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网张开!
    

    “龚老板,您怎么才回来呀,我们可是等了你半天噢!”古小云揶揄的说道。

    ‘公鸡’闻言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心知自己是被人算计了,可怜他还上赶着邀请古小云他们过来参加赌局呢,没成想到头来竟然招来了一个“灾星”!

    “许局,您是不是军人出身啊?”等‘公鸡’被押走后,古小云开口问道。

    古小云在两人一照面时,便发现这位许局腰杆笔直、表情坚毅,身上明显带着一股凌厉的铁血之气,这些都是经过血与火考验的军人身上才具备的特征,他一时没忍住好奇便问了出来。

    “是的,我退役前是‘猛龙’特战队其中的一员。”许强言语间充满自豪的回答道。

    ‘猛龙’特战队古小云倒还真是听过,那还是他在父亲古啸锋的嘴里听说过这个名字的。‘猛龙’特战队和‘鲨齿’特种部队一样,都是华夏最精锐的王牌部队,唯一有区别的就是‘猛龙’属于海军序列,而‘鲨齿’则属于陆军序列,两者分别代表了华夏海陆实战对抗方面的最强战力。

    或许是因为父亲也是一名军人,打小给自己灌输太多的缘故,古小云内心一直有着浓厚的军队情结,他对这些铁血军人一向都很敬佩,听到许强出身于‘猛龙’特种部队,古小云立即对这位许局有了种了莫名的好感。

    “我说许局身上怎么带着一股铁血杀气呢。没想到您竟然出身于‘猛龙’特战队,这就难怪了!”古小云笑道。

    许强一听不禁感到有些诧异,‘猛龙’特种部队虽然战名赫赫。但那也只是针对特定范围内的军人而言,对于普通人来讲,别说知道了恐怕就连听都不可能听说过,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却回答的轻描淡写、波澜不惊,想必是对‘猛龙’有着很深的了解才会如此,这也使他更加坚定了之前的想法,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

    紧接着古小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体的给许强介绍了一遍。并叮嘱他除非是肖云岚批准,否则无论是谁都不能将‘耗子’提走。必须严密的将他看管起来,不能让他和外界产生任何的接触。古小云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避免‘耗子’给外界通风报信,如果让朱仁贵他们闻讯而逃那可就弄巧成拙了。虽然古小云对自己施展的**术很有信心,但任何事情都不能冠以“绝对”二字,为了预防发生变故,还是未雨绸缪为好!

    “您放心,既然这名犯罪嫌疑人涉嫌故意杀人,我一定会将他严加看管,不会让任何人有可乘之机!”许强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许局,您就别跟我这么客气了,这样我们两个人都会感到很别扭。再说这也不符合一名铁血军人雷厉风行的风格啊,如果您愿意,就叫我小古或者是小云都行!”古小云笑着说道。

    “行。小云,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说实话,这一会还真是把我给憋坏了,咱就是一个粗人,这么咬文嚼字的还真是不习惯。如果你看得起我。就叫我声‘许哥’,大家这么直来直去的让人感觉痛快多了。”许强舒了一口气。直言说道。

    古小云见状心里更是加深了对许强的好感,做人本就应该这样,不要说话办事都总是藏着掖着的,还是坦诚为好。有很多人思想当中都存在一个‘误区’,认为为官之道就应该是“说话讲三分、七分靠领悟”,这样才能彰显出一个官员的威信;殊不知那么做只会把自己的路子越走越窄,终至无法取得领导的信任,试想有哪个领导会喜欢与自己藏着心眼的下属,‘人心隔肚皮’,恐怕即使是有所交往也不会与之深交吧。

    “许哥,你退役的时间应该不是很长吧?”古小云问道。

    许强闻言回答道:“不到五年,刚下来时组织安排我做了南城分局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由于我领队侦破了几桩重特大案件,后来升任了大队长,至于这个局长还是去年年底刚刚任命的。”

    古小云听了心里不禁点头不已,看来这个许局的工作能力很强啊,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就从刑警队副大队长升任到了分局长这个实权位置,着实不可小觑啊!

    “许哥,请恕我问你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你有没有自己的阵营?当然如果你不方便回答就算了。”古小云将许强身边的干警都借故支开后问道。

    古小云通过接触,现在对许强的印象非常不错,于是很想把他拉到肖云岚的旗下阵营,也是为将来武尹秀顺利接任间接的培养班底,只是他不知道许强是否已经战队,因此才会有此一问。

    许强闻言嘲讽不已的说道:“我是自由人,哪个阵营都不属于,正义的阵营我想加入只是苦于没有门路,而邪恶的阵营邀请我加入我还不屑与其为伍,所以暂时也只能像个无根浮萍似得这么飘着,到时候看看情况再说吧!”

    “许哥,我想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请你以一名老兵的荣誉向我保证你回答的真实性!我可以相信你吗?”

    古小云听到许强没有加入任何阵营不禁松了一口气,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将接下来自己要做的动作向许强透露一下,因为和朱仁贵谈判的昌顺大酒店就位于南城,正是许强的管辖范围之列,当然他这么做,主要是基于对一名特种部队退伍老兵人格的绝对信任,如果换做是一名普通人,这么短时间的接触,还是不值得古小云对其完全交心的。

    看到古小云如此郑重其事问了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许强顿时敏感的意识到古小云肯定是有什么重大隐秘要告诉自己,对于古小云的信任,他从心底里由衷的感激。

    许强表情郑重的朝古小云点了一下头,语气无比坚定的说道:“小云,我以一名退伍老兵的荣誉发誓,无论你接下来要对我说什么,我保证把它烂到肚子里,绝对不会泄露出去半个字!”

    看到许强的表态,古小云终于彻底的放心了,特种军人和普通军人的素质是完全不一样的,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特种军人大都经历过诸多血与火的考验,骨子里已经对自己的信仰种下了忠诚的种子,这种人往往把荣誉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何况古小云通过相面术仔细的观察过许强,方耳大垂、鼻挺嘴阔、剑眉高耸、眼神坚毅,这种面相绝对是忠肝义胆之相,因此古小云对许强的回答没有丝毫的怀疑。

    古小云接着把整件事情的经过和许强详细的讲述了一遍,并开诚布公的向他表明了自己的想法,许强听完后显得异常的激动,他气愤不已的说道:“小云,我是做警察的,专门和不法之徒打交道。老实说,我所管辖的南城区可以说是北昌市犯罪率最高的区域,这与南城区是‘青狼帮’的大本营有着直接的关系,我以前侦破的几起重特大案件也都和他们有关,我曾经无数次的收到过恐吓信,里面甚至还放了子弹,扬言如果我再敢管闲事就灭了我全家。小云,你通过这些,完全能够想象到‘青狼帮’究竟嚣张到了怎样的地步,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有他朱仁贵在背后撑腰,我以前也抓住过‘青狼帮’的主要成员,可最后总是因为种种原因被释放了,想起来就窝火啊!”

    “既然‘青狼帮’如此穷凶极恶,那许哥你就不担心家人的安全吗?”古小云说道。

    许强闻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说不担心那是假的,他们见我不听劝,就在我们家楼梯过道里泼狗血,还偷偷跟踪你嫂子和孩子,要不是我不放心派人保护他们,恐怕他们早就出事了。最后你嫂子被吓得工作都辞了,呆在家里整天连大门都不敢出,我一看这也不是办法,于是年前就把他们送回了老家。”

    古小云听了以后很是感慨,“青狼帮”也实在是太嚣张了,祸害百姓不说,竟然胆大妄为到威胁恐吓一名公安局长,这还真是‘黑白颠倒’了。一个朱仁贵,竟然把整个北昌市都搞得如此的乌烟瘴气,还真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难道他真以为凭借自己一个二代世家外亲的身份就可以做到只手遮天吗?真是太幼稚了!

    “那许哥你对我刚才说的计划有什么看法,需不需要再完善一下?”古小云说道。

    一听古小云问这个,许强的精神头马上就提上来了,脸上抑制不住兴奋的说道:“小云,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没有了老婆孩子的后顾之忧,我是什么都不怕了,不是有那么句话嘛,‘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以前是苦于没有机会,现在可好了,有你这么详尽的计划,我一定会全力的配合,争取把这些狗官给一锅端咯!”

    两人接下来又将计划认真探讨了一下,约定好了行动时间等一系列细节方面的问题,至此,这张反腐打黑的大网终于完全的张开了……(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