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屈辱,极度的屈辱!叶腾雄这一辈子从来也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一行浑浊的老泪,顺着他脸上的沟壑,缓缓的滴落了下来。

    双手颤抖的从郎坤的手里,将饭碗接了过来,和着泪水,一口一口的吞咽着。丝毫也感觉不到饭菜的香甜,唯有眼泪的苦涩。

    “哼!现在是让你吃饭,又不是让你吃毒药,你tmd这幅表情,做给谁看那?”郎坤一声冷哼,猛然飞起一脚,将叶腾雄手里的饭碗,踢在了地上,米饭洒了一地。

    叶腾雄愤怒的抬头看向郎坤,郎坤喝道“看什么看?把地上的饭给我捡起来吃掉,一粒也不准剩!”

    叶腾雄的身体不禁颤了一颤,满是愤怒的道“你这样羞辱一个老人,觉得很威风吗?”

    郎坤冷哼了一声,嘿嘿的邪笑着道“谈不上威风,可是感觉不赖!你这个老家伙,无端端的闹绝食,害的我在老板面前,挨了一顿耳光,我要是不从你身上找回来,我会很不爽!给我吃!”

    “爷爷,不要!爷爷……”叶雅言忍不住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郎坤几步蹿上前去,一把扼住了她的脖颈,冷酷的道“你这个臭丫头,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住手!”叶腾雄怒吼了一声,脸色铁青的道“我按你说的做,可不准你再伤害我孙女儿!”

    “哈哈哈……好啊!让我瞧瞧,大名鼎鼎的叶腾雄,是怎么样像一条狗一样的吃饭。”郎坤仰天大笑了起来,其状张狂恶毒至极。

    “只怕要让你失望了。”郎坤的笑声还没停歇,一个冰冷的嗓音,便幽幽的响遍了整个房间。

    郎坤心里一沉。转头望去,不知何时,古小云一脸冰霜的出现在那里。眉宇之间罩满了冰冷至极的杀意。

    一见到是古小云,郎坤顿时失色。使劲儿的揉起自己的眼睛,好像让将古小云从自己的眼睛里揉掉一般。

    “别揉了,再揉就瞎了!”古小云冷冷的道了一句,向前迈出了几步。

    “小云!”见到古小云神兵天降,叶腾雄和叶雅言无不心神振奋,惊喜交加,同时喊了起来。

    古小云冲两人点了点头。看向架住叶雅言的两个汉子,冷冷的喝道“还不把人放开?”

    “不能放!”郎坤一声惊呼。冲到了叶雅言的面前。对着古小云吼道“小子,你是很厉害,可是这个女人在我的手上,我看你敢我动我一根汗毛?”

    古小云的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了郎坤一眼,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很厉害,莫非你认识我?你到底是谁,把‘遮羞布’给我摘下来!”

    古小云一声怒吼,把郎坤吓的连打了几个哆嗦。古小云的威势还真不是盖的。

    “我……”郎坤不经意的一句话,差点儿在古小云的面前露了自己的身份。赶忙做出一副凶恶的模样。吼道“我是谁,管你屁事?你给我听着,马上退出去。否则我就宰了这丫头!”说着,郎坤从腰间拔出了匕首,抵在了叶雅言颈间粉嫩的皮肤上。

    古小云:“有胆子你就试试看!她活不了,你也活不成!”

    郎坤冷笑了一声,幽幽的道“你少吓唬我,我可不是被吓大的。给我让开,让我走!”

    “哼!今天包括你在内,有一个算一个,谁也别想从这里走出去!你要是想死得痛快一点儿。就把人给我放了!”古小云面色一般,房间里的气温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郎坤的心里虽然极度的害怕。可是却十分清楚,叶雅言是他此时唯一可以利用的筹码。放了叶雅言,那就真的没活路了。

    “看来,我不动点儿真格儿的,你还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说着,郎坤猛然挥起匕首,向着叶雅言花儿一般娇艳的面容上划了下去。

    “呀!”只觉得耳边冷风嗖嗖,叶雅言害怕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将眼睛闭了起来。

    然而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意料中的剧痛,始终没有来临,让叶雅言惊疑不定的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一看,叶雅言愣了住。只见郎坤就如同中了定身咒一般,呆呆的僵立在那里,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光秃秃的把儿,而匕首的锋刃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叶雅言奇怪极了,下意识的转头向叶腾雄望去,只见叶腾雄的表情和郎坤一样,此时目瞪口呆,动也不动。

    正当叶雅言不明所以的时候,郎坤怀揣着无比的恐惧,望着古小云,呢喃着问道“刚才……刚才那道红光,到底是……什么东西?”

    叶雅言刚才恐惧的闭上了眼睛,所以没能看到。当郎坤的匕首即将刺破叶雅言面颊的一瞬间,一道红光从古小云的手里直射而出,正中郎坤手里的匕首。在红光的包裹下,寒光闪烁的匕首,竟然缓缓的消融,直至无影无踪。

    这诡异的情景,是郎坤做梦都不曾梦到过的,因此才会如此震惊,仿佛傻了一般。

    郎坤的心狠手辣超过了古小云的想象,如果不是他身怀异能,此时叶雅言的脸只怕已经被郎坤给弄花了。

    女人的脸是女人的第二生命,这比杀了叶雅言还要狠毒。古小云身上的杀气骤然喷发,就如同有一股无形的龙卷风在房间里席卷。

    那两名抓住叶雅言的汉子首先支撑不住,齐齐的发出了一声充满恐惧的吼声,逃命也似的向房间外狂奔。

    “想走?做梦!”古小云身形犹如鬼魅般的连闪几下,随后又回到了原地。而那两个大汉,就好像是约好了一样,砰的一声,同时栽倒在了地上。

    “别……别过来,我……我会杀了她的。”看到古小云出手果决,郎坤的脸色大变,浑然忘记了手里握着的不再是锋利的匕首,而是无用的刀把儿。

    用胳膊紧紧的箍着叶雅言的脖子,将她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面色充满惊惧的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古小云好像没有听见他的威胁,郎坤后退一步,他便跟上一步,锐利迫人的目光,始终不离郎坤。(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