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感激涕零!
    

    肖云岚表情欣慰的看着古小云,没想到当年的小调皮蛋,如今已经成长到如此的高度,欣慰之余心生诸多感慨,不禁脱口而出道:“好一个龙帝,真可谓龙腾盛世,帝耀九州啊!”

    这话被站在其身后的‘王者’听到了,当即振声喊了出来:“龙腾盛世,帝耀九州!”

    众人听了霎时欢呼了起来,信仰之力也随之源源不断的涌进了古小云的体内,这句口号也久久回荡在训练场的上空,连绵不绝。

    芙蓉种翡翠有几分芙蓉花的气韵,“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其颜色一般为淡绿色,不带黄色调,绿得较纯正,通体色泽一致,因而感觉较明澈。芙蓉种翡翠的质地比豆种细,结构略有颗粒感,却看不到颗粒的界限,呈透明至半透明,虽不如玻璃种翡翠,色虽不浓却清澈,所以价格适中,容易被大众所接受。如果其中有深绿色的脉则称作“芙蓉起青根”,其中分布有不规则较深的绿色时又称作“花青芙蓉种”。

    芙蓉种翡翠常被制成玉镯,是由于颜色较淡,做成翡翠手镯会很少有绺裂和杂质,颜色看上去清爽,质地较细,透明度较高,非常f↙适合青年女性佩戴。

    “虽然芙蓉种属于中档翡翠,但加上这么出色的艳阳绿,其整体价格肯定要超过普通的芙蓉种。而且这块翡翠的分量还不是太小,能有两三斤重,若不是那道可恶的鸡爪绺破坏了不少翡翠,否则翡翠还会更多。”

    秦越此时的心神全部陷入了推演当中,全然忘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秦越,你怎么了?”

    梦瑶走到秦越的身边,看到他愣在那儿,傻傻得盯着手中的毛料。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停,顿时着急了起来。

    “哦,没事!”秦越随口应道,心情此刻也彻底平静了下来。

    自己能够透视这事要不要告诉梦瑶,他稍微犹豫了一下,想想还是放弃了。不是他不相信梦瑶,只是这个秘密实在太过惊天了,‘还是把它藏在心底,成为自己最大的依仗为好’,秦越内心暗暗下了决定。

    “哎。还是垮了!”

    “是啊,表现这么好的料子说垮就垮了,可惜啊!”

    “切了两刀都没见玉,这是完垮啊!”

    “怎么样?我刚才就说会垮,你们还不信!”

    “知足吧,人家刚才切涨的那块可是赚了20多万,这块才花了6万,还有10多万的赚头呢!

    ……

    刚才静静观看解石的人群此时变得骚动起来,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那争论着。“一刀天堂一刀地狱”。这就是赌石的魅力所在。

    秦越拉着梦瑶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个人花了6万块买的毛料赌垮了。秦越心中充满感慨,6万块切两刀就这么没了,赌石还真是有钱人才能玩得起的游戏啊!

    不过自己有透视异能。想赌涨就变得很容易了,想到此处秦越的心情顿时愉悦不已,仿佛看到漫天飞舞的钞票正在向自己招手!

    秦越捏了捏裤兜里仅有的1200块钱,这可是他的全部家当。是他平时一点点攒下来的。今天是他和梦瑶的第一次正式约会,他便狠狠心全部取了出来,想给梦瑶买身衣服以示纪念。

    这时候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主动向秦越打起了招呼:“你好,鄙人是方氏珠宝的方天恒,这里是我名下的产业,看二位面生,应该是第一次过来吧。”

    秦越心中一惊,方氏珠宝那可是本地珠宝业的龙头,主要经营翡翠生意,分店遍布省内及周边城市,是南方境内数一数二的珠宝大鳄。

    关于方氏珠宝在云南有着许多的传闻,方氏珠宝是在上一代领头人方云清的手中创立的,传闻方云清在缅甸做过多年的矿工,吃过很多的苦,因而积攒了丰富的赌石经验,十几年前进军赌石界,创下了“玉圣”的赫赫威名,是与“翡翠王”马老先生齐名的一代宗师级人物。

    方天恒是方氏珠宝第二代的领军人物,著名企业家,身上有着诸多耀眼的头衔,方氏珠宝这几年在他的带领下规模不断的扩大,这其中方天恒居功至伟。

    秦越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位风云人物,更想不到方天恒会主动和他打招呼,一个是知名企业家,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能有这样的交际,令秦越感到很是意外。

    “原来阁下就是大名鼎鼎的方总,很高兴认识您!我叫秦越,您叫我小越就行。”秦越很是谦虚的和方天恒握了下手,表现的不卑不亢。

    方天恒之所以主动和秦越打招呼,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刚才秦越和梦瑶一进后院他便注意到了,毕竟这里是他的地面,有陌生人进来肯定会第一时间引起他的关注。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两人身上的穿着都很普通,不像是有钱人,但秦越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质深深吸引了他,这种气质他只在方云清和其他寥寥数人身上感受过,这些人无一不是各领域的翘楚,拥有着巨大的能量。因此秦越虽然年轻,方天恒不仅没有看轻他反而还主动上前结交。

    秦越刚才稳重的表现也令方天恒大为赞赏,心中更加认定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小越你太见外了,叫方总多生分,看得起我就叫一声方叔!”方天恒笑着说道,看起来很是平易近人。

    “是,方叔!”

    秦越又不傻,既然人家看得起自己,那就是自己的荣幸。虽然不知道方天恒主动结交的目的,但自己就是一普通人倒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方天恒在秦越叫了一声方叔后,看起来很是高兴,笑呵呵的打趣道:“小越,这是你女朋友吧,长得真漂亮,你可真有福气!”

    “方叔,我叫梦瑶。您叫我瑶瑶就行,我爸妈都是这么叫我的。”梦瑶落落大方的说道。

    方天恒纵横商场多年,为人十分的精明,他一眼就看出秦越对赌石很感兴趣,于是问道:“小越,你也对赌石感兴趣?”

    秦越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说道:“是有点兴趣,只是囊中羞涩罢了!”

    方天恒很会做人,笑着说道:“认识就是缘分,这样吧。小越你去选块毛料,如果解出翡翠,就当是方叔送给你和瑶瑶的见面礼了。”

    “方叔,这可不行,我刚才是看中了一块毛料,不过我会花钱买下来的。”秦越当即拒绝道,语气很是坚决。

    梦瑶目光崇拜的看了秦越一眼,这就是自己的男朋友,面对利益的诱惑丝毫不为所动。令她感到非常骄傲。

    方天恒表现得如此大方,当中未尝没有试探的成分,现在的年轻人普遍经不住物质的诱惑,如果秦越刚才真的见利忘义。那自然是不值得他真心交往。不过结果他非常满意,秦越表现得不骄不躁、坚守底线,很是令他欣慰。

    这时秦越抱着那块白盐沙皮毛料走了过来,放到地上后。他便掏出了1000块钱递给了方天恒。

    方天恒接到手中点了500元收下,剩下的又还给了秦越。

    秦越立马急了,不等他说话。方天恒便摆手打断他道:“小越,这块毛料表现一般,都摆这一个月了都无人问津,今天总算跟你对上眼了,方叔就收你个成本价。不过咱们可说好了,如果解垮了,晚上那一顿算方叔的,地点随便你点;如果解涨了,那方叔可就要蹭你一顿咯!”

    秦越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情他必须要领了。如果方天恒不收他钱,他肯定会拒绝的,这是他的原则;可现在呢,方天恒不仅只收了他500元的低价,而且解垮了还请他们吃饭,这样的好事去哪里找啊,人家分明是在照顾自己的面子,如此举措令秦越内心很是感动。

    “方叔有心了!”

    秦越深吸了一口气,他明白这将会是自己人生新的转折点,也就没有拒绝方天恒的好意,不过这份情他是在心里记下了。

    交割完毕后,秦越主动抱着毛料来到解石机跟前,问道:“方叔,我不会解石,您可以帮我解吗?”

    对于秦越的要求,方天恒哪里会拒绝,笑道:“没问题!希望能解出个大涨,方叔也好跟着沾沾贵气!”

    “那就麻烦方叔了!”

    边上几个刚刚看完热闹的商人看到方天恒要亲自解石,连忙占了个好位置。可当他们看到秦越手里抱着的毛料,特别是看到毛料上那刺目的鸡爪绺后,都不停的摇头,看向秦越的眼神中也带着点怜悯的味道。

    因为赌石是很讲究运气的一件事情,所以有不少迷信的人对赌石牵扯到的东西都相当敏感。比如有一台解石机如果解跨了表现不错的毛料,那他们就会觉得这台机器不吉利,尽可能地避开这台机器;反之如果解出个大涨,他们又都会争先恐后的争抢这台解石机,希望能沾上好运气。

    这就跟所有的赌石玩家都喜欢蜂拥到卖出大涨毛料的摊位是一个道理。

    方天恒从秦越手中接过毛料后,先将毛料固定在解石机上,然后问道:“小越,你想怎么切?毕竟你现在才是这块毛料的主人,决定权在你手里。”

    秦越考虑了一下,虽然他很清楚里面翡翠的具体位置,但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最终他决定索性不如来个干脆点的,于是他对方天恒说道:“方叔,不用那么麻烦,就直接从中间切开,像切西瓜一样就行。”

    方天恒听得心底直抽抽,劝解他道:“小越,你可要想清楚啊!要是切坏了里面的翡翠,可是会严重影响到翡翠的价值的,不如我先擦擦看,这样能保险一点。”

    秦越却笑着回应他道:“方叔,还是别麻烦了,我也知道翡翠切不好最终会导致价格的大幅下降。不过这块毛料的表现又不是很好,那道鸡爪绺我估计会破坏掉不少的翡翠,我不想浪费方叔您宝贵的时间,就来个干脆的吧!”

    “好!”

    既然秦越已经决定了,方天恒自然也就没有那个必要过于坚持了。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