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瓮中捉鳖!
    

    与武尹秀通完电话后,古小云紧接着给肖云岚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把情况跟他详细的讲了讲,肖云岚听完之后感慨万千的说道:“小云哪,肖伯伯真是不佩服你都不行!没想到一场‘意外’竟然能让你揪出朱仁贵这条大鱼。朱仁贵是北昌市领导班子里的最大‘毒瘤’,也是我这次想要拿下的主要对象,他拉拢腐蚀了班子里的几个常委,平时自成一派,可是没少和我对着干,奈何他的家世背景太硬,我也一直都拿他没办法。哎!也怪我,上了岁数以后就老糊涂了,总想着自己马上就要退休了,做起事情来便有些前瞻后顾的,完全没有了年轻时一切无畏的冲劲,幸亏你上次点醒了我,要不然我可就犯了大错了。没想到现在朱仁贵竟然腐化堕落到这种地步,这样的官员不除,我还不得晚节不保,将来留下一世的骂名啊!”

    古小云听完后安慰他道:“肖伯伯,你也不要这么自责,朱仁贵是京城朱家的外亲,你动不了他这很正常,如果他只是滥用职权、结党营私,我可能都不会去动他的,因为这毕竟牵扯到彼此的家族,有可能是会动一发而动全身的,不过既然他现在是自己找死,那我也就绝对不会跟他客气!”

    “小云,你刚才说朱仁贵暗地里操控黑帮,那你去和他见面不是非常危险吗?要不要我提前安排一下,以防万一啊!”肖云岚有些担心的问道。

    “肖伯伯,恕小云在这里说句狂妄的话,像朱仁贵这样的货色我还真得没放在眼里,既然他在班子里有着很大的根基,那我想还是不要动用政府部门为妙,以免提前走漏了风声就不好了。肖伯伯,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我一定会找到证据,把这个害群之马给清除掉的!”古小云语气坚定的说道。

    肖云岚闻言欣慰的笑道:“好,那小云这次可就全靠你了,等你凯旋,肖伯伯一定设宴为你庆功!”

    “好的,肖伯伯,您就安心等我的好消息吧,到时候可不许赖账哦!”古小云笑着调侃道。

    一切安排妥当后,古小云拨通了程天翔的电话,“喂。程大老板,我刚才已经和秦爷提过了,秦爷说面子可以给,不过要和朱副市长当面谈谈,我想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好,我先和朱副市长通通气,看他几点有时间,定好了之后我再给你回复。”见到事情有转机,程天翔连忙应承了下来。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程天翔终于打来了电话,声称朱副市长同意见面谈,时间就定在晚上六点,地点在南城区的昌顺大酒店。古小云从程天翔的声音中能够明显的听出他现在的心情很糟糕。想必是为了能请动朱仁贵,他也没少“放血”的缘故。

    古小云坐下沉思了一会,到底要从哪里切入抓住朱仁贵的把柄,然后把他给控制起来呢?原本他只是对二壮遭遇意外的事情发现疑点。想要找出加害耿二壮的真凶,没想到抓到程浩这个凶手后,又牵出了程天翔这个背后指使。更有意外之喜的是,最终顺藤摸瓜的竟然扯出了朱仁贵这条大鱼,古小云本以为事情会比较简单,可现在看局面却似乎有些越来越复杂了。

    如今,所有事情的“点”都集中到了这个朱仁贵的身上。整倒他,首先能揪出一批像程天翔这样的不法建筑商人,挽回经济上的巨大损失;其次能借机找到他涉黑的证据,顺势将“青狼帮”这个恶势力彻底铲除掉;最重要的是,他倒台后,可以趁机肃清官场上的不少‘贪官蛀虫’,还北昌市民一个阳光明媚的朗朗乾坤,正可谓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古小云仔细想了想,决定精心布置出一个‘大局’,趁这次机会将所有的事情都一次性的全部解决掉。他先是打了一个电话给二狗,让他在工地上散布出工程款被程浩私自挪用了的真相,想办法激起工人们的义愤之心,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并且叮嘱他,让他和亮子一定要盯紧那个‘四眼’,这小子可是致使耿二壮遇害的帮凶,可不能让他闻风跑了。

    然后他又给秦五爷打了个电话,约好了一会碰面详谈,因为这次还牵扯到了“潜龙堂”和“青狼帮”这两大黑道势力的碰撞。“青狼帮”的恶名古小云以前就听说过,主要成员大多由一些穷凶极恶的监狱释放人员以及不法之徒组成,这伙人到处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其帮主‘青狼’的凶名在北昌市更是家喻户晓,相信北昌市大多侦破不了的悬案最终都要归落到他们的头上,“青狼帮”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严重威胁到北昌市社会稳定的罪魁祸首,因此必须要毫不留情的将之彻底铲除!

    最后古小云给肖云岚打电话,请他和公安系统内可靠的人提前打好招呼,随时做好收网的准备,并且将自己现在小饭店的位置告诉了肖云岚,请他派遣附近警局的人员过来,将‘公鸡’的这个赌博黑窝点给端掉,顺便将‘耗子’这个杀人凶手交给他们控制起来。农民工朋友们挣分钱不容易,古小云可不想因为这个赌博窝点的存在,诱使越来越多的工人在此沉迷赌博,那样会彻底毁了他们家庭的幸福的!

    肖云岚这个市委一哥亲自打电话交代的事,分管这里的公安局局长自然是不敢怠慢,想到肖云岚交代自己时的严肃口吻,这位分局长二话没说直接亲自带队赶了过来。因此过了仅仅五六分钟,古小云便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警笛声传来,他不禁会心的一笑,市委书记亲自吩咐的事,相关部门的办事效率果然是非同一般,如果平常都能始终保持住这样的工作劲头,那老百姓可就有福咯!

    当警笛声离小饭店越来越近并最终停在外面时,古小云透过窗户清晰的看到,旁边厢房里赌博的众人顿时慌作了一团,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向外面冲去,不过紧接着又被逼着退了回来,因为警察已经把这里团团包围了,这里只有入门处一个出口,只要警察把大门一堵,那就如同是“瓮中捉鳖”,他们一个都别想跑掉。看到他们被警察呵斥着双手抱头,排成一流的蹲在墙角的窘样,古小云不禁感叹不已,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说好不容易的挣几个辛苦钱干什么不好,非得参与聚众赌博,看来这“赌”之一字着实是害人非浅哪!

    古小云看到一名国字脸、长相魁梧、身穿一身笔挺警服的中年大汉,带领着几名干警朝自己这间屋子走来,心知对方应该就是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了。看到他肩膀上挂着的一级警督警衔,古小云不禁笑了,为了这么点事情,没想到竟然劳动了一位分局局长亲自出马,看来市委书记亲自交代的事情谁都不敢马虎啊!

    进屋后,国字脸大汉表现的非常客气,礼貌的问道:“请问哪位是古小云同志?”

    青皮和赖头一听顿时就乐了,两人强忍着笑意,憋得脸部的肌肉都不停的直抽抽,如果不是忌惮对方是一名警察局长,估计他们都要笑喷了。这位局长大人可真是有趣,称呼古老大什么不好,竟然称呼“同志”,这是要把古老大当成是同一革命战线上的战友啊!

    古小云听了也不禁莞尔,这样被人标准的称呼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很正式,但总让人感觉到怪怪的,不过人家可是特意过来帮自己的,可不能让人下不来台,因此他并没有在脸上表露出任何好笑的意味,只是站起来客气的回答道:“我就是,请问您是……”

    中年大汉闻言热情的介绍自己道:“您好,我是南城分局的局长许强,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上您的?”

    许强之所以如此客气,主要是因为肖云岚在电话里明确的交代过,到地方后所有的事情都要听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调遣,这涉及到绝密,要求他一定要谨慎对待,他从来没有接到过肖书记直接打来的电话,而且语气又是如此慎重,因此许强立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才推掉了一个重要的会议,亲自带队赶了过来。如今看到古小云丰神俊朗、气质逼人,更加印证了他内心的想法,眼前这位一定是某大世家的公子,否则也不会动用书记本人给自己传信了。

    “许局,您太客气了,劳烦您亲自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请您来主要是为了把这个杀人凶手带回去控制住,另外顺便端掉这里的赌博窝点。”

    这时,两名民警押着‘公鸡’走了过来,对许强敬礼后汇报道:“报告局长,这个人是我们在房后厕所里发现的,他一见到我们就想跑,估计也可能是聚赌成员,所以我们就把他押了过来。”

    古小云看到此时‘公鸡’脸色蜡黄、有气无力的模样,心里暗暗偷笑不已,看样子这一次可是着实把他折腾得不轻,整个人都完全虚脱了,几乎是被两名民警架着过来的。

    ‘公鸡’看到古小云正在和警察亲密的交谈,心里不禁凉了半截,本来他还想着要蒙混过关的,这下可一点戏都没有了,完了,这下可彻底的完了……(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