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掌控军权!
    

    众人受到秦五爷如此的重托,都感觉自己责任重大,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

    众人此时心中的战意都沸腾到了顶点,都在心中暗暗发誓,今晚誓定要拿下青狼帮,否则又怎么对得起秦爷和龙帝如此的重托?

    古小云心中对秦五爷的手段更是赞佩不已。秦五爷这摆明了是在做战前动员,可人家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不说空话,只打感情牌,不过这对于眼前的这群热血汉子来说,却比什么方式都好使,经过他的情绪调动,众人现在就像关在笼中的老虎一样,一旦破笼而出势必会勇猛无敌,成为敌人的梦魇。

    车祸现场急救,有着一套复杂严谨的操作流程。

    首先,要把伤者从事故车辆上安全转移出来,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很高的专业技术和丰富的处理经验,一旦处理不当很容易造成伤者当场死亡。

    秦越也是因为‘上辈子’出了很多重大车祸现场,积攒了大量的经验,今天才能如此有条不紊的指挥现场营救。

    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才是至关重要的—急救,需要采取一切方法和手段,控制住伤者的伤势,避免伤势的恶化,为伤者能够平安获救赢取宝贵的时间。

    现在伤者虽然已经成功的安全转移了出来,但他的情况仍然十分危急,止不住内腔出血,前面的所有努力都等于白费!

    “秦哥。接下来该怎么办?”徐磊颤声问道。

    第一次经历这么血腥的场面,他能有如此表现已经难能可贵了,就连旁边身材健硕的李翔此时也是面色苍白。茫然不知所措。

    “我先想办法给他止住血再说……”

    秦越没有丝毫犹豫,先是小心翼翼的把伤者的上衣脱了下来,然后直接运气到指尖,飞快的在中年男子身上点了几下。

    点穴,可是老道士传给他武学功法中很重要的一项。

    秦越‘上辈子’八岁“辨穴”,十二岁“识穴”,十七岁“通穴”。可以说,在对人身穴位的认知方面。别说是现在的医生,就是那些所谓的武学高手比起他来也是远远不如。

    周围围观的人越聚越多,谁也没有留意到,前面人群中刚刚挤进来了一位身背药箱精神矍铄的白发老者。当他看到秦越飞快的指法以及精准的认穴时,目光顿时一亮,待到伤者口中不断外吐的鲜血被神奇的止住后,老者的目光中有了明显的呆滞,更多的则是震惊。

    “李翔,到药店去买盒银针来,快!”,秦越吩咐道。

    刚才点穴是先帮男子止血,男子的情况很危险。点穴也只能拖延几分钟罢了,这几分钟的时间,秦越要想办法帮他控制住病情。

    “小伙子。我这儿有银针,给!”

    白发老者急忙从药箱中取出一盒银针还有消毒用的酒精棉一起递了过来。

    秦越道了声谢,接过银针用酒精棉熟练地进行了消毒后,从中挑选了一根长针,右手执针迅速的扎入了伤者天突穴中,一下就进入了三分之一。看得老者直抽冷气,心都在那提了起来。

    随后秦越又在银针上运功弹了一下。银针便不停地颤动着,久久没有停下。

    紧接着,他又飞快地在膻中穴、乳根穴、中脘穴、天枢穴……等十几个重要部位全都扎上了银针。

    每扎完一根银针,秦越都会运劲指上弹动一下,等他扎完针,所有的银针都在那齐齐颤动着,很是诡异!

    秦越这一切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周围的人全都发愣的看着,就连白发老者也给看呆了。

    老者是一名中医,也会针灸,可像这样行针的,他从没有见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做完了这些,秦越终于松了口气。

    他已经尽力了,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秦越相信,不出意外,男子这条命应该是保住了!

    ……

    “滴嘟…滴嘟…”

    救护车那特有的鸣叫声传了过来,等救护车开到近前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和两个年轻的护士。

    中年医生最先跑到了跟前,他刚想蹲下身查看伤者,就看到伤者*的上身被扎满了十几根银针,立即生气的吼道:“这是谁弄的,乱扎这么几根针能管什么用?简直就是胡闹!”

    “是我!我用针灸术把他的内出血止住了,不然你以为伤者还能坚持到你们来?……”秦越在一旁淡淡的说道。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像这样的医生,到了事故现场还没等搞清楚状况就一口否决掉了别人所做的努力,还在那儿大吼大叫,这让他顿时感到没了心情,对这种人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态度。

    那个男医生一看秦越顶多也就是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压根儿就不相信他说的话,开什么玩笑?他可从没听说过针灸还能止血,更何况还是内出血。

    于是对秦越‘叫嚣’道:“针灸止血!是你太聪明了还是你把我当傻子了啊?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少在那吹,当心别把牛皮给吹破了……”

    男医生站在那儿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话语间还在“夹枪弄棒”,让秦越心里极为反感,立马对这个男医生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秦越实在懒得跟这样的人解释,那男医生见秦越没搭理他,更加认定他就是在那“故弄玄虚”。男医生感觉自己受到了“戏弄”,十分生气,伸手就想拔掉伤者身上的银针。

    “哎~,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要是现在拔掉银针,伤者马上就会大出血。要是因为你导致了伤者的死亡,我怕你负不起这个责任!”秦越连忙一把拉住那个医生,冷声说道。

    “你吓唬我?”男医生指着自己的鼻子生气的叫嚷道。

    “我这可不是吓唬你。完全是为了你好,你可清楚了再拔!”秦越淡淡的说道。

    那男医生听了秦越的话,一时间很是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拔吧,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儿,现场可是有这么多人看着,到时候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要不拔吧。就好像自己怕了这小子一样,当着这么多人丢尽了面子。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让他左右为难。

    他怨毒的看了秦越一眼,心想道:“都是因为这小子,让我下不来台。我就先不拔针,让这小子跟我一起去医院,到时候再找他的麻烦也不迟。”

    他整个就是一‘小人’,像他这种人,出了问题从来不考虑是自己的原因,总是把责任都归咎到别人的身上,这种人社会上比比皆是。

    “那好!你说你用这几根银针止住了内出血,那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去医院证明一下?要是因为你胡乱扎针,给病人造成了什么后果。我上哪儿找你去?”

    男医生“义正言辞”的说道,说白了他就是怕因为这事儿担上责任,另外给自己不敢拔针找个台阶下罢了。

    “哎。你怎么说话呢?合着我们救人还救出毛病来了,你让我们去医院我们就得去啊,你以为你谁啊?”

    这时,站在旁边的李翔不愿意听了,上前一步朝着那个男医生怒斥道。

    “你干什么……我就是想让他一起去证明一下……”男医生吓得后退了一大步,立马“怂”了。

    李翔那么大块头。长相又“凶”,冷不丁地往他跟前一站。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里压力。

    秦越伸手拉住了李翔,他也很讨厌这个男医生,但还不屑于和这样的‘小人’斤斤计较。

    “好吧!李翔,徐磊,我们就一起跟着过去看看。”秦越答应了下来。

    他之所以答应,主要是他不相信眼前这个男医生的‘医德’,万一他没有和医院那边交代清楚,被人拔了针,到时候出现了什么意外,自己头上被扣了“屎盆子”不说,伤者可就连命都要丢了。

    男医生见秦越答应了心里暗自高兴,还在那‘腹诽’道:“哼!等到了医院看我怎么收拾你小子!”

    ……

    “小伙子,坐我的车去吧!”这时旁边的老者向他邀请道。

    老者刚才可是亲眼见证了秦越的医术,尤其是他那手神奇的针灸术,自己与之相比是远远不如,心里不禁动了爱才之念,也想多与秦越接触一下。

    “院长……您怎么在这?”

    男医生循声望去,发现说话的竟然是他们医院的院长,他一到这就因为银针的事与秦越起了争执,根本就没留意过边上围观的人群,压根就没想到院长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哦,我去办点事回来路过这里!”老者随口敷衍道。

    老者也就是男医生口中所说的院长刚才回医院经过这里,看到出了车祸就让司机停下了车,他过来看一下现场情况,看能不能帮上忙——医者父母心嘛!

    刚才他本想出手,不过看到秦越把现场处理的很好,又非常的专业,这让他很是好奇,这年轻小伙子怎么会有如此丰富的现场急救经验?秦越那神奇的针灸术,更是让他大开眼界,同时也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

    “好了,郑医生,救人如救火,赶快把伤者送去医院吧!”老者吩咐道。

    “哦,对……对……”

    那个姓郑的男医生忙不迭地点头应承着,脸上布满着谄媚的笑容,看到他现在这副点头哈腰的模样,秦越感到很恶心!

    说实话,老者对这个郑医生很不感冒,他早就听说这个郑医生平日里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经常干出些“吃拿卡要”的混账事,要不是顾及医院的声誉,自己又一直没有抓住他的确切“把柄”,老者早就把他开除了。

    尤其是刚才,他亲眼见到,这个郑医生在事故现场一副的嚣张、跋扈,哪里有半点儿医生的样子,真是侮辱了“医生”这个职业。

    这也让他坚定了想法,找机会一定要把这个“害群之马”从医院清理出去!

    要是让那个郑医生知道他今天的“表现”,很荣幸的被院长大人给“惦记”上了,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郑医生连忙叫来护士把伤者抬上担架,送进了救护车里面,秦越他们也跟着老者上了他的轿车,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向医院的方向疾驰而去……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