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答疑解惑!
    

    正当‘耗子’还在神游天外的时候,耳中突然听到青皮笑道:“你们俩都炸完了吗?是不是也该轮到我过过瘾了!”

    ‘耗子’闻言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不会吧,这把是什么鬼牌?已经下了留个炸弹了,难道青皮家还有炸弹不成?没等他回过神来,青皮便扔下了四个七的炸弹,‘耗子’心里马上绝望了,天哪,这可翻到二十万四千八了,自己的本钱一下子输出去一大半了,正在他感到心里流血之际,却突然发现青皮的手还在不紧不慢的抽牌,难道还有?事实印证了他的预料,青皮紧接着又扔下了四个九的炸弹,此刻‘耗子’才终于意识到,刚才自己和赖头两人倒是炸得过瘾,浑然忘记了外面还缺好几门牌呢,不会都是炸弹吧?

    ‘耗子’脑门上陡然滚落下豆大的汗珠,脸色变得一片煞白,整个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已经四十万九千六了,自己面前本钱加上之前赢得也不过是二十七八万,这一下子就负债十几万了,这可怎么办啊?

    正在他焦躁难安之际,现实便彻底击溃了他最后的一丝幻想,青皮又相继扔下了四个k以及王炸,这下‘耗子’可彻底的崩溃了,浑身无力的瘫软到了椅子上,脑门“轰然”一片炸响,一百六十多万哪,就是把房子车子全都卖了也远远不够啊,赌桌上可是有规矩的,欠钱不还,自己便只能任凭对方处置了,他不敢想象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恨不得自己此刻直接变成个死人算了。

    赖头见状顿时欢呼了起来,一百六十多万哪,简直想都不敢想,打个斗地主竟然能赢一百多万。从一开始时的一直输到后来的拉锯战再到最后的一把定输赢,赖头不禁感叹,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今天这场赌局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心脏不好的人还真是承受不了,如今尘埃落定,赖头仍然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的不真实!

    “这位老板,我刚才算了一下,一共是一百六十三万八千四,这样吧。大家能在一起玩得这么尽兴也算是一种缘分,零头我就不要了,就一百六十万就行,不知道你想怎么支付呢?”古小云“大气”的说道。

    ‘耗子’闻言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自始至终一言不发,俗话说:“哀怨莫大于心死”,此时他真可谓是心死了,整个人像是突然失去了灵魂,眼神空洞的注视着前方。变成了一副行尸走肉,他虽然坐在那里,却令青皮和赖头明显的有了一种错觉,就好像屋子里根本没有这个人存在一样!

    “这位老板。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不会是想赖账吧?如果是这样,我真诚的劝你别动这样的心思,否则我也不敢保证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古小云继续刺激他道。

    “你们想怎样就怎样,老子反正是拿不出这么多钱。大不了你们把我杀了得了!”‘耗子’被刺激的整个人都陷入了泥潭,失去了任何活下去的勇气,突然间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古小云看到‘耗子’现在的精神状态已经濒临崩溃。如果自己再继续刺激他,他马上就有可能不堪重负,变成真正的精神病,那样可就达不到自己预期的效果了。古小云见好就收,拍着‘耗子’的肩膀安慰他道:“这位老板,不就是一百六十万嘛,至于这么寻死觅活的吗?扣除桌子上的十几万,也不过就差一百四十多万而已,想想办法很容易就解决了,不是吗?”

    “不,不,你们不能拿走桌子上的钱,这是刚拨下来的工程款,是用来发工人工资的。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你们要是拿走这钱,我可就没法活了啊!”‘耗子’看到古小云准备收拾桌子上的钱,顿时便心急如焚的扑了上去,苦苦的哀求了起来。

    “这位老板,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能你有难处我们就得体谅你吧,那如果是我们输了呢?你又会还给我们吗?”古小云不疾不徐的说道。

    ‘耗子’顿时被古小云的这一番话给顶得哑口无言,是啊,如果自己赢了呢,他又怎么会把钱还给别人,恐怕到时候不狠狠的羞辱别人一番就不错了。此刻‘耗子’已经知道一切都再也无法挽回了,他欲哭无泪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古小云,脑子里一片空白。

    “耿二壮是被你推下电梯井的吧?”古小云突然间开口问道。

    “啊?”‘耗子’的眼睛瞬间恢复了几丝神采,犹如听到震天霹雳般惊呆了,这可是他心底深处隐藏的最大秘密,没想到竟然被人知道了。完了,完了,这下可彻底的完蛋了,正在他想要矢口否认时,却突然感到精神一片恍惚,仿佛坠入了无底的深渊一般,不停的下坠、下坠,终至无边的黑暗。

    大功告成!古小云至此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与青皮和赖头相视一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古小云拿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交给了青皮,让他一会把自己审问‘耗子’的视频内容拍下来,又安排赖头到屋子外面去守着,防止‘公鸡’突然间回来,干扰了审讯。

    “你叫什么名字?”古小云问道。

    “程浩!”‘耗子’迅速的回答到,中间没有丝毫的停顿,因为他已经中了古小云的**术,而且还是深度的,就如同在他心里种下了灵魂契约,此刻在他潜意识里古小云就是自己的主人,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违背之心。

    成耗?古小云听了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还真是人如其名,的确是成了耗子了,人家父母这名字给起的绝对不是一般的有水平!

    “耿二壮是你推下电梯井的吗?”古小云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

    “是!”这一次‘耗子’没有再做任何的挣扎,直接承认了下来。

    青皮在旁边一听,心底的火气顿时窜了上来,撸起袖子就想上去揍‘耗子’一顿,古小云伸手制止住了他的动作,继续问道:“那你和耿二壮到底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要下这样的死手?”

    “耿二壮有一次无意中听到了我的电话。知道了我挪用工程款的事,所以我怕他泄露出去,本就怀恨在心,对他不除不快。这一次他又故意偷听我和叔叔的电话,知道了我们建这栋大楼用得钢筋水泥严重不达标的秘密,于是叔叔让我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他,以绝后患!”‘耗子’如实的回答道。

    古小云一听都恨不得亲手掐死‘耗子’,就为了掩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就对人下这样的毒手,在他们眼中。二壮的命就如同蝼蚁一般,真是太无法无天了!

    古小云强迫着压制住自己内心杀人的冲动,他还是从‘耗子’的话语中察觉出了不解的地方,因为再胆大妄为的人除非事情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否则谁也不会随便的对人下死手的,他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那你们也没必要下死手啊,完全可以想办法收买耿二壮让他帮你们保守秘密嘛!”

    “我尝试劝过耿二壮,打算给他十万块钱封口费,让他保守秘密。可耿二壮根本就不听我的,还说什么他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因此很不放心,一直派人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就在前几天,有人对我说,耿二壮想要去政府部门告发我们,所以我看到有机会就毫不犹豫的选择动手了。”‘耗子’回答道。

    古小云听完不禁叹息的摇了摇头。二壮还是太容易相信人了,无意间把自己的想法泄露了出去终至为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如果他能够暗暗不动声色。瞅准机会再逃离工地,或许就不会遭此一劫了,幸好自己赶到的及时,从鬼门关抢回了他这一条命,否则酿成憾事不说,岂不是纵容了‘耗子’和他叔叔这真正的幕后黑手逍遥法外?

    “当时动手的就你自己吗?还有没有其他人?”古小云问道,他记得潘喜亮当时几乎很肯定的说,当时二壮和人争吵的很激烈,应该不止一个人。

    “不,除了我,还有和耿二壮住在一个工棚的‘四眼’,他是我安插在耿二壮身边监视他的,当时就是他告诉我说耿二壮要去告发我们,耿二壮出事那天也是他领着我去了耿二壮干活的房间。”‘耗子’回答道。

    古小云闻言慨叹不已,这个‘四眼’在整件事情里充当的角色,典型的就是个狗汉奸,二壮还真是遇人不淑啊,被人卖了还差点连命都搭了进去。

    “那你们当时产生争吵了吗?”古小云继续问道。

    “有!而且吵得比较厉害,我本来还想再努力一下,谁知耿二壮根本就不听,而且看到‘四眼’出卖他以后情绪变得非常的激动,对我们两人破口大骂,声称要马上去检举我们,最后还和‘四眼’厮打了起来,我看他声音越来越大,生怕被其他人听到,于是趁他退到了电梯井前面的时候,就出手将他推了下去。”‘耗子’说道。

    至此,事情基本上已经真相大白了,只剩下最后的一个疑点,那就是‘耗子’和‘四眼’究竟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逃离现场的?

    “我很奇怪,你将耿二壮推进电梯井以后,和‘四眼’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逃走的?”古小云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我当时将耿二壮推进去以后还特意看了一下,他被一根井壁上伸出来的钢筋勾住了衣服,延缓了他下坠的速度,所以我们才有了时间逃走。”‘耗子’说道。

    原来如此!古小云问完了所有问题,心中的疑问至此也全部得到了解答,说起来二壮还真是命大,如果不是那根钢筋临时勾住了他的衣服,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他坠落的速度,恐怕他就是有九条命,也早就歇菜了!

    ……(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