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宴请(下)
    

    等到掌声停歇后,古小云举杯站了起来,继续为他们加油打气道:“薛总刚刚提到的发展计划大家说好不好?”

    “好!”

    全场的回答声整齐划一、震耳欲聋。

    “那听了这个计划后,大家有没有信心?”古小云接着问道。

    “有信心!”

    这一刻,深埋在他们骨子里的血性被彻底激发了出来。谁能忍受得了贫穷的压榨,谁又不想过上幸福的生活,河沟村村民穷了这么多年,他们已经受够了!

    “好,为了河沟村能够早日脱贫致富,为了大家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干杯!”

    “干杯……”

    在场的老少爷们全都激动的哭了,因为他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

    “茅台好不好喝?”古小云问道。

    “好喝!”

    话音刚落,旁边桌上的赖头便声音响亮的接了一句。

    古小云笑着瞪了赖头一眼,赖头还显得有些不服,径自在那嘀咕道:“本来就是好喝嘛,我们平常喝的散装酒跟它一比就跟喝马尿一样!”

    赖头的性格就是这样,说话喜欢直来直去,绝不藏着掖着,不过这也正是古小云看重他的地方。这样的人生性耿直,没有任何的花花肠子,一旦他认准了跟定谁,就会一辈子不离不弃,能随时为对方豁出性命去。

    在场众人都被赖头的这番话给逗得哈哈大笑了起来,气氛也一下子变得融洽了很多。

    这时,坐在古小云一桌的村里那位最有威望的长者感慨的说道:“我活了一辈子,都是快要入土的人了,没想到还能喝上茅台,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是啊。是啊!”在座的几位老人纷纷的出言附和道。

    “那我提议,明年过年我们河沟村家家户户都喝茅台好不好?”古小云笑道。

    “好!好!好!”

    “下面,我请大家品尝一下龙泉集团的产品之一——醒龙汤。大家喝完顺便谈谈感受如何?”

    众人看着自己杯中这茶色一样的液体,先是将鼻子凑上去闻了闻。顿时一股清幽的药香钻进了鼻腔,然后顺着气管,顷刻间传遍了五脏六腑,让所有人忍不住都打了个激灵。

    待到这茶色液体一入喉咙,所有村民的眼睛立马都直了,每个人眼中露出的惊诧之色一览无遗。舌苔上的四万万个味蕾,仿佛通了电似的,刹那间全都被激活了过来。酸、甜、苦、辣、涩,各种各样的味觉犹如洪流爆发,一股脑儿的全都涌了上来,然后按照特定的规律,组合搭配,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清爽的口感。

    这口感绝对是他们之前从来也未尝试过的,它清新自然,甜而不腻,酸而不腥,苦而不郁。五种最基本的口感融合在一起,给人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新体验。

    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又喝了一大口,这种感觉随之爆发的更加强烈。就好像在口腔中涌动翻滚着的药汁。每一滴都好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它们在众人的口腔里,呐喊,蹦跳,翻滚,这一切都让他们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愉悦的刺激。

    “天哪,这是饮料吗?饮料怎么可能这么好喝!”

    “就是,就是,实在是太好喝了!我都有些喝上瘾了。”

    “我本来长期食欲不振。平时吃一点东西就发涨,这怎么喝了一杯饮料后。反而觉得胃口大开呢?”

    “是啊,是啊。我以前一直有精神衰弱的毛病,可是喝了这杯饮料后,马上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这简直就是灵丹妙药啊!”

    “哎,那你们说,这到底是饮料还是灵丹妙药呢?”

    “……”

    古小云抬手制止住众人的争论,笑着解释道:“这醒龙汤呢,是一种饮料,但你也可以把它说成是药。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醒龙汤的主要作用就是提神开胃。它是龙泉集团研发的药饮系列的其中一种,大家喝了以后感觉怎么样?”

    “好喝!”

    没错,归根结底就是这两个字,因为他们已经无法用任何华丽的辞藻来形容自己喝完的感受,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大道至简返璞归真吧!

    “我想大家现在肯定对龙泉集团有了更大的信心,对吗?接下来,龙泉集团即将要推出果饮系列,而果饮系列的生产基地就是我们河沟村的饮料加工厂,现在我想再问大家一遍,你们有信心吗?”

    “有!有!有!”

    很多人的喊声都是在嘶吼着,他们压抑的太久了,太需要发泄了。这一刻,三十多人竟然喊出了不输三百人的气势,令人震撼呐!

    看到自己的动员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古小云开心的笑了。

    “对了,小云,你怎么会对龙泉集团的产品这么的熟悉?”在坐的大老爷们早已被古小云鼓动的热血沸腾了,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但这还是没有逃过心细的吴思恩的眼睛。

    “呃……”

    古小云顿时被这个问题给一下子噎住了。他心忖道:糟糕!刚才有点得意忘形了,没想到把别人的激情调动起来的同时也把自己的情绪感染到了。

    对于吴思恩提出的这个问题,古小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照实回答吧,就彻底违背了自己的初衷,他不喜欢站到人前,否则也不会一再的拒绝薛劳飞给出的股权分配方案;编造理由吧,又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吴思恩对待他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备至、嘘寒问暖,自己怎么忍心骗她呢。这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真是让他左右为难。

    下意识的,古小云便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坐在一旁的薛劳飞身上,可薛劳飞能有什么办法,他是知道古小云的真实想法的。再说自己总不能撒谎吧,那样以后还怎么和河沟村进行合作?他是商人,深知失去了诚信基础的合作无异于是在与虎谋皮。

    突然,薛劳飞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了!他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既不违背古小云的初衷,又能给吴思恩一个满意的答复。对于自己的急中生智,薛劳飞还是在心里忍不住的小小得意了一把。

    “吴村长,关于你提出来的这个问题,我看还是由我来替小云回答吧。”薛劳飞给古小云递了一个‘你放心’的眼神,胸有成竹的起身说道。

    “本来这个问题牵扯到龙泉集团的最高商业机密,是不能够往外说的,我想小云刚才也是因为顾忌到这一点,所以才显得有些犹豫。不过既然龙泉集团马上就要和河沟村展开合作了,那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俗话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今天就在这给大家透个底吧:小云是我们龙泉集团特聘的高级顾问,主要负责监督调整集团的发展方向以及新产品的研发这两个方面,大家刚才所喝的醒龙汤包括龙泉集团推出的药饮系列,全部都是由小云自主研发出来的。”

    听到这个消息,院子里顿时便炸开了锅,在座河沟村村民的目光也在顷刻间聚焦到了古小云的身上。

    薛劳飞示意大家保持安静后,继续说道:“我还要在此着重强调两点:第一,小云是龙泉集团的高级顾问,在集团重大投资的决策上与我有相同的权力,也就是说,在河沟村投资建立饮料加工厂这件事上,小云有完全的决定权;第二,大家想必也都知道,一个饮料集团的核心机密就是配方,现在有无数竞争对手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龙泉集团,如果被他们得知小云是药饮系列的研发者,小云肯定会陷入到危险当中的,大家都明白我说的意思了吧。”

    这时那位在村里最具威望的老者再次站了出来,掷地有声的说道:“薛总,这个你绝对可以放心,小云是我们村的大恩人,怎么可能会有人出卖他呢?今天我把话撂在这了,如果以后有人胆敢把消息走漏出去,全家都必须离开河沟村,永世不得再入族谱。”

    老人是村子里辈分最高的长者,这要放在旧社会肯定是族长的不二人选,不过你还别说,农村里还偏偏就讲究这个。老人的这一番话,顿时让薛劳飞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古小云听完薛劳飞的发言后内心敬佩不已:姜还是老的辣啊!看人家这演讲水平,灵机一动便能想到‘高级顾问’这样高深的字眼,尤其是后面所说的话那更是环环相扣,可以说是滴水不漏,既诉说了事实,又收获了感激。高!实在是高!

    “各位,如果大家都同意,从明天开始,龙泉集团投资部就将派来工作人员对河沟村进行各方面实地考察,争取早日拿出可行性报告。”薛劳飞宣布道。

    “同意!……”

    村民们的热情已经彻底燃烧了起来,酒桌上的气氛也渐渐步入了*,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向古小云和薛劳飞敬酒。古小云倒是好说,喝多了用真气稍加炼化就可以接着再喝,不说千杯不醉也差不多;薛劳飞那可就惨了,被灌得是烂醉如泥,人事不知了。

    不过古小云也未料到,过了今天,他“酒神”的雅号便在河沟村里正式传开了。对于他的酒量,今天在座的所有人就两个字——服了!

    ……(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