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先输后赢!
    

    古小云在赌局开始以后,并没有对‘耗子’使用任何手段,只是静静地站在青皮和赖头的身后看他们打牌,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以青皮和赖头只是用来娱乐的技术,想和‘耗子’这种职业赌徒对抗是不现实的。

    果然,过了不到一个小时,青皮和赖头跟前的两万块钱就输得差不多了,古小云通过观察,发现青皮的技术还行,而赖头则确实如他所说,技术很一般,有时候连出过的牌都记不住,有好几次能赢的牌都是因为出错了反而输了。看到赖头此时一脸的紧张,额头上的汗滴不停的往下滚落,古小云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时不时的用手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在意。

    古小云可不知道赖头心里此刻的想法,他之所以这么紧张,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自己的技术水平有限,而最主要的原因却是在心里担心甚至有些怀疑,古老大不是说他有办法掌控赌局吗?怎么现在的形式却会如此急转直下,不会是自己的霉运干扰到了古老大吧,他不禁胡思乱想了起来,因为古小云在他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了,看到今天竟然没有古老大预期的效果出现,他能不担忧吗?

    又过了十几分钟,青皮和赖头面前的两万块钱马上就要输光了,这时候就连青皮都感到疑惑了,两人不禁抬头看向了古小云,眼神中都表达出了同一个意思:您不是说山人自有妙计吗?这怎么妙计不灵了?

    古小云安抚的看了两人一眼。脸上自始至终流露出来的都是一切尽在掌控的自信笑容,这让了解他的青皮和赖头倒是安心了不少,既然古老大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想必是他心中还有什么更大的计谋吧!

    很快,两人面前的两万块钱就彻底的输光了,古小云见状轻松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安慰他们道:“没关系,赌博就是这样,有输才有赢,这很正常!”

    “对。对,这位小兄弟说得真是至理名言。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这人的运气是一阵一阵的,没准再玩下去你们就可以转运了呢!”‘耗子’在一旁假慈悲的说道。

    他此时的脸上都已经乐得笑开了花,心想这几个冤大头果然是来给自己送钱来的。就他们这点技术,玩他们就跟切菜似得,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想想以前自己在这玩一天,运气好的时候也不过能赢上个千八百块钱,那能跟现在相提并论,一个小时多点就赢了两万块,真是太爽了!他现在就担心人家输怕了,不肯接着玩了,自己这瘾可刚被提上来。要是现在就没的玩了可就太扫兴了,于是也在一旁蛊惑了起来。

    古小云轻松的说道:“对,这位老板这话说得在理。你们俩思想不要有什么包袱,说不定接下来就‘完全转运’了呢!”

    他在说到“完全转运”四个字时还特意加重了语气,同时向青皮和赖头递了一个眼色,两人这才明白,敢情古老大刚才根本就没有使用什么手段啊,看起来他是故意如此。这下青皮和赖头终于放心了,我说呢。古老大再怎么大度,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损失这两万块钱吧!

    “青皮,我的卡忘带了,把你的卡给我,我现在就去取钱。”古小云作势摸了摸自己的衣兜说道。

    “哦!”青皮闻言马上从身上掏出了自己的银联卡递给了古小云,并告诉了他密码。

    “几位老大,如果只是取一万两万的在外面的自动取款机就能取,可要是取大额款项就必须到柜台去取,不是本人可是需要身份证的。”‘公鸡’在一旁殷勤的提醒道。

    古小云假装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道:“看我这脑子,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这位老板,要不就让他和我一起去一趟?”

    其实古小云之所以如此做就是为了有事情要交代青皮,可是他又担心引起‘耗子’的警觉,所以才随机演了这么一出戏,目的就是为了使‘耗子’对他的做法挑不出毛病来,因为真正的赌桌上是有很多规矩的,旁观无语、中途不能换人这些都只是最基本的,除了上厕所不能离桌也是其中很关键的一条,古小云煞费苦心布局了这么长时间,决不可能在这些需要注意的细节上出现任何的瑕疵。

    “行,那你们就一起去吧,早去早回。”‘耗子’痛快的答应道,他现在已经有点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再加上古小云的做法可谓是滴水不漏,非常的自然,因此并没有引起他丝毫的警觉。

    “那是一定的,我们还想早一点翻盘呢!”古小云见达到了目的,于是拉着青皮离开了。

    “古老大,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待古小云发动了车子以后,青皮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古小云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刚才没对他使用任何手段,白白输了那两万块钱吗?”见到青皮摇头后,古小云提醒他道:“青皮,你刚才有没有注意到那个二老板拿着的手提包?”

    青皮点头说道:“注意到了,我当时看他包里最起码装了十几万,我还感到纳闷呢,他一个管工地的工头而已,哪来的这么多钱?”

    “那你觉得他那些是什么钱?”古小云继续启发青皮道。

    青皮想了想,略有些迟疑的说道:“这个我可说不准,不过要说这钱是他的我觉得有点不太现实,因为以他的身份不可能随身带着这么多现金,可要不是他的,这钱又是从哪来的呢?要么是借的,要么就是……”

    分析到此处,青皮的眼睛突然瞬间亮了起来,兴奋的说道:“古老大,我知道了,那些钱肯定是工程方刚拨下来的工程款!”

    古小云欣慰的看了他一眼,赞许道:“青皮,我发现你这脑子真的开窍了,我一点你就能想到事情的答案,不错,真不错!”

    “嘿嘿~~!古老大,这还不都是你给我服用的玉灵子的功劳,我自己都明显感觉比原来聪明多了,就我原来那智商,比起赖头来也强不了多少!”青皮不好意思的傻笑道。

    “好了,你就不用拍马屁了,既然你能猜到那些钱真正的来历,自然也应该能够明白我这么做的原因了吧。”古小云笑道。

    青皮闻言点了点头,笑道:“明白!古老大你是想先喂给他个甜枣吃,然后再慢慢的小刀割肉,把他包里所有的钱都赢过来,这样就达到我们预期的目的了。”

    “嗯!你想的没错,我之所以设计把你一起叫出来,就是为了提前交代你一声,等会接下来的赌局情况会完全不同,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我会把最好的牌都安排到你手上,不管碰到什么局面,你都要沉住气。没有告诉赖头,是因为他的性格太过耿直,一旦有大牌分到他的手上他肯定会喜形于色,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他,就让他本色演出好了,这样反而不容易引起那个二老板的怀疑。”古小云说道。

    他接着解释道:“比如你抓到了一副好牌,手里有两个以上的‘炸弹’,那么你一定要沉住气,慢慢的顺牌,把‘炸弹’放到最后,因为我会把最大的‘炸弹’都安排在你的手里,明白吗?”

    青皮一听顿时彻底的明白了古小云的用意,不过他对古小云故意输了那两万块钱还是感到有些不解,不禁疑惑的问道:“古老大,既然你能掌控牌局,为什么还要先输呢?就用那两万块钱直接把他赢光了不是更好吗?”

    “你手里有二十万,我手里只有两万,可是我却用这两万不断的赢你,赢到五万的时候或许你心里会觉得我运气好,那赢到十万呢,你还会接着跟我玩吗?”古小云没有具体的解释原因,只是向青皮打了个比方。

    “我明白了,古老大你的意思是说,用两万块钱想去赢尽那个二老板所有的钱根本就不现实,那样他始终心里会保持着警觉,赢到一定的程度他肯定会不接着玩了,只有先输后赢,让他心里的**无限的提升,到时候他赢的钱一点点变少了,他才会觉得受不了,欲罢不能,想收手都控制不住自己了。”青皮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对,就是这个意思,接下来的重头戏可就要看你的了,到时候记住一定不要慌,赢输的进度由我来掌握,你只管打好自己手中的牌就可以了!”古小云自信的说道。

    到了银行分理处后,古小云让青皮去柜台取了十五万,为什么取这么多钱,古小云有着自己的打算,双方对赌的情况下,只有彼此的赌资差不多甚至是超过对方,才能诱发出对方心里面最强烈的**,因为他在赢得前提下,一定会不断膨胀自己的贪欲,想要把你的钱彻底的赢光,而一旦双方赌资差距太大,在对方赢到了他内心满足的数额后就会选择见好就收,这就是一个职业赌徒的标准心理。

    ……(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