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侠不记年 第20章 揍人了
    苏池一直想装一次漂亮的b,重生以后,学习小乾坤功,区区几天就到了练气后期,却根本没有一次成功的机会。不是遇到的都是不能动手的普通人,要么就是随手提溜自己的大人物,而今终于有个惩恶扬善,弘扬正能量的机会,苏池顿时摩拳擦掌。

    “张彤,我不是有意的,你……你没事吧,呜!”小胖妞都快哭出来了,同桌的哭声释放出来,全班同学都安静了下来,眼神纷纷投过来。

    “彤啊,哪个渣男欺负你,尽管说,池哥罩你!”苏池安慰道。

    “你可拉倒吧,就你还罩人?”有同学嘲讽道。

    张彤强撑着,似乎也觉得这样有些丢人。

    “我没事,言子不关你的事。”张彤也没理苏池,对同桌说道。

    苏池欲哭无泪,少年的情事,谁能解决呢?任何人站在喜欢的人面前都显得卑微,像是一只丑陋的虫子,自怜自艾着琢磨对方的心思。

    张彤曾经也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未来也是这般不怕伤害的模样,没有人不畏惧伤害,只是曾经被砍了一刀入骨的伤痕,怎么还会在乎后来磨破皮的小事。

    苏池看着前方还在微微抽泣的女孩,突然觉得无力,自己可以揍那个人一顿,揍完了又能怎么样,看着他的熊猫头,或许这个姑娘还会心疼呢。

    李达装作好奇的样子走了过来,问起怎么回事,只是眼神中的心疼还是出卖了他,王浩东讲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始末。

    叶思南是隔壁班的男孩,在前世以来,一直都是三十一中的校草,长得帅,会说话。哄起女孩子来实在是娴熟,女朋友换的比衣服还快,只是入了高中第一个祸害的便是前面的那个女孩。

    前世曾经提起过,叶思南经常把自己泡女孩子的光辉事迹炫耀似的说给身边的人听,因为李达前世也曾经是一伙活泼孩子中瞩目的人物,叶思南套近乎似的找李达攀着关系,更将泡张彤的点点滴滴炫耀似的说给李达听。当时李达暗恋张彤,听到这个人当着自己面说着那些糟心的故事,鬼知道李达是什么心情。

    苏池暗自庆幸这个时候,自己侥幸躲过一劫,未来若是孙严把泡陆潇的点滴说给自己听,自己岂不是要崩溃。

    陆潇敲着苏池的窗户,苏池屁颠颠的跑过去。

    “有事您吩咐!”苏池一副奴才样。

    陆潇说道:“我要走了。”

    “走?走哪儿?”苏池吃了一惊。

    “没有几天好日子了,我要去寻找父亲走过的地方。还有我母亲的痕迹。”

    “你都无父无母这么多年了,怎么突然想起来这茬,你哥刺激你的?”

    “王八蛋!”陆潇气的咬牙切齿,转身就走。

    “不要,太危险了,你一个普通人,怎么去这么远的地方?而且你都没成年。”苏池一把拉住她的手,轻声道。

    “这你不用管了,我拜了师父,这条路是师父指引我的。”

    “你师父?谁啊?”苏池皱眉问道。

    “她师父自然就是我了。”陈靖南的声音响在二人心间。

    “陈前辈?你凑什么热闹!”苏池埋怨,这分明是棒打鸳鸯嘛。

    “你他妈随时可能没命,上天宫撸了你,再顺手把我乖徒弟杀了我到哪说理去?”陈靖南义正言辞道。

    “那我咋办?”

    “找你爷爷去。”陈靖南冷淡的说道

    “爷爷您好。”

    “……你恶心我也没用,除了苏洞虚,没人能帮你。我马上就要死了,你也赶快上路吧。”陈靖南有点无语。

    “陆潇,你不要急,过完年再谈出去吧。”苏池对陆潇说道。

    “我哥哥都走了,我自己一个过什么年。”陆潇翻了个白眼,说出的话却格外心酸。

    上课铃声响起,苏池捏了捏陆潇的小手,潇姐红着脸颊打了一下他,挣开手走开了。

    “年轻真好,唉……”陈靖南又趴在屋头叹气道。

    后桌的李达咬牙切齿的说:“今天非得教训他一次!”

    苏池回头问道:“怎么了!”

    马原在那脸色难看的说道:“叶思南在他们班同学面前耀武扬威的说泡张彤的事,被我们队兄弟知道了,刚才还当玩笑给我们说。”

    原来叶思南在班里说起了和张彤谈对象的事,连发的私密短信都公之于众,被田径队的兄弟听到了,当成趣事讲给李达听,可想而知李达什么心情。

    苏池伸头看了看他们手机上的聊天记录。

    “达哥,你们帮那个张彤和叶思南谈对象的事你们知道吗?”

    “怎么了?”

    “这货在这吹呢,还说他们在学校停车场咋滴咋地了,怕我们不信还把短信给我们看了。”

    “他还说张彤和他谈之前就不是第一次谈了,还高一呢?真是浪蹄子。”

    李达脸色铁青,却又没理由对队友发火。

    “堵他!”苏池道。

    “堵!”

    三个人咬牙切齿的等到中午,连食堂都不去了,跟着走到学校门口守着叶思南出来,那伙看不上食堂的饭菜,从来没有吃过,这些事也是张彤和他谈对象的时候听说过的。

    “来了,他妈的,跟着他!”

    那伙骑着个电摩托,一溜烟的冲出校门,倒是潇洒地很。不过李达也有辆电摩托,三个人爬了上去,“走,冲!”

    显然这两电摩托劲道不是很足,苏池看着旁边买菜老太太蹬着个自行车带着鄙视的眼神超了车。

    “达哥,你这车该换了吧!”马原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妈的,从这边小区穿过去等他。”李达恼羞成怒道。

    三个人斜穿过小区,确实快了很多,小区这边是一条美食街,人实在太多,三人盯着叶思南,看他把车停在停车处,便开始远远吊着跟。

    跟到尽头,马原叫了声卧槽!那叶思南熟稔的走到一家大排档下面,跟一伙人打了招呼,熟悉的吆五喝六。

    “草,这么多人,怎么打?”马原傻了眼,苏池倒是无所谓,毕竟自己也没放在眼里。

    达哥平时看着软绵绵,但是实际上却硬气得很,更何况现在热血冲脑子了。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拍了拍叶思南肩膀。

    “李达?你咋来了,这么巧,坐,这些都是我一中的哥们!”叶思南还不知道大祸临头神气的炫耀着自己的关系。

    “巧尼玛b”李达拿起大排档摊位上的啤酒瓶,一下就夯在叶思南的脑袋上。

    “你特么疯了!”叶思南捂着头,慌忙的站起来,擦着酒水。擦着擦着摸到满手的血水,气急败坏的说道。

    旁边的一中大哥反应过来了,看出来是挑事的,一脚踹在了李达的腰上,毕竟达哥虽然弱鸡,但是个头实在太高,踢不到胸口。这一脚来的不轻,把达哥踹倒在地。

    “你他妈不知道踹人不踹腰吗?”马原一个跨步,也是一脚正中那大哥腰眼上。

    马原可是个敦实的小胖子,这一下直接把那货踢倒在大排档桌子上。

    另外六七个人也反应过来了,自己人多势众,自然没必要怂了名头,当即将两人围起来,拿着酒瓶子就要砸。

    苏池见状立刻冲了过来,先是将叶思南踢倒在地又补了几脚,然后拳头微微带着几丝真气,专攻那伙人下三路。

    “尼玛,卧槽,我的蛋。”被命中的兄弟捂着裆差点跳起来。

    “骚瑞骚瑞,打错地了。”苏池尴尬的甩甩手。

    这些人都是隔壁一中的学生,穿的校服也比三十一中花里胡哨。一中是市里重点高中,学校学生自然也傲气的很,学习不输人,打架也不肯输。见这几个人挑衅,当下也不能忍。

    本来苏池就可以轻松解决,但是在人前肯定不好展示自己的不同,只能用拳脚打,但是自己用真气护住身体,几个人打在身上的拳头和挠痒痒也差不多,当下肆无忌惮一拳一个放倒两个,马原李达体育生出身,身体素质比苏池还好,一人一个抱住头按倒在地使劲的锤。

    “老家伙,赶紧报警啊!店不要了?”朴实的老板娘拉住了被惊住了的老板。

    “对对,快打电话报警!”

    “达哥,赶紧再来几下,隔壁美食街就有岗亭,估计很快就来警察了!”苏池冷静道。

    李达又狠狠踹了叶思南几脚,才拉着马原俩人跑开。

    叶思南莫名其妙挨了这顿揍,七个人刚才打三个,猝不及防之下被按着揍,心中都是憋着火。

    “这事不能报警,回来喊人,去三十一中把场子找回来!报了警跟显得我们打不过他们似的,妈的,还能让这几个小瘪三欺负了?”为首的大哥捂着腰,站起来盯着李达的背影狠狠道。

    “思南,他们为什么打你?”

    “我他妈怎么知道,这仇不报,我也别在三十一中混了,哥几个晚上喊人,老子放学堵死他!”叶思南捂着开了瓢的头郁闷道。

    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叔叔姗姗来迟,结果只看到几个伤员,问了几遍,却对肇事者只字不提,只得拉着几个人去做笔录。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