈偏头痛发作,导致贝尼特斯不得不选择向艾琳娜坦白求助,艾琳娜可能至今还被蒙在鼓里,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丰盛的一日三餐。

    艾琳娜气鼓鼓地端起碗,递到贝尼特斯手上,一边连珠炮一样抱怨地责问道。

    “去年世界杯时,押注赚的钱应该还剩下很多啊?为什么要去打黑拳,而且我们约定过孤儿院的经济来源方面,由我来想办法么。先把汤喝了——”

    虽然前世她不是什么资深球迷,但因为那首《dont cry for me arntina》,隐约还记得这一届那只由马拉多纳带领的悲情阿根廷,靠着那几场冷门还是赚了接近六千英镑。

    哪怕翻修了孤儿院的屋舍以及提高了大家的三餐待遇,按理来说,至少也没有困难窘迫到需要贝尼特斯去地下拳场的地步。

    贝尼特斯吹了吹手中的汤碗,抿了一口,语气平淡地回答道。

    “那六千英镑我帮你存起来了,翻修屋舍和三餐用的是之前孤儿院的储蓄。”

    “为什么?!谁让你去存起来的啊!”

    听到贝尼特斯的回答,银发少女宛如炸了毛的猫一样,手臂挥舞着,生气地瞪着眼前的男人质问道。

    如果不是考虑到他身体刚刚恢复,艾琳娜甚至都有一种想扑上去打人的冲动了。

    贝尼特斯耸了耸肩,不紧不慢地将口中煎蛋咽下,看着张牙舞爪的艾琳娜,好奇地指了指手中空碗反问道。

    “那你先坦白告诉我,这是什么?要知道上一次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才因为你在湖里炸鱼,特地找上门来过一次。况且,我可不知道附近什么时候突然多出了一种叫做苏格兰圆脸胖鸡品种。”

    之前每一次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艾琳娜都是随口找了个理由糊弄过去,所以贝尼特斯一直都很好奇这些天这个免费的鸡汤的来源。

    艾琳娜摊了摊手,于是大大方方地承认道,“好吧,这其实是炖猫头鹰汤。”

    “o……owl(猫头鹰)?!你是魔鬼吗?!”

    贝尼特斯喉咙发出一声奇怪的呜噜声,嘴巴张得都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那么大,满脸震惊地看向艾琳娜。

    ——他原本以为会是某种别的野禽,毕竟洛蒙德湖畔常年有各种鸟类栖息生活。

    “也就是说,之前这几天都是……哦,我的耶稣啊!你是魔鬼吧!”

    本来已经康复得差不多的贝尼特斯突然又感到一阵头疼,抬起左手揉了揉眉心,“还好现在不是中世纪,不然你这样肯定会被当成女巫判刑的。只有传说故事中的巫师才会吃猫头鹰吧。”

    “不,其实据我所知华国人从前也吃,只不过现在他们那边算是保护动物了。不说这些,味道确实不错吧,而且我保证这些不是位于湖畔保护区的野生动物。”

    艾琳娜眨了眨眼睛,讨好地笑了笑,一边举起右手发誓,然后一脸认真地继续解释道。

    “猫头鹰具有不错的药用价值,滋阴补虚,肉质比起普通的鸡肉更加嫩滑,去掉内脏后,全身都能入药,最关键的是,猫头鹰肉中含有一些可以止痛的药用成分。

    这不是看到你最近头疼么,我想来想去用猫头鹰来炖汤,帮你滋补身体是最适合不过了。只不过,可惜天麻只有在亚洲地区才有,不然如果能炖上一锅天麻猫头鹰汤的话,那味道简直,啧啧啧……”

    哐当。

    就在这时,窗台上发出一声奇怪的声响,听起来像是有人不小心撞在了半开着的窗户上。

    艾琳娜警觉地止住话头,转过头看向窗外,只看见一只棕黑色的虎斑猫从屋檐掉下来,摔在了敞开着的窗台上。

    没想到居然有这么笨拙的野猫,居然走路都会绊倒,生活一定很艰难吧?

    艾琳娜眨了眨眼睛,从贝尼特斯碗里抢出一块肉,蹲下身,轻轻放在窗台那只野猫面前,微笑着说道。

    “小猫,吃吧,吃吧。”

    出乎她意料的是,看见肉块的下一刻,虎斑猫如同受到了严重冒犯一样,整只猫一下子炸了起来,发出低沉的呼噜声,显然极为生气。

    仔细看去,这只虎斑猫的眼眶周围有一圈奇怪的方形纹路,晃眼一看,就好像是一副眼镜一样。

    艾琳娜皱起眉头,与蹲在窗台上的猫对视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仿佛从那双闪亮着的猫眼中看到了如同人一样的恼怒和谴责神情。

    银发小萝莉心中掠过一丝模模糊糊的念头,总觉得似乎自己忘记了什么一样。

    算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既然不接受投食还敢发脾气,这样的小猫一点也不可爱。

    无奈地晃了晃脑袋,艾琳娜眼神一变,闪电般的突然伸出手,准确地捏住黑猫后颈的软皮提了起来,毫不留情地顺手丢出窗外。

    “喵?喵!”

    要知道,这个时代狂犬疫苗可是很麻烦的,所以还是尽量不要被野猫抓挠到比较好。

    短暂的小插曲之后,艾琳娜拍了拍手掌,重新看向贝尼特斯,没好气的说道。

    “总之,我已经坦白了。现在轮到你了,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甚至不惜靠打黑拳来赚取酬劳。”

    贝尼特斯坐直身子,看着眼前这个他六年前从伦敦街头带回来的女孩,沉默了一会说道。

    “你很早就想离开这里,去美国念书吧?”

    “哎?!”

    “你啊……小时候特别让人担心,每天晚上都一惊一乍的说梦话。”

    贝尼斯特,眼神柔和地说道,“虽然你说的话大都听不懂,不过一些经常重复的单词还是能辨认出来的。”

    梦话?!还好自己说梦话一般都是说中文,艾琳娜心中一阵后怕,随即困惑的看向贝尼特斯问道:“单词?”

    “嗯,例如哈佛大学、硅谷,微软,华尔街……”贝尼特斯皱起眉头,努力回忆着说道,“剩下的大部分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词语了,比如苹果,暴风雪,亚马逊,facebook,tencent,阿里巴巴……”

    那可不是什么奇怪的词汇啊,艾琳娜眼神闪烁一下。

    再过十年,它们几乎这就是整个互联网的世界,作为一个重生者,她几乎每天都在不停思考该如何搭上这一列通往大时代顶端的列车。

    停顿了一会儿,贝尼特斯伸出手揉了揉艾琳娜头顶的银发,“去国外念书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你不应该被我和孤儿院局限在苏格兰高地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想办法申请领养。”

    “神父老爹……”

    银发小萝莉一时间百感交集,抓住头顶的大手,眼神复杂地正准备说点什么。

    笃笃笃。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布兰怯生生的声音随后响起。

    “贝尼特斯神父,虽然我已经重复过很多次您身体不便,但是这位自称麦格—米勒娃的女士依旧坚持想要当面拜访您,说是谈论关于艾琳娜姐姐入学的问题。”

    ⊙?⊙!等等……谁来着?!

    艾琳娜眼睛忽然瞪得滚圆。

    关于艾琳娜入学的问题?没等艾琳娜反对,贝尼特斯毫不犹豫地大声回答道。

    “没关系,我身体恢复差不多了,正好艾琳娜也在这里,麦格女士请进吧。”

    贝尼特斯没有注意到,在这一瞬间,原本自信满满准备畅谈人生规划的艾琳娜突然一抖,几乎下意识地想从窗户翻出去逃跑。

    麦格米勒娃?!

    那位霍格沃茨的冷面麦格教授?!

    艾琳娜猛然反应过来之前那转瞬即逝的模糊想法是什么。

    ——麦格教授是一名能够变成猫的阿尼玛格斯。

    这么说来,刚才那只听到了“苏格兰圆脸胖鸡”料理大全,被她从窗台丢出去的虎斑猫……

    完了完了,要凉!

    她可不想体验一下诸如因为违反校规被变成某种小动物的感觉,别的人不好说,同为女人,艾琳娜根本不会相信麦格教授会那么宽宏大量的装作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这下子,就算是那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饿死在街头、被车撞死,她艾琳娜也绝对不会踏入霍格沃茨一步。

    ————

    (萌萌哒幽萌要饭中,求推荐票,嘤嘤嘤,三千多字一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