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安全脱险!
    

    郎坤被逼的喘不过气来,眼中布满了惊惧。“我……我真的会杀了他的!”郎坤发疯似的咆哮了起来。

    “你没机会了!”古小云声音冰凉,森寒,右手蓦然一扬,一道红光如激光束般的射出,噗嗤的一声,在郎坤的眉心激出了一道妖艳的血花。就如同被子弹射穿,郎坤身板一挺,便重重的砸倒在地,没了气息。

    叶雅言惊骇的发出了一声尖叫,面色灰白。

    “雅言不要怕!”叶腾雄见了,赶忙上前将叶雅言抱了住,细细的安慰。

    古小云来到郎坤的面前,伸手一挑,将郎坤的蒙面黑巾给摘了下来,见到郎坤的真面目,喃喃的道了一句“果然是他!”

    “小云,你把他给杀了,真是可惜。”叶腾雄走了过来,皱眉对古小云说道。

    “可惜?像这样的恶人,死一个世界就清净一分,有什么可惜的?”

    叶腾雄摇头“我不是说他的命可惜。我是说,你杀了他,我们就很难找出他背后的黑手了。”古小云轻笑了一声,道“您放心吧,自作孽不可活!他背后的黑手是跑不掉的。”

    “你说的也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嘛!对了,小云,我必须马上去见武市长,我已经找到可以治愈cc病的办法了。”

    “是吗?”古小云的神色也为之一振,道“此事的确不容耽搁。”

    叶腾雄点了点头,刚要说些什么,忽然一阵天转地旋,脸色煞白的瘫坐在了地上。

    古小云赶忙将叶腾雄扶了住,观察了一番叶腾雄的气色,见叶腾雄虚弱至极。忍不住惊异的抬头对叶雅言问道“叶爷爷这是怎么了?”

    叶雅言眼中含泪道“为了和那些坏蛋抗争。爷爷已经三天粒米未进了……”

    听了叶雅言的话,古小云赶忙用手指轻点在叶腾雄的印堂处,向他的体内注入了一股神农之力。慢慢的叶腾雄才缓了过来。

    “叶爷爷。您这么大的年纪,怎么能做绝食这样的事情?”古小云有些责怪的对叶腾雄说道。

    叶腾雄苦笑了一声“如果更不是迫不得已。你以为我会这样做吗?挨饿的感觉真的很痛苦!呵呵……”说完,叶腾雄活动了一下四肢,只觉得四肢轻盈,通体舒坦,浑身注满力量,比他没绝食之前,还要感觉到神清气爽。不禁满是惊异的对古小云问道“小云,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现在竟然觉得如此轻快?”

    古小云轻笑不语。

    叶腾雄用手指点了点他道“你还说你不会医术,我看你的医术只怕比任何人都要高明。好!我们走,去见武市长,解决cc病,化解这场灾难。”

    古小云摇了摇头,说道“叶爷爷,您去吧,我还有别的事要处理。”

    叶腾雄道“这怎么行呢?你不光是我的救命恩人,还救了整个北昌市的百姓。这丰功伟绩,你不来领。谁来领?”

    古小云笑了笑“还是您去吧,我先走了。”说完,不给叶腾雄挽留自己的机会。闪电般的消失了。

    望着古小云杳然的身影,叶腾雄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居功不自傲,多么好的孩子啊。”

    叶雅言却是有些担心的问道“爷爷,小云他杀了这么多人,应该不会有麻烦吧?”

    叶腾雄哼了一声道“能有什么麻烦?我们是正当防卫!如果有人要找小云的麻烦,我叶腾雄第一个不与他罢休。走,去找武市长。”

    叶雅言点了点头,搀扶着叶腾雄走出了别墅。

    离开别墅后,古小云的身形出现在飞龙集团的公司门外。飞龙集团拥有着丝毫也不逊色于帝景药业的气派总部。高楼外墙悬挂的‘飞龙集团’四个大字。个个镶金,在阳光的照耀下。煞是耀眼夺目,而且霸气十足。

    虽然郎坤已死。可是古小云却可以断定,下令绑架叶腾雄,叶雅言的必是赵严祥无疑。古小云本想严惩赵严祥,可是来到这飞龙集团,古小云的脑海中忽然闯入了赵雪舞的身影。让他的心意不禁犹豫了起来。

    以前古小云和赵雪舞在一起的时候,赵雪舞曾经不止一次,满是骄傲的对他说过,他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爸爸。可见赵雪舞对赵严祥有着怎样的父女之情。如果赵严祥出了意外,那最伤心的必定是赵雪舞。

    赵严祥是个恶人,他贪婪至极,为了钱财可以不择手段。他大逆不道,竟然可以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毒手。这样的恶人,即便是杀他一百次,也不冤枉。可问题是,惩罚了赵严祥,就意味着惩罚了赵雪舞。

    正当古小云难下决断的时候,忽然看到,赵雪舞抱着赵严祥的胳膊,蹦蹦跳跳,一路欢笑的从飞龙集团的总部里走了出来。赵雪舞美丽灿烂的笑容,赵严祥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深沉真挚的父爱,让古小云不禁发出了一声轻叹,喃喃的道“老天真是不公,像赵严祥这样的恶人,怎么会有雪舞这样的女儿?也罢!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好自为之。”说完,古小云身形一晃,离开了。

    北昌市警察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傅冰蓉和武尹秀就好像是坐在火堆上,心神一刻也静不下来。傅冰蓉频繁的抬头看表,嘴唇哆嗦着,好像是在祈祷。

    武尹秀今天将所有的公务全都推了,只一门心思的在这里等着叶腾雄的消息。话说回来,一天找不到叶腾雄,她忙也是白忙。

    “冰蓉,你找的那个人可不可靠,他能将叶老先生给我们带回来吗?”武尹秀急不可耐,张口对傅冰蓉问道。

    傅冰蓉苦笑了一声,幽幽的道“可不可靠,我们都只能看他的了。现在,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傅冰蓉的话让武尹秀的一颗心不由得沉了下来,脸上堆满了无奈和苦涩。呐呐的道“希望你那位朋友不要让我们失望。否则的话,这北昌市说不定真的就要就此成为一座死城了。”

    傅冰蓉的脑海中浮现出,正躺在病床上,苦苦的等待着解药的傅莹莹,心中一痛,眼泪差点儿没流了下来,心中不停祈祷,古小云一定要将叶腾雄给带回来。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警察里的气氛变得越发的沉闷。每个人都不说话,一颗颗心,在急剧的不安中,砰砰直跳。

    就在武尹秀快要彻底的失去耐性的时候,一声惊呼从刘威的嘴里蓦然传出“叶老先生!?”

    刘威的声音一出,傅冰蓉和武尹秀顿时激动了起来。两人同时从椅子上弹身跳了起来,循着刘威充满惊喜的目光看了过去。

    果然如她们所愿,叶腾雄在叶雅言的搀扶下,就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含笑的望着她们。

    武尹秀用力的揉搓着眼睛,生怕自己看到是幻觉。而她身边的傅冰蓉,却是带着一声充满惊喜的呼喊从她身边带起一阵香风的冲了过去。

    “叶老先生,雅言,你们终于回来了!”

    直到傅冰蓉人都冲了出去,武尹秀才回过神儿来,赶忙也跑着迎了上来。

    “呵呵……让你们大家为我们祖孙担心了,真是过意不去。”看到傅冰蓉,武尹秀那激动的神色,叶腾雄看的出来,他被绑架的这几天里,她们没少为自己担心,笑着点头说道。

    “叶老先生,您总算是回来了!您……您要是再不回来,我跳楼的心都有了。”武尹秀一个大市长,此时激动,兴奋的直要落下泪来。

    叶腾雄明白她此时的心情,也明白她肩膀上锁担负着的重担,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叶老先生,是什么人把您抓走的?您告诉我,我一定要把他们抓回来,严惩不贷!”傅冰蓉平复了一下情绪,眼中闪烁着怒火的对叶腾雄问道。

    叶腾雄哦了一声,随手从身旁的一张办公桌上取过来了纸笔,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地址,交给了傅冰蓉说道“那些坏人就在这里。”

    傅冰蓉接过地址,转头冲刘威喝道“刘威,全体出动,务必要快!一定要将这些坏蛋给我一个不少的都抓回来!溜走一个,就拿你充数!”

    刘威深知叶雅言是说的出做的到,哪儿敢怠慢,赶忙应了一声。这就要带着众警察急急的准备出发。

    叶腾雄忽然笑着说道“你们不用着急,那些坏人不会跑的。”

    傅冰蓉摇摇头,说道“叶老先生,那些绑匪见您逃了,怎么会不跑?”

    叶腾雄神秘兮兮的笑了笑,道“他们就算是想跑,那也得跑得了才行啊?实话告诉你们吧,那些绑匪,都死了。死人怎么会跑?”

    “死了?”叶腾雄的话让傅冰蓉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武尹秀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目光在叶腾雄的身上来回扫视了几眼,怎么也无法相信,叶腾雄能以这老弱之体,杀死穷凶极恶的绑匪。

    见到傅冰蓉和武尹秀的眼神中满是疑惑和怀疑,叶腾雄哈哈的笑着说道“你们干吗这样看着我,我虽然恨死了那些绑匪,但是要杀他们,我却没那个本事。”(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