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村民的感激!
    

    古小云说道:“各位河沟村的乡亲们,今天我邀请大家过来,主要想和大家探讨一下河沟村脱贫致富的问题。首先,我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两位是龙泉饮料集团的薛劳飞董事长和他的夫人白季美女士,他们是我为河沟村请来的财神爷,大家表示欢迎。”

    古小云的一席话听得在座所有河沟村村民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脱贫致富,这可是他们几辈子人做梦都想做到的事,可几代人的贫穷已经压弯了他们的脊梁,失去了信心了,如今冷不丁听到这么大的喜讯,顿时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热血沸腾了起来,这从他们热烈的鼓掌声中就能够听得出来。

    逍遥子一声不吭,只是把头转向了一边。

    “搜!”风无情下达命令。

    “风长老,没有。”负责搜身的壮汉说道,刚刚还洋洋得意的风无情像是吞下了一只苍蝇,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风无情冷冷地逼视着逍遥子,“大师兄,你把龙凤神戒藏到哪里去了?不要逼我!”

    逍遥子怡然不惧的对视着风无情,看来是心灰意冷,打定主意不再应声了。

    对于逍遥子摆出的强硬姿态,风无情颇有些无奈,于是打了个手势,手下众人便四处散开,在山谷中搜寻起来。

    萧东看到有两个人朝自己躲藏的方向搜了过来,心猛地提了起来。眼见距离越来越近,他紧张地心跳加速,呼吸都快停止了。幸好此时传来一声长啸,搜寻的人全都撤了回去,萧东差点瘫软在地。

    啸声是风无情发出的,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对逍遥子冷嘲热讽道:“大师兄,差点中了你的调虎离山计,龙凤神戒既然不在你的身上。那你肯定是交给了小嫣,你留在这故意拖延。真是好计策啊!”

    没有理会逍遥子的反应,风无情转身对手下下令,“他们俩分开不久,欧阳梦嫣逃不出多远。给我搜,一定要找到。”

    说完架起逍遥子运用轻功提纵术顺着崖壁攀援而上,身后众人也挟起伤者紧随其上,不消几个起落便都消失无踪,小山谷瞬间又恢复了宁静……

    萧东躲在乱石后等了一会儿,发现再无动静才走了出来,松懈下来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不禁暗暗庆幸,差点就小命不保。

    穿上衣服。在石头上坐了片刻,萧东的心情才渐渐地平复了下来,来到刚刚打斗之处。如果不是地上还残留着斑斑血迹和残兵断刃,他真希望刚才就是自己做了个梦。

    萧东想起逍遥子往崖壁缝隙中藏了什么东西,于是来到那处崖壁前,从缝隙中取出了一个小木盒。

    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枚戒指,其造型古朴。通体呈墨绿色,从中散发出淡淡的幽光。戒指顶端各有一龙一凤攀附其上,活龙活现,呈龙凤呈祥之态。整枚戒指做工精细,雍容大气,从中散发出无限神秘的气息!

    通过戒指外形,萧东猛然想到,这难道就是风无情口中所说的“龙凤神戒”吗?风无情为什么一定要得到它,萧东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萧东拿出小木盒里的戒指,放在手心把玩了一会儿,却看不出任何端倪,只能悻悻的将戒指放回木盒揣进了怀里。

    此时萧东心里已经基本确定这枚戒指就是龙凤神戒,他在感叹逍遥子机敏睿智的同时,也为风无情的自作聪明感到可笑,但不得不承认,萧东还得感激风无情的这份自以为是,否则早已小命不保。

    想至此处,萧东心里不禁凛然一惊,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万一风无情醒悟过来,再杀个回马枪,自己可真就凶多吉少了。

    不再迟疑,萧东正欲转身而去,这时一道似有若无的清香自萧东鼻前飘过,他出来打猎也有两三个时辰了,耗费了不少体力,刚才又经历了一番惊心动魄,紧张之时尚且不觉,现在松懈下来还真感觉到有点饥肠辘辘。

    循着香味望去,却原来是那棵潭边小树上所结五颗果实发出的清香,萧东来到小树前,将果子全都摘下来,拿起一颗咬下去,不禁瞪大了眼睛,哇!真是太好吃了,入口生津,香甜无比!

    刚想接着再吃,猛然想到,还有义父、义母、小胖和小濛,自己岂能如此自私,好东西独自享用,应该带回去与他们一起分享才对,于是便将剩下的果子用擦汗用的毛巾裹了起来,打了个结提在手中,顺着来时的通道爬了出去。

    ……

    爬到山洞入口处,萧东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脑袋,向外打探了一下,没有任何动静,看到留在外面的弓箭和猎物都在原地,想来没有被人发现,于是赶紧钻出洞外,拎起猎物就朝山下跑去。

    萧东一路飞跑,累得是气喘吁吁,直到回到肖府才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此时肖剑雄已然回家,正坐于堂上安慰着凌霜雪,两人脸上神情焦虑,布满担忧之色。

    看到萧东平安归来,肖剑雄瞪了他一眼,表情严肃,“小东,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来,知道你娘她有多担心吗?”

    萧东此时像个做错了事的孩童,心里七上八下,低垂着头,嗫嚅道:“爹,娘,对不起,我…我到风云山去…去打点野味给您下酒,就…就回来晚了…”

    肖剑雄看到萧东肩上斜挎弓箭,手中提着野鸡,便知他所说属实,心里头十分感动,“真是莽撞,风云山里虎豹横行,充满凶险,你胆子也太大了!”

    此刻他满脸的严厉早已消散无踪,眼中慈爱尽显,说话的语调也自温和了下来。

    “再说,出去之前怎么也应该先跟你娘打声招呼,省得我们担心。”

    “知道了爹,孩儿再也不敢了,保证下不为例…”萧东顽皮的吐了吐舌头,看到肖剑雄的表情缓和下来,他忐忑的心情终于放了下来,恢复了镇定。

    凌霜雪静静地端坐一旁,爱怜的看着这父子俩,满脸洋溢着浓浓的幸福。

    “哥,你回来了!”小胖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嘹亮的大嗓门瞬间打破了屋内的温馨。

    “哇!野鸡…哥你真是,打猎也不叫上我,哼!……”小胖满脸的不爽,嘴巴高高地撅起,看向萧东的眼神中全是深深的“哀怨”,好似怨妇一般,看得萧东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凌霜雪嗔怪地瞪了小胖一眼,“你这孩子,整天毛毛躁躁的,也不知道收敛点。”眼中充满疼爱之色,“我这就去把野鸡做了,好给你们这两个大馋虫解解馋。”

    说到吃,小胖的眼神立马变得目光灼灼,口水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吃货”的本性显露无疑。就连肖剑雄,此刻也是眯缝着眼睛,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十分有趣,看得萧东忍俊不止,差点笑出声来。

    凌霜雪厨艺非常了得,一只野鸡配合其它食料,做出来的菜满满的摆了一桌子,清蒸、爆炒、煎炸应有尽有,就连野鸡骨都熬成了美味的鲜汤。

    到底是野味,再加上凌霜雪的厨艺,做出来的菜肴鲜嫩味美,口感十足,一家人吃得那真是颊齿留香,酣畅淋漓!

    酒足饭饱之后,萧东回到了房间,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下,折腾了一下午,还真是累得不轻,不过总算是对义父义母尽到了一份孝心,萧东感到十分满足!

    从怀中掏出毛巾打开来,看着里面的四颗果子,萧东想一会儿拿给义父他们吃,就当是饭后消食的水果好了,把它放在枕边,他又拿出小木盒,取出里面的戒指把玩了起来。

    这时房门“吱嘎”一声响起,冒失的小胖一头闯了进来,看到萧东正躺在床上,便走到床前,嘟囔着说道:“哥,你这次真不够意思,下次再去打猎可一定要带着我。”

    看到萧东没有搭腔,心不在焉的竟自把玩着手里的东西,小胖便好奇不已,待到看清他手里的戒指,小胖的小眼立马变得贼亮,大呼小叫起来,“哇!好漂亮的戒指,哥,哪儿弄来的?”

    为了这枚戒指,萧东可是差点就小命不保,他可不想这个憨憨的弟弟牵扯进来呢,于是敷衍道:“是我父亲留给我的。”

    “哦!”小胖意兴索然地应了一声,不再追问什么。

    “哥,要不我们去街上玩吧,今天来了个捏面人的,活灵活现的,可好玩了!”小胖立即兴高采烈的说道。

    貌似他这样心宽体胖,没心没肺的正宗“吃货”,除了吃和玩,才不会把其它事情放在心上呢!

    感受到小胖的开心,萧东的心里涌动起阵阵的暖流,以前的好朋友现在成了真正的“好兄弟”,对这个弟弟,他从心底里爱护不已。

    “好啊!”萧东笑着答应着,正想下床,突然腹中传来一阵剧痛,疼得他全身痉挛,斗大的汗珠顺颊而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疼痛越来越厉害,萧东止不住的躺在床上翻转,嘴里发出阵阵的呻吟。

    一旁的小胖连声追问未果,急的是摩拳擦掌,团团乱转,不知如何是好。好在他这时没有犯迷糊,慌慌张张地跑出去,搬救兵去了。(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