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赌局开始!
    

    古小云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人看起来三十来岁,一副皮包骨头的模样,脸上一双小老鼠眼时不时的发出一点猥琐的目光,一看就不是个什么正经东西,整个人看起来和旧社会抽大烟的烟鬼简直就是一个德行。

    看来这应该就是二狗他们口中所谓的那个二老板了,没想到就长这么幅尊容,真是令古小云大失所望。二狗他们也真是,起外号起个什么不好,还二老板呢,这家伙长得整个就跟一只大老鼠似得,还不如直接叫他耗子呢!

    “就是你们想要玩大的?不知道你们想玩多大?”‘耗子’睁着一对老鼠眼感兴趣的问道。

    古小云晒然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那要看玩什么了,如果是玩斗地主,那最少也得一百的底吧,再小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嘶!”

    屋里玩牌的其他人一听,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一百的底?我的天哪,这也太大了吧!他们也都是一群赌徒,否则也不会聚集在这里,可是他们平常打个麻将最大也不过打五块十块的,斗地主更是顶了天最多打个十块的底就不错了。

    比起人家,自己这些人哪称得上是“赌”,只能算是“玩”,这差距实在是太过悬殊了。要知道,玩斗地主,如果抓到一副好牌,出现几个‘炸弹’,再加上‘春天’,按照一百块钱的底来计算。那这一把牌的输赢可就要好几千了,这可是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

    “好,痛快!就按照你说的来。我们就玩斗地主,一百起底。”

    ‘耗子’表情兴奋的拍了拍大腿,他这人非常好赌,而且赌性相当大,以前总是嫌弃‘公鸡’这里玩得太小,不过他又不敢到别处去玩,因为这里离工地很近。一旦工地上有什么事情他还能及时的赶过去处理,因此他也只能每天无所事事的呆在这里。虽然玩的小,但总好过没得玩啊!没想到今天竟然来了大主顾,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玩一场了。

    “老板,这里太吵了。能不能给我们换个地方。”古小云要求道。

    古小云本来就只是在针对这只‘耗子’下套,他可不想被那么多外人看到,再说这里的空气也实在是太难闻了,诸君可以想象一下,十几个在建筑工地干活的大老爷们凑在一起能拼凑出个什么味道,古小云才进来了这么一小会,就熏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了。

    “这个当然没问题,我们去另一个屋,里面什么东西准备的都很齐全。”‘公鸡’顿时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于是几个人随‘公鸡’来到了跨院中的另一个小屋。待打开房门后,古小云一看,这里的环境还真是不错。屋子虽然不大,只有二十左右平方,但里面收拾的却很干净,整间屋子除了摆在中间的一张自动麻将桌外,就只有角落里放着一个小角柜,上面摆放着茶杯茶具以及十几幅扑克牌。而且在墙壁的一侧墙上还开有窗户。因此屋内的光线充足,显得十分的亮堂。

    “不错。这里的环境感觉还像是那么回事,这位老板,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古小云问道。

    “等等,这位小兄弟,凡事都要讲究个规矩,我们开始之前是不是要先验验资啊!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小兄弟你可千万别见怪。”‘耗子’假惺惺的说道,看样子他是因为古小云他们的年龄看起来都太年轻,心里委实有点放心不下啊。

    “这位老板客气了,理应如此!”古小云闻言说道,他心里却不禁冷笑了一下,现在先让你想美事,一会就输的你连哭都哭不出来。

    古小云从兜里掏出了两打崭新的百元大钞甩到了桌子上,然后对‘耗子’说道:“事先没想到今天会有这场赌局,所以我身上也没带多少现金,不过你放心,规矩我还是懂的,赌桌上概不赊欠,如果这两万输光了,我会出去取得,我想这附近不会连个银行都没有吧!”

    这两万块钱还是先前古小云他们在车上制定计划时青皮塞给他的,要不说这小子古小云现在对他是越来越欣赏了。当时买手机时,古小云提出跟青皮借十万,可青皮考虑了一下取了十二万,就是担心古小云万一有急用好拿来应急,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当然,在离这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建设银行的分理处,取钱很方便。”‘耗子’回应道。

    从他话语间能够听得出来他很自负,就好像他赢定了似得,‘耗子’玩了这么多年,也算是个资深赌徒了,对于各种玩法都非常的精通,在他心目中,古小云他们太过年轻了,再厉害又能有几分道行,别忘了打牌可不是单纯的靠运气就行了,技术才是最关键的。他内心里根本就没看得起古小云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有人主动给自己送钱来了,殊不知一会他就会为自己的狂妄付出惨痛的代价。

    ‘耗子’看到古小云拿出了钱,也将随身带的手提包打开,从中取出了两万块钱放到了桌上。古小云趁机留意了一下,看到手提包里鼓鼓囊囊的,看样子最少装了十几万,他顿时想起了二狗当时跟他发的牢骚,难道这个狗东西又克扣了工程方拨下来的进度款不成?否则他怎么可能随身带着这么多的现金?

    你还别说,还真是被古小云给猜对了,正好今天工程方按照工程进度拨下来了一批款项,主要是用来支付工人工资的。‘耗子’到工程方领了钱以后,本来是打算直接回工地发放的,没办法,最近这几天工人闹得实在是太厉害了,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已经压了两个月的工资没发了,每个人的一家老小可都指望着这点工资过日子呢!

    其实这个中缘由没人比他更清楚了,就是因为他私自挪用了工程方上个月的拨款,用来给自己养在外面的小情人按揭买了套房子,才导致了工人们一直拿不到钱,事态有些控制不住的发展趋势,他也生怕工人们闹得太大,一旦东窗事发,自己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不说工程方,就是自己的亲叔叔也绝不会放过自己的。

    可当他开车回来时,正好有事经过了‘公鸡’的小饭店,被‘公鸡’一撺掇,心里的赌瘾又犯了,这不玩两把他就感觉心里像猫爪似得难受,他寻思着反正也不用耽误多长时间,等下午回去发放也是一样,先进去赌两把过过瘾再说。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命中该有此劫,碰上了古小云这个煞星,注定他今天要悲剧了!

    古小云本来是打算用**术控制住‘耗子’,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身上的钱输个精光,然后再蛊惑他去取钱,然后再输光,如此几次,相信他就会彻底的失去理智,古小云再顺势控制住他的灵魂,这样从他的口中掏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简单多了。

    因为以古小云现在只是融合了三滴神农精血的实力,想要通过施展**术彻底控制住一个人的灵魂,让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是做不到的。古小云现在施展的**术只能让人对他产生一种信任感和依赖感,但像‘耗子’这样大奸大恶的人,仅仅有好感是不可能让他说出自己做过的恶事的,因为他内心非常清楚,一旦供出这些罪证自己可就万劫不复了,所以他的精神堡垒对这些会无比的坚守,轻易不会被攻破的。

    古小云只能另辟捷径,通过一些手段促使他的精神堡垒彻底的坍塌,不是有一句至理名言说过吗——欲要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而像‘耗子’这样的一个赌徒要怎样使他疯狂呢?答案很简单:那就是让他输,一直不断地输,直到输得超过了他的心里承受极限,一个赌徒一旦输疯了,灵魂也会彻底的疯狂,那时候古小云再控制他就再简单不过了。

    现在古小云看到了‘耗子’手提包里的大量现金,也猜到了这肯定是拨下来的工程款,他心中不禁乐了,这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下事情反而简单了,只要自己做局把‘耗子’包里的钱全部赢过来,他想不疯狂都难?

    “小兄弟,我们先把规则定一下,省得一会玩起来扯皮!”‘耗子’自傲的说道。

    “行!那我们也别弄得太复杂,一百块钱加底,‘炸弹’、‘春天’两番,‘反春’也算,简单明了,没什么问题吧?”古小云笑道。

    “当然没问题,不过斗地主最好是三个人玩,不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分配?我们可先说好了,到时候可不准换人哦!”‘耗子’谨慎的问道。

    古小云见状笑道:“我就不玩了,就让我这两个兄弟过过瘾吧!”

    至此,所有赌钱的规则双方都拟定好了,再没有了什么异议,赌局也正式的开始了,这场古小云亲自导演的大戏终于拉开了帷幕……(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