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贫穷的河沟村!
    

    第一百九十三章贫穷的河沟村!

    见薛一德那危难的模样,古小云微微一笑,说道“薛伯伯,和三河村相邻的那个村子,叫什么名字?”

    “河沟村?怎么了?”薛一德的眉头一皱,问道。

    “我看那个村子好像有不少连成片的土地,五百亩肯定不止。如果您能帮我将这些土地租下来,那就什么都解决了。”

    “不可能,这根本就不可能!”古小云的话刚一说完,薛一德便连连摆手的说道。

    古小云大为惊奇“为什么不可能?我又不是不给他们钱?”

    “哎呀小云,你不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跟你说实话吧,我们三河村和河沟村是老死都不相往来的。”

    “啊?薛伯伯,这是怎么回事儿?大家临河而居,应该相互照应,亲如一家才对,怎么会老死不相往来呢?”这倒是古小云没有想到的,令他很是吃惊,也很是不解。

    薛一德的脸上露出一种愤愤不平的神色,道“穷乡僻壤出刁民!这人越穷就越是可恶。河沟村的地利条件不如我们三河村,所以发展的很慢,这是客观原因造成的吧,可是河沟村的人,非说是因为我们影响了他们的地气,阻挠了他们的运势。你说,可笑不可笑?”

    见古小云眉头微皱,好像是有同感,薛一德接着又说道“这还不是最让人生气的。河沟村的村主任是一个叫吴思茵的女人。你说这个女人,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一肚子的花花肠子,无时无刻的不想着给我下套儿,占我们三河村的便宜。真是气死人!”

    “薛伯伯,可是我真的很需要河沟村的那几百亩地。”古小云苦笑着道。

    “小云啊。难道就不能到别的村子想想办法吗?”薛一德看起来对与河沟村的人打交道,很是草鸡。脸上一片愁苦之色。

    古小云摇了摇头,道“其他的村子都没有河沟村的条件合适。薛伯伯。您就当是为了我,委屈一下吧。”

    河沟村与三河村毗邻。虽然没有三河村这么得天独厚的地利条件,可是毕竟邻近三河,水汽之充足,绝对不是其他地方能比的了的。更何况,河沟村有一大片土地,正好和古小云的那一百亩地相邻,这样的话,对古小云来说照看也会十分方便。

    面对古小云的请求。薛一德很难拒绝。想了想,一咬牙说道“好吧!我们就一起去河沟村走一趟。吴思茵那个女人,这次知道我有事求她,不知道该怎么敲诈我了。”

    古小云很急,当即便拉着薛一德直奔河沟村。

    一进河沟村,一股破败的景象,便直逼古小云的眼帘。完全不像三河村那般红墙黛瓦,整个河沟村,只有几间砖瓦房,更多的是由石头和泥土夯筑起来的简陋房屋。低矮。破败,处处都体现着一个‘穷’字。

    一条两米宽左右的土路,纵观整个村子。因为刚下过雨的关系。路面十分泥泞。不说步履维艰,走在上面也绝对不会给人带来一种愉悦的享受。

    从三河村来到河沟村,就好像是穿越了一般,从新社会突然来到了旧时代。路上稀疏的村民,一个个不是面色发黑,就是形容枯槁。一看就是被极度劳累和营养不良折磨着的。和器宇轩昂,衣着光鲜的三河村人相比,简直就好像是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

    “你不是三河村的村长薛一德吗?”古小云和薛一德走在路上,一条人影忽然从斜刺里冲了出来。指着薛一德大喊了一声。这一喊,整个河沟村好像沸腾了一般。眨眼的工夫,一大群人便聚集了过来。将两人的路挡了住。

    薛一德看着这些衣着褴褛,比要饭的好不了多少的河沟村村民,面色一沉,喝道“都让开,把吴思茵叫来见我!”

    “哼!你神气什么?这里是河沟村,不是你三河村?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滚!”一个情绪激动的河沟村村民,大声的吼了一嗓子。立时在人群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村民们纷纷响应,怒骂声,喊叫声,震耳欲聋。

    古小云看到这架势,心里还真是有些吃惊。看河沟村村民的情绪,两个村子之间哪里仅仅是不相往来,分明是仇深似海啊。

    薛一德面对愤怒中的河沟村村民,丝毫也不畏惧,反而带着一脸冷笑的喝道“混账!我三河村每年要拿出多少钱来接济你们河沟村,你们知道吗?你们这些人吃我们的,喝我们的,非但不知道感恩,反倒对我们恩将仇报,真正是岂有此理!”

    “放你娘的屁!”一声厉吼冲天而起,一个身体粗壮的棒小伙子,从人群里冲出,抬拳就像薛一德的脸上砸去。

    古小云的面色一沉,右手如电般的探出,一把将那小伙子的拳头包了住。五指用力向里一收,那小伙子立时痛的矮下了身子。

    “岂有此理!懂不懂尊老爱幼?”古小云一声顿喝,五指一抖,那小伙子的壮硕身躯,立时连滚带爬的退出了十几步远。

    那小伙子心中恼极,正要站起身来和古小云拼命。然而等他看清楚了古小云的面容,整个人却是不由得呆了住,眉宇之间更是不自觉的涌现起阵阵惧色,呆呆的问道“怎么……会是你?”

    古小云此时也看清了他的面容,哑然失笑,淡淡的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叫赖头对吧?原来你是河沟村的人。”

    这个赖头上次带人埋伏,想要教训青皮,结果却被古小云赶上。古小云帮助青皮反过来狠狠的教训了赖头一顿,这才让青皮心服口服,从此对他死心塌地。古小云倒是没有想到,在这里,又碰上了赖头。

    古小云的厉害,赖头是见识过的,深为忌惮。之前的火气,一见到古小云,立时像泄了气的气球,消散的无影无踪。

    薛一德恨恨的指了指赖头,说道“这个小子最是混账!我们三河村的村民,没少受他的欺负。”

    赖头好勇斗狠,不光是在河沟村青年男女的心中是一霸,在大部分村民的眼里,赖头都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见到赖头被古小云抬抬手便弄的灰头土脸,十分狼狈。原本躁动,凶恶的气势,顿时弱了下去。

    “你们……你们来我们河沟村想要做什么?”面对古小云,赖头实在是没有嚣张的勇气。声音微微发颤,彰显着他此时内心的胆怯。

    古小云没有和他过不去,语气平静的回答道“没什么,只是想找你们吴村长谈一点儿事情。不如,就麻烦你替我们带路吧。”

    “这……好吧。”赖头本想拒绝,可是一看到古小云的眼神,立时乖乖的点了点头。

    “都看什么?回家忙自己的事情去!”赖头见到村民们围而不散,摆摆手,没好气儿的吼道。

    摄于赖头的积威,河沟村的村民很快便散了去。赖头笑容十分难看的对古小云说道“请……请跟我来。”

    河沟村的村委会要和三河村比起来,那简直就是贫民窟。几间低矮的石头房子,连门窗都不完整,三分之二钉着塑料纸,恐怕连三河村普通村民的家都不如。薛一德之前曾陪同乡里县里的领导来过几次,每次来,他都会皱眉。

    “这就是你们的村委会?”古小云有些惊讶。华夏国的人还是比较好面子,即便是心里再苦,外表上也会尽量做到光鲜。作为河沟村的村委会,代表的是河沟村的外在形象。在古小云看来,河沟村的人即便是将裤腰带再勒紧一层,也得好好的将他们村委会装扮的漂亮点儿才是。

    不等赖头回答,薛一德便哼了一声,说道“这里是吴思茵的家。河沟村的村委会早在几年前就塌了,又因为穷,没有钱盖新的,吴思茵才会将自己的房子拿了出来,作为河沟村的村委会。哼!穷就是这样子,没办法的。”

    薛一德的话,以及说话的表情,都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眼神中更是充满了轻蔑和不屑。这显然是让赖头十分的愤怒。一双拳头紧紧的攥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古小云在一边,赖头的拳头肯定挥出去了。

    不要说赖头心里充满了怒火,古小云在听了薛一德的话之后,也觉得不大舒服。他隐隐的觉得,三河村和河沟村之所以会结下如此之深的仇怨,三河村人的高傲和对河沟村人的轻视,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村长!”赖头狠狠的瞪了薛一德一眼,冲着院儿里,大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的工夫,一个形容带着几分疲倦的女人从屋里走了出来。一见到这个女人,古小云的眼睛不由一亮,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饱受贫穷折磨着的村落里,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十分有气质,甚至可以说是风姿绰约的半老徐娘。虽然是脸上带着疲倦,但是却丝毫也不能遮掩她与生俱来的独特的魅力。让古小云第一眼便觉得,这个女人并不属于这里。

    精彩的情节即将展开,诸位书友看的高兴,便忘了打赏哦。(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