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第二百二十六章

    张炳德接着说道“现在龙泉集团的爽龙汤销量非常的好,每天都有大量的产品,被运送到整个华夏国的各个地方。而且,龙泉集团还在不断的四处兼并,扩大产能,可以想象,他们一定需要大量的千叶菊。而且,赵董您还不知道,那个神秘古老大从我们这里回收的千叶菊,已经全都送到了龙泉集团。”

    “哦?有这样的事?”赵严祥神色一振,急声问道。

    “不错,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赵董,机不可失,我建议我们立即和龙泉方面接触,一定要将这笔生意谈下来!”

    “炳德,那你觉得在价格方面……”赵严祥担心龙泉集团会趁机压价。那样的话,他们即便是将千叶菊销售出去了,也要面临不小的损失。所以显得有些担心。

    张炳德苦笑着说道“赵董,到了这个时候了,价格已经不重要。我们最主要的是抓紧时间将千叶菊这个包袱甩掉。那么大量的千叶菊,它的储存,每天都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时间拖的越久,我们就赔的越惨!”

    张炳德所说的,赵严祥何尝不明白?万般无奈之下,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炳德,龙泉方面就由你去接触吧。”

    “好的!”张炳德一口答应了下来,正要出去办这件事,赵严祥忽然又把他叫了住。“赵董,您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赵严祥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炳德,龙泉方面还是我去接触吧。一来,这样显得我们有诚意,二来。我有别的事情要安排给你。”

    “别的事情?”张炳德显得很疑惑,想不通,在这个时候。飞龙集团里还有什么事,比处理掉千叶菊来的重要。

    赵严祥眉头紧皱的说道“从现在起。你负责收购市面上的田七。越多越好,价格不计!”

    “收购田七?赵董,您……您……”张炳德满是惊愕的看向赵严祥,脸上写满了不理解。

    赵严祥苦笑了一声,说道“炳德,辛苦你了,这件事也只有你能做好。”

    “不是,赵董。您到底怎么想的?现在这个时候收购田七,实在是太眨眼了。西南边陲的战事越来越紧张,田七早已经成了战略储备物资,我们这样大肆收购的话,是很引人注目的!而且,赵董,这是国难财,我们不能发啊!”

    赵严祥的表情更苦,说道“炳德啊,我不是要发国难财。我也是被逼的……”

    “被逼的?”张炳德愈加的不解,呆呆的问道。

    南山的事,赵严祥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一旦说出来,那就要牵扯出他给自己亲生父亲下毒的事情,除非他疯了,否则他当然不愿意对任何人提起。

    拍了拍张炳德的肩膀,赵严祥用一种近乎于恳求的姿态,说道“炳德啊,这次,你就当是帮我一个忙,我知道你有办法。既能收购足够多的田七,同时又不会引起相关方面的注意。这次。我真的是拜托你了!”说完,赵严祥冲着张炳德深深的弯下了腰。

    张炳德大吃一惊。赶忙将赵严祥扶了起来,连声说道“赵董,您这是做什么,我可担当不起。好吧,既然是这样,那这个忙我帮了。不过,要想收购大量的田七,而且不计价格,所需要的资金,不会比我们收购千叶菊的时候少。”

    “资金我早就准备好了!这是十亿华夏币,你先拿去吧!”赵严祥转身将南山放在桌子上的那张支票交给了张炳德。

    看着这张面值十亿的巨额支票,张炳德整个人都愣了住。如今公司里的情况,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别说是十亿,现在就连一亿公司也拿不出来。另外,这张支票上的印章,明显不是飞龙集团,这就更让张炳德感到疑惑了,很是好奇,这么一大笔巨款,赵严祥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炳德,你这就去吧!我也要抓紧时间去龙泉一趟,早点儿将千叶菊倒腾出去,我也能早点儿了去一桩心事。”

    张炳德点了点头,带着那张支票和满腔的疑惑,转身走出了赵严祥的办公室。赵严祥则收拾了一下,直接来到了龙泉集团。

    龙泉饮料厂和聚源公司合并之后,龙泉饮料厂的总部便搬到了聚源公司十分气派的写字楼里。在写字楼的最顶层,一层都是为薛劳飞准备的。这里面既包裹办公场所,休息场所,娱乐场所,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保龄球场地,至于会客室,布置的就更是豪华了。本来,如此气派奢华的办公室,薛劳飞是不肯接受的,最后还是在白季美的软磨硬泡下,才接受了下来,也算是为两人准备了一个可以毫无顾忌的私密场所。

    坐在办公室真皮转椅上,薛劳飞一转头,目光便可以畅通无阻的透过洁净明亮的玻璃窗,将大半个北昌市的美景都尽收眼底。

    虽然搬进这新办公室也有几天了,可是薛劳飞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做梦似的,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他所拥有的这一切。

    几个月前,他还是一个被人撤销了代理权的落魄代理商,不知道上哪里去讨口饭吃。可是现在,他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华夏国饮料界的一霸,一脚便踏入了云端。这种巨大的转变,让他每每的感慨命运的神奇。

    正当薛劳飞注视着窗外的风景,脑海里思绪纷乱的时候,一双娇柔的小手儿,从后面将他抱了住,一对丰婷的胸脯,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背上,让他的心神不由得为之一荡。鼻端里的气息十分的熟悉,薛劳飞微微一笑,抓住在他胸前不停作怪的那双小手儿,旋身转了过来,一把将白季美的娇躯,紧紧的拥在了怀里。

    在他的心里,白季美才是他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为了她,她甚至愿意用整个龙泉集团来换。

    “刚才在想什么?”将头埋在薛劳飞那坚实温暖的胸口上,白季美的心里也感到分外的踏实。

    “在想你啊。能拥有你,真不知道我薛劳飞上辈子积了什么德。呵呵……”薛劳飞搂抱着白季美的小蛮腰,在她洁白无瑕的脸蛋儿上,深深的印了一吻,引得那原本洁白的脸蛋儿上,迅速的飘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好啦,不跟你闹了。飞龙集团的赵严祥来了,说是要见你。”白季美娇嗔无限的白了薛劳飞一眼。那神情,那媚态,又哪里能看的出,白季美今年已经快要四十岁了。

    “飞龙集团?”一提起这个名字,薛劳飞的脸上立时掠过了一丝怒色,沉声道“当初,就是这个飞龙集团,骗得我倾家荡产,如果不是小云帮我,我的意志就完全消沉了。”

    白季美点了点头,说道“你的这段故事,我听你对我讲过了。那你见还是不见?”

    “见!为什么不见?我要看看,他想干什么!”薛劳飞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屁股一沉,气势十足的坐了下来。

    以前白季美还没看出来,薛劳飞竟然有这份气度。此时看了,芳心连震,直为自己的眼光而暗暗欣喜。

    不一会儿的工夫,白季美便亲自将赵严祥给领了进来。这一次,赵严祥的姿态放的很低,主动的伸出手要和薛劳飞握手,然而薛劳飞却好像没看见似的,手直接越过了赵严祥,摸到了桌子上的雪茄盒子上,自顾自的拿出一根名牌雪茄,抽了起来。

    白季美知道,薛劳飞当初在飞龙集团手上吃的亏不少,这是想要出气,于是也不说话,只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薛劳飞的表现让赵严祥大感诧异,他和薛劳飞从不相识,可是他却分明从薛劳飞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针对自己的恚怒。

    “呵呵……”不过赵严祥终究是见过世面的,干笑了几声,很快便稳了下来。“薛董,冒昧打扰,还请您多多见谅。”

    薛劳飞一摆手,不咸不淡的道“飞龙集团的赵董事长,大名鼎鼎,不知道今日降临我这小庙,有何指教啊?”

    薛劳飞的语调越发不善,听的赵严祥心里直打鼓,可是却并没有因为受到冷待而动怒。经过这一番浩劫,赵严祥终究是成长了。

    “薛董,我知道,贵公司生产的饮料爽龙汤,是一款以千叶菊为主要原料的饮品。刚好我公司里有大量的千叶菊,所以想看看您有没有兴趣,如果有的话,我可以给您一个好价钱,就当我们大家交个朋友。”

    “赵严祥,你未免也太过分了吧?”赵严祥规规矩矩的按照生意场的套路来,本以为通过这样刻意的放低姿态,会搏得薛劳飞的好感,可是结果却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不等他的话说完,薛劳飞便满是愤怒的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瞪的,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薛劳飞的这一通怒喝,更是彻底的将赵严祥给惊呆了。

    “薛……薛董,您……您这是什么意思?我做了什么了,让您这般生气?”其实赵严祥也的确是冤枉,当初薛劳飞从飞龙集团买到假药材的事情,全都是陈爽一手办的,虽然陈爽当时是给赵严祥通过气的,可是当时薛劳飞是以龙泉饮料厂的名义和飞龙集团进行的接洽,而那个时候龙泉饮料厂实在是小的可怜,赵严祥一时忘记了,也是情理之中。(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