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表彰大会!
    

    云青霜听完顿时眼睛一亮,激动的说道:“那就有劳您费心了,青霜无比的感激!”

    古小云闻言意有所指的笑道:“好了,青霜姑娘你就不要如此的客气了,大家以后没准都是一家人了,我这个做二堂主的怎么也要顾及一下某人的感受不是?”

    众人顿时被古小云的风趣给逗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云青霜有些害羞的低头不语,‘基仔’则只知道在那呵呵的傻笑着,老师刚才没有回绝二堂主的话,那就代表是接受自己了。●⌒頂點小說,天哪,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基仔’彻底的迷醉了!

    看到这里又有人要解石,正在周围挑选毛料的商人和各家珠宝店的代表,都纷纷的围拢了过来,整个后院一下子便热闹起来。

    方天恒的切石技术很是不错,一刀下去,干脆利落,表面的切口很是光滑。

    “咦!”

    “出绿了!”

    “好象切涨了!”

    “颜色看起来挺漂亮!”

    方天恒亲自操刀,自然是第一个看到切口里面的情况。他舀了一瓢清水朝切面上泼了泼,终于看清了里面翡翠的质地。

    “出绿了,竟然还是艳阳绿,真是不可思议!”

    方天恒盯着切面,心中感慨不已,马上对秦越夸赞道:“小越,你的运气真的不错啊,居然开出了艳阳绿芙蓉种,价格可是比普通的芙蓉种要高上不少,看来你今晚的这顿饭是请定咯!”

    “艳阳绿芙蓉种?”

    围观的众人顿时骚动了起来,纷纷摩拳擦掌的准备出价。

    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男子抢先出价道:“恭喜啊,小兄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把这块毛料转让给我,我愿意出十万元!”

    秦越一下子便愣住了,十万元?‘这辈子’他农村老家的父母辛辛苦苦的劳作一年,收入才不到两万块。十万元对于他们来说算是一笔巨款了。

    不想方天恒在一旁冷冷的嘲讽道:“虽然这道可恶的鸡爪绺破坏了不少翡翠,但是按照这块毛料的分量,至少能挖出两斤以上的艳阳绿芙蓉种翡翠,以目前的市场价格计算,不会少于三十万。”

    听到这里,秦越和梦瑶就全明白了,两人看向猥琐男子的眼神立即变得很不友好了。

    敢情人家是在欺负秦越和梦瑶是新人,不懂得行情啊!

    旁边一个浑身名牌、气度雍容的大老板立即附和起来:“是啊,正如方总所说,这块毛料现在都差不多算是明料了。再垮也垮不到到哪去。十万元就想收购一块至少价值三十万的翡翠,某人还真是有点异想天开了,如果小兄弟想转让,我愿意出三十五万元收购你这块料子。”

    方天恒对秦越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这个价格已经很公道了,毕竟毛料没有完全解开,对方还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

    “三十五万!”

    不得不说,秦越此时真的心动了。

    他心里非常清楚,即使父母辛苦一辈子也挣不了这么多钱。没想到自己随便动用一下异能便有如此收获,那以后还不得赚翻了。

    没人比秦越更清楚内里翡翠的情况了,他在心里权衡了一下,现在还没全解开就值三十五万。那全部解出来岂不是会更值钱。

    想至此处秦越心里顿时有了决定,于是对方天恒说道:“方叔,我想继续解,等全部解出来再出售。”

    众人听到秦越有卖的意思。也就不再打岔,全都静心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虽然芙蓉种翡翠比较常见,并不是很值钱。但配上艳阳绿的芙蓉种就完全不同了,身价至少翻了个番。这次怎么说都是个大涨,这对于方天恒来说是再好不过了,他相信有了这次大涨,店里的生意肯定会好上很多。

    心情愉悦的方天恒,解石的速度自然也比往常快了不少。

    “好,很好,至少得有三斤多!”

    仅仅花了十几分钟,方天恒便将里面的两块翡翠都给拿了出来,而且还没损失多少翡翠,足可见证他深厚的解石功底。

    方天恒手举两块亲自解出来的翡翠,客观的评价道:“虽然整体被切成两半,做不成手镯了,但做一些精致的戒面、挂件还是没问题的,总体来说影响不大,价格绝对不会低于四十五万。”

    秦越接过翡翠,心情激荡不已,这钱来得也太容易了,一刀下去,四十五万就到手了。自己‘上辈子’虽也曾身家亿万,但付出比起赌石来却要多得多。

    秦越相信,这世上绝对没有比赌石来钱更快的了。虽说“一刀天堂一刀地狱”,但那是对别人而言,对于有透视能力的他来说,只要自己愿意就永远不会赌垮,这意味着什么?—发财了!发大财了!

    “小兄弟,我出四十六万!这两块翡翠就转让给我吧!”

    那个猥琐男子不顾众人不屑的白眼,居然再度出价了,而且价格接近上一次报价的五倍。令人可气的是,他竟然在方天恒估价的基础上仅仅加上了一万元,真是丝毫不知羞耻,脸皮简直比城墙都厚。

    猥琐男子话音刚落,之前顶撞过他的那个大老板也报出了价格:“小兄弟,我愿意出五十万!”

    秦越不懂得行情,先前又被猥琐男子差点给坑了,因此便将目光投向了方天恒。

    方天恒连忙提醒他道:“小越,五十万这个价格已经非常公道了,毕竟翡翠的加工和后期销售还要附加30%左右的成本,这样算起来老刘也赚不了多少钱。”

    秦越倒是从中听出了一点味道,于是问道:“方叔,那位老板是你的朋友吗?”

    方天恒没有否认,点头道:“嗯,他是刘氏珠宝的创始人刘红军,我们都认识快十年了,关系一直不错。”

    刘氏珠宝?秦越听完怔愣了一下,又是一家云南本地的知名企业。虽然规模比起方氏珠宝来略有差距,但在本地的珠宝行业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看到没人再出价,秦越干脆的说道:“既然他是方叔的朋友,那我这两块翡翠就卖给他了。”

    秦越不是啥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在他身体躯壳内隐藏的毕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灵魂。他早就听说珠宝玉石行业的利润巨大,像刘老板这一次买卖就肯定不会少赚,甚至还能赚上不少,因为像方氏珠宝和刘氏珠宝这种大型的珠宝公司肯定都拥有自己的**加工厂,在成本上就可以节约不少,再加上点偷税漏税什么的隐性操作。估计就有很可观的利润空间了。

    不过这些都与秦越无关,这两块小小的翡翠已经让他赚了五十万,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小兄弟,运气不错,恭喜啊!”刘红军说道。

    “同喜同喜!刘叔,你跟方叔一样叫我小越就行了。”秦越谦逊的说道。

    刘红军是个爽快人,闻言便道:“好,小越,现金支票可以吗?不行的话我们就一起去银行办理。”

    “可以!”

    看到秦越点头。刘红军干脆利落的签了一张五十万的现金支票递给了他,又从秦越手中接过了那两块翡翠,这桩买卖便算是钱货两清了。

    买卖做完后,心情轻松的几人到旁边休息区坐下闲聊了起来……

    闲聊了一会。方天恒突然想起秦越先前挑选毛料的表现,于是问道:“小越,方叔见你上手就挑选了刚才那块毛料,看来不仅仅是对眼那么简单。你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啊?”

    秦越的心骤然提了起来。

    他知道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拥有异能的秘密,否则只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幸亏他刚才对那块白盐沙皮毛料做过详尽的分析,于是不慌不忙的说道:“方叔。我以前就对赌石感兴趣,还专门去书店买了几本相关的书研究过一阵,虽然这块毛料被那道鸡爪绺破坏了表现,但在绺边我发现有一道隐藏很浅的松花,所以就动了点心思,没想到我运气好竟然蒙对了。”

    松花,绿色在毛料皮壳上的表现,是玉石内部的色在表皮的具体反应,是赌色的最重要的依据。

    方天恒感叹道:“小越,你就别谦虚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表现。这块毛料摆在这都快一个月了,唯独你看破了玄机,这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刘红军在旁边接过了话茬,笑着调侃了一句:“搞了半天,小越原来是即将崛起的赌石高手啊,看来我们市的赌石圈子又要热闹起来咯!”

    秦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尴尬地笑了笑,大家看到他一脸为难的样子,也都纷纷的笑了起来。

    方天恒眼光独到,通过与秦越的接触,他认定秦越有着巨大的潜力,因此主动的发出了邀请:“小越,不知道你和瑶瑶有没有兴趣毕业后来方氏珠宝任职啊!你放心,只要你能拿得出成绩,薪酬方面绝对会让你满意。”

    梦瑶听得顿时愣了下来。

    方氏珠宝的福利待遇在春城市那可是首屈一指的,工资更是最顶尖的级别,对于即将毕业的梦瑶来说有着难以拒绝的诱惑。

    不想秦越却回应道:“不好意思啊,方叔,父母辛辛苦苦的供我上大学很不容易,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回老家了,毕业后我想先回去看看二老再作打算。”

    是的,秦越委婉的拒绝了。

    自己有着一身精湛的医术,再加上获得了透视这样强悍的异能,如果还去替别人打工的话,那岂不是扔掉了西瓜去拣芝麻,可笑透顶了嘛!

    “没关系,如果你和瑶瑶想来,随时都可以。”

    方天恒可不知道秦越的真实想法,他觉得秦越如此有孝心,很是难得,心中对他的观感也越来越满意了。

    这时刘红军说道:“小越,赌石这东西很邪门的,你越想出绿,它越是不出;你没事玩玩偏偏却能出好玉。我觉得你今天的运气很好,不如再挑几块玩玩?”

    秦越知道赌石的人都很信运气,而他的确也有些心动,毕竟赌石对他来说是来钱最快的途径,而且没有任何风险。不过想了想秦越还是放弃了,他可不想给梦瑶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了,刘叔,刚才蒙对了一次我已经很知足了,哪还能贪得无厌啊!”

    几人闻言看向秦越的眼神中全都充满了欣赏……(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