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第一百七十八章

    “等等,赵严祥,你说小云从天而降,是什么意思?”就在赵雪舞心中感动的时候,李曼琼忽然面带惊愕的问道。

    “对啊!我们将整个飞龙集团的所有出入口都封锁了,古小云又是从哪里进去,而不被我们发现的呢?”傅冰蓉同样感到不可思议。

    回想起那时的情景,赵严祥也是一阵动容,幽幽的道“对我来说,小云就是从天而降的,而且是降在一片火海之中……”

    “什么?”李曼琼的娇躯忍不住一颤。一个人若是掉在火海里,那还能活吗?

    赵严祥缓缓的点了点头,“没错!小云就是忽然出现在我面前的火海里。那些火焰就好像是惧怕他似的,一到他的身旁便会自动绕开。”

    火焰会怕人?赵严祥的话直让傅冰蓉和李曼琼等人面面相觑。

    虽然众人都是面带怀疑,可赵严祥还是接着往下说道“小云出现的离奇,走的更是蹊跷。只是身形一晃,他整个人便消失了。在临走之前,我看到小云挥了挥手,随后这满屋的大火,便哧啦的一声,全都熄灭了。“

    “爸,您说什么呢?您该不会是眼花了吧?”赵雪舞完全无法相信赵严祥所说的话,忍不住带着一丝苦笑的问道。

    赵严祥一指被烧的一片狼藉的办公室,说道“如果是我眼花了的话,那这大火是怎么灭的?”

    赵严祥这一说,众人都不言语了。之前在飞龙集团的总部大楼外面,所有人都看的清楚。赵严祥的办公室里先是火光冲天,浓烟股滚,正当几人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火光便忽然一下子熄灭了,紧接着滚滚浓烟也飞快散开了。傅冰蓉她们这才敢冲了进来。听赵严祥这么一说,大家也都觉得之前那火熄的有些蹊跷。

    看到李曼琼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武尹秀忍不住咯咯的笑着道“你看,我就说小云和三年前大不一样了吧?”

    傅冰蓉也跟着点头。说道“看来这三年,古小云学了一身了不得的本事。难怪我们做不到的事情,他却能轻而易举的做到。”

    李曼琼沉吟了片刻,转头对武尹秀问道“尹秀,你觉得我真的不该去三河村吗?”

    武尹秀道“至少现在不要去为好。万一我们要是坏了小云的事,那就不妙了。”

    李曼琼轻叹了一声,道“好吧!我就再忍耐一下。”

    武尹秀咯咯的笑着说道“以前,你因为不知道小云是生是死。心中担忧,夜不能寐。现在你知道小云安然无恙,晚上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吧?”

    李曼琼却是苦笑了几声,说道“只怕和你说的正相反,以后我更是要夜夜失眠了。”

    “为什么?”武尹秀惊异的问道。

    “如果换做你是我,想到小云现在正处于未知的麻烦当中,而自己却什么也帮不上,你能睡得着吗?”

    武尹秀苦笑着摇了摇头,幽幽的回答道“只怕是睡不着的。”

    李曼琼看向赵严祥,正色说道“赵严祥。虽然我对你很不满,还有些讨厌你。可是和小云一样,看在雪舞的份儿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飞龙集团垮掉不管。虽然小云送来了二十亿,可是要想挽救飞龙集团,恐怕还不够。这样吧,我们飞龙集团,愿意出钱,收购一部分飞龙集团的股份,当然只是一小部分,我不会将飞龙集团从你们赵家的手里抢走。”

    赵严祥听了好不感激,冲着李曼琼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李董,我为我以前所做的那些混账事。以及给您带来的伤害,向您郑重道歉!”

    不管赵严祥是不是真的受到了教训。从此改邪归正,他此时此刻,能有这样的一种态度,都已经让李曼琼感到欣慰了。轻轻的点了点头,李曼琼和傅冰蓉,武尹秀一起离开了飞龙集团。

    李曼琼三人走后,赵雪舞抱住了赵严祥的胳膊,说道“爸,我们赵家能从这次劫难中挺过来,多亏了小云。您现在不会反对我和小云在一起了吧?”

    赵严祥哈哈的笑着说道“我从来也没反对过你们两个在一起啊?只是之前小云失踪了,我害怕耽误了你的青春,所以才逼着你和杜晓峰交往。谁知道杜晓峰竟然是个禽兽,差点儿毁了你的终生。说起来,我这个做爸爸的真是糊涂啊!”

    赵雪舞笑道“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们就不要再提了。反正杜晓峰已经受到了惩罚,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赵严祥的表情严肃了起来,道“雪舞,那次杜晓峰要欺负你,我说是朗坤及时的把你救了,其实……我是骗你的,救你的人根本就不是朗坤。”

    “啊?那是谁?”赵雪舞惊奇的睁大了眼睛。

    赵严祥的眼神明亮了起来,嘴角也多了一抹笑容,说道“当时我不知道,可是现在想来,当初将你从杜晓峰的魔爪里救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小云那!”

    “什么?是小云救了我?”赵严祥的话让赵雪舞大吃了一惊。嗓音满是激动的问道。

    “是啊!仔细想想,当小云看到你被杜晓峰欺负的时候,一定是气疯了,否则,也不会将杜晓峰打的那么惨!呵呵……”

    “原来武阿姨说的对,小云果然一直在我的身边,暗中保护我。”得知是古小云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她,赵雪舞的心中喜滋滋的充满了感动,同时也满是温暖。

    赵严祥抱住了赵雪舞的肩膀,更是欣慰的说道“虽然过去了三年,可是看的出来,小云他还一直爱着你。我的女儿,真是福气不浅那!呵呵……”

    赵雪舞脸上布满娇羞,小嘴儿一撇,道“哼!明明是他福气不浅才对!”

    “哈哈哈……是是是,你们两个都有福气!”笑了一会儿,赵严祥忽然发出了一声充满忧郁的叹息,喃喃的道“如果你妈妈还在就好了,她一定会为你感到高兴。”

    看到赵严祥的脸上布满伤感,赵雪舞害怕赵严祥继续想下去,会更加伤心,急忙转移了话题,问道“爸爸,武阿姨说,小云回来之后,却不肯与我们相见,是因为小云另有苦衷。小云他现在一定特别需要亲人的帮助和关怀,我想去三河村找他。”

    赵严祥皱了皱眉头,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雪舞啊,我知道你很思念小云,可是你武阿姨说的对,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去找小云的话,很可能不但帮不了小云,反而还会成为他的负担。我劝你还是暂时忍耐一下,等小云来找你。”

    “可……可那家伙要是一直都不来找我,我又该怎么办?”

    赵严祥轻轻的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梁,笑着说道“怎么,我的女儿就这么没有自信吗?你看小云他为你做了这么多,心中一定很爱你,怎么会舍得不来找你呢?”

    在赵严祥的一番安慰和劝说下,赵雪舞这才暂时放下了去找古小云的念头。

    见赵雪舞送走之后,赵严祥皱眉沉思了片刻,掏出电话,拨了起来。

    “您是潜龙堂堂主秦五爷吗?我是飞龙集团的总裁赵严祥。”对着话筒,赵严祥小心翼翼,面带恭敬的说道。

    “哈哈哈……原来是严祥啊。对了,赵老爷子的身体还好吗?我可是有一阵子没见到他老人家了。”电话里传来秦五爷爽朗的笑声。

    听秦五爷提到赵魁,赵严祥的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冷静,笑着说道“我父亲的身体很好,正在做环球旅行。”

    秦五爷满是羡慕的道“赵老爷子可真是有福之人那!真希望能和他老人家一样,撇开一切,纵情山水,那该是多么逍遥快活!呵呵……”

    和秦五爷寒暄了一阵子,赵严祥提到了正题,“五爷,今天我找您,是有一件事想要请您帮忙,还请千万不要推脱!”

    秦五爷是个豪爽之人,和赵魁又有很深的交情,一听便想也不想的道“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决不推辞!”

    赵严祥这才说道“是这样的,五爷您见多识广,应该知道南山这个组织吧?”

    赵严祥一提到南山,秦五爷的声音立时凝重了起来“当然知道!这个组织极为神秘,以贩卖配制各种神奇的毒药,闻名于黑道。严祥,你是要找他们?”

    赵严祥道“正是!只可惜我没有什么门路,所以无奈之下,这才想到请五爷您帮忙。以潜龙堂的势力,一定能联络到南山。”

    秦五爷沉吟了一番,说道“严祥,联络到南山,对我潜龙堂来说,的确是很容易。可问题你,你联络他们要做什么?该不会是要从他们的手上买毒药来害人吧?”

    赵严祥苦笑了一声,说道“五爷,您误会了!我找他们,不是要从他们的手上买毒药害人,而是要从他们的手上买解药来救人!人命关天,秦五爷,就请您费心,帮帮我这个忙吧!”

    秦五爷点了点头,说道“好吧!看在赵老爷子的面子上,我替你当这个中间人。联络到南山后,我会让他们给你打电话。”

    “太好了!多谢五爷!”听秦五爷答应帮忙,赵严祥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