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收下赖头(上)
    

    “那你以为应该有多难?”古小云耸了耸肩说道:“薛叔上次在飞龙集团吃了那么大的亏,几乎被骗的倾家荡产,差点就一蹶不振了,自然不会给你父亲什么好脸色。不过以龙泉集团现在的生产规模来看,对千叶菊的需求量极大,从飞龙集团收购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想必薛叔是因为拉不下脸才拒绝的,我居中调停一下,这样双方都有了面子,事情自然也就顺利的解决啰!”

    “咦!雪舞,你怎么哭了?”古小云风清云淡的说完之后,看到赵雪舞冷眼朦胧的看着他,不禁有些慌了。

    话音刚落,赵雪舞那温香软润的娇躯便一头扑向了他的怀中。古小云虽然不知道赵雪舞为什么哭,但心里倒是挺享受被一个漂亮女孩儿这样搂着的,即使隔着衣服,他还是能体会到赵雪舞肌肤的柔软,入鼻处一股清新的香气,这是少女体香的味道。

    “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赵雪舞的声音哽咽了起来,眼泪也不由自主的向下滚落着,慢慢的小溪汇聚成了河流,一会便哭成了泪美人,古小云见状彻底的慌了心神,连忙哄了起来。

    “雪舞不哭噢,乖!”古小云一边抱着赵雪舞一边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抚慰道:“不哭了,再哭就要变成小花猫了……”

    他最见不得女孩子哭,尤其还是自己心仪的女孩子。不过想想刚才的用词,顿时又感到心虚,这怎么听起来像哄小孩子似得!

    好在赵雪舞的哭泣声渐渐小了,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说什么了。其实赵雪舞不过是一时激动心情失控而已,等她醒悟过来自己正被古小云紧紧地抱在怀里,早已羞得不敢抬头了。心里却是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看到赵雪舞不哭了,古小云终于松了口气。他慢慢扶正赵雪舞的双肩,当两人双目相视时。他顿时被赵雪舞此时的风情给迷住了,羞红欲滴的粉颊、默默含情的眼神、欲语还休的表情……。好一副“梨花一枝春带雨”的美景,看得古小云都有些痴了。

    在古小云灼热的目光笼罩下,赵雪舞只觉得心头好似小鹿乱撞般的砰砰直跳,两朵红霞瞬间绕飞面颊,越发的显得娇羞迷人!

    她表情妩媚的给了古小云一个白眼,嗔道:“有你这么哄人的吗?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呢!”

    “嘿~嘿~!”

    古小云略显尴尬的挠了挠头,只顾着在那傻笑,看得赵雪舞不禁抿嘴轻笑了起来。此刻她的一双秋眸仿若天上落下来的星辰,凝眸浅笑,百媚横生。

    古小云整个人都看傻了,鬼使神差下竟然俯身吻向了赵雪舞的朱唇,“唔!”赵雪舞只是微微轻哼了一声,便浑身无力的瘫软到了古小云的怀中。

    哇!好香,好软,好甜!

    原来这就是初吻的味道,两人一时都深深的迷恋在其中无法自拔。

    ……

    “来人了,我们下次再继续好不好?”

    古小云虽然很迷恋这种感觉。但他已经感应到了青皮和赖头的气息,所以只好无奈地停了下来,不过心里却在诅咒这两个不开眼的东西。

    赵雪舞听说有人来了顿时像受惊的小兔般蹦到了一边。还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脸上红扑扑的宛若熟透了的蜜桃般羞红若滴。

    “古老大,可算是找到你了,我们都快累死了!”青皮刚一到跟前,便气喘吁吁的嚷嚷道。

    可是话刚说完,他便感觉到古小云看他的眼神不对,好像有些气恼,再联想到旁边赵雪舞一副害羞的表情,心里登时“咯噔”了一下。额滴神!看样子是自己和赖头无意中破坏了老大的好事了。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这厮反应倒是极快,马上将目标转移到了赵雪舞身上。拼命的夸赞道:“这位漂亮的小姐想必一定是大嫂吧,哎呀!大嫂长得可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气死西施、赛过貂蝉。我总在费神的思考一个问题。像古老大这样的绝世英豪到底要怎样的美女才能般配,现在我终于找到了答案。两位真可谓郎才女貌、珠联璧合……”

    青皮搜肠刮肚的把心中能想到的赞美词一股脑的全都倒了出来。嗨!没办法——古老大生气,后果很严重!

    “好了,好了,就你小子贫!”古小云笑斥了一句。

    他有留意到,刚刚青皮称呼赵雪舞‘大嫂’的时候,她只是稍微脸红了一下,根本就没做任何解释,这也说明赵雪舞心里已经默认了这个称呼,这让古小云开心之余不禁还有点沾沾自喜。

    “搞定!”青皮和赖头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长吁了一口气。尤其是赖头,刚才古小云盯向他们的时候,他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威压扑面而来,顿时紧张出了一身冷汗。其实那不过是古小云随意释放出来的精神力所致,不过即便这样,也绝不是像他这样的普通人能抗拒的了的。

    “古老大,我和青皮已经和解了,这回你总该收我做小弟了吧!”赖头急不可耐的说道。

    “好吧,看你这么有诚意,我便收下你了。”没等赖头高兴起来,古小云接着说道:“不过我也不能厚此薄彼不是,这样吧,你和青皮一样,给你两个月时间,一定要把本草纲目中所记载的药材背诵的耳熟能详,了然于心,没问题吧!”

    “不是吧,古老大,你还不如杀了我呢!再说我也不是读书的料啊……”赖头刚刚绽放起来的笑脸顿时蔫吧成了一副苦瓜脸,充满委屈的说道。

    没等他抱怨完,古小云便狠狠瞪了他一眼,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想要跟着我,不识药材懂药材怎么能行。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到,我看你也没有跟着我的必要了,该干嘛干嘛去!”

    古小云刻意将话说重,目的就是为了激发出赖头不服输的劲头。他了解赖头的性格,重感情、讲义气,但是惰性也比较强,想要其成事就必须配合以适当的刺激和引导才行。果然,被自己这么一刺激,赖头登时便梗起了脖子,面红刺耳的嚷嚷道:“不就是读个书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呀!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

    赖头粗俗的一番“表白”,把古小云他们逗得是哈哈大笑。古小云笑骂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就跟真要杀了你似的。不过我丑话可先说在前头,到时候要是做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俩!”

    青皮和赖头能够和解,古小云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青皮古灵精怪,做事善于变通;赖头成熟稳重,做事粗中有细;两个人性格恰到好处的互为弥补,更难得的是都极为的忠心。古小云相信,只要他用心培养一下,这二人必将会成为自己得力的左膀右臂。

    对于古小云来说,今天绝对是个好日子。不仅仅是顺利地将赖头收归麾下,更重要的是和赵雪舞之间的关系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现在回味起刚刚初吻时的感觉,仍然令他心荡神移、留恋不已。

    “古老大,今天中午在我家摆上一桌子,就当是拜师宴了,您和大嫂可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哦!”赖头表情郑重的说道。

    “当然要吃咯,你要是不请客我还不愿意呢!”古小云愉快的接受了邀请。

    古小云之所以如此痛快的答应下来,当然不会是真的因为在意这一顿酒席,而是他心里很清楚,这顿饭在赖头心目中所占的份量。

    在河沟村除了谁家儿女嫁娶和过年外,平常是从来不会摆酒席的,因为河沟村实在是太穷了,穷得每家连一桌像样的酒席都置办不出来。或许也正因如此,从而促使河沟村的村民们都非常得团结,平时村里人都是一家有事全村支援,凝聚力异常的强大。

    这就好比建国初期的华夏国,经济基础非常的薄弱,比起欧美等发达强国至少差距了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那时候的华夏国就如同现在的河沟村,就一个字“穷”,但华夏人人穷志不穷,仅仅用了几十年时间就完成了超越,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强国,不得不说,华夏人创造出了一个伟大的奇迹,令全世界感到震惊。

    古小云明白,赖头摆这一桌酒席,不仅仅是表达对自己的尊重与谢意,同时也包含着他浓浓的的精神寄托,盼望着自己能够帮助河沟村摆脱现状,摘掉这贫穷的帽子,带领河沟村的村民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

    一时间,古小云陷入了沉思。要帮助河沟村脱贫致富,对于他来说其实很容易,以他李古两大世家唯一继承人的身份,顷刻间就可以让河沟村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他深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越容易得到的往往越令人不懂得珍惜,渐渐的,一个完整的计划在他脑子里面形成了轮廓……(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