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堂规森严!
    

    潜龙堂总部庄园,一间顶级奢华的客房内。

    望着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古小云,秦五爷的脸上写满了感激,同时也布满了担忧。已经足足过去了一天了,可古小云还在沉睡,一点儿也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李子新为古小云里里外外的检查了n遍,摇了摇头,说道“他的身体没有问题,我想他只是太累了。”

    “李医生,依你看,他还会睡多久?”

    李子新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这我还真不敢说。如果是换做普通人,即便是再累,睡他二十四小时,也应该醒过来了。可是这位小兄弟显然不是常人,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将已经断气的老夫人又重新救活的,所以我也不知道。”

    秦五爷轻叹了一声,说道“小兄弟为了救我的母亲,变成了这样。就算是他一辈子再也醒不过来了,我也一定会照顾好他。”

    李子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不过在他的心里,甚至比秦五爷还希望古小云能早点儿醒过来。秦老夫人的最后一口气,是他亲眼看着咽下去的。他实在是很想知道,古小云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秦老夫人从鬼门关里又抢了出来。

    “堂主,马副堂主带到!”一个潜龙堂的弟子走了进来,凑到秦五爷的耳边禀报了一句。

    秦五爷的眉头立即一轩,一甩手走出了客房。

    潜龙堂所在的庄园,有一处专门的刑堂。凡是潜龙堂内犯了堂规的弟子,都会在这里接受处罚。马登科是潜龙堂的副堂主,同时也分管刑堂,不知道在这里处置了多少曾经犯了堂规的潜龙堂弟子。只是马登科从来也没想到,有一天。他自己竟然也会被带到这里,接受刑罚。

    想起潜龙堂的严苛堂规和残酷刑罚,马登科就会忍不住如筛糠一般的颤抖起来。斗大的汗珠。不停的顺着他的脸颊儿滑落。

    一见到秦五爷寒着脸来到,马登科立即噗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嘴里连声恳求着“堂主饶命,堂主饶命啊!”

    秦五爷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到大堂正中的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马登科,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吗?”

    秦五爷这一问,马登科立即将头低了下去,心虚的道“知……知道。”

    砰!秦五爷一巴掌拍在了椅子的扶手上,只吓得马登科打了个哆嗦。

    “好你个马登科!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假借我的名义,在外面胡作非为。败坏我潜龙堂的声誉。你该当何罪?”

    “五爷!”马登科立即放声嚎啕起来“五爷,我……我也是为了潜龙堂啊,绝对没有一点儿的私心。五爷,我对您,对潜龙堂那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鉴。求您,看在我以前为您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您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五爷!”

    马登科这些年跟着秦五爷。南征北战,的确为秦五爷立下过不少的汗马功劳。秦五爷也一直将他视作左膀右臂。如今要处置他,心里也有些不舍。可是他答应了李董事长。一定要给李董事长一个交代。这马登科,他是不办也得办了。

    心里权衡了再三,秦五爷沉声道“马登科,按照堂规,你的罪过,应当打断双腿,逐出潜龙堂,可是看在,你跟随我多年。对潜龙堂的确曾经立下不少功劳,我就酌情减轻对你的处罚。断你一臂。抵你双腿!”

    “啊?堂主,我的左臂已经废了。如果您再断了我的右臂,那我……我就一条胳膊也没有了。堂主开恩,堂主开恩那!”马登科一听,魂儿差点儿都吓飞了,赶忙趴在了地上,连连磕头道。

    “住口!我话还没说完呢!”秦五爷一声怒喝,将马登科的苦求声给喝了住。

    秦五爷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叹息了一声道“你犯了堂规,我若是不罚你,其他兄弟肯定不服。会说我秦五爷一碗水端不平,更何况,你确实该罚。可是你说的也对,你现在已经失去了左臂,我再打断你的右臂,我也于心不忍。另外,虽然你擅自做主,可是你去帝景药业,毕竟是奉了我的命令,而且你犯下这样的罪过,我也有管教不严的责任。”

    沉默了片刻,秦五爷猛然喝了一句“拿刀来!”

    一名潜龙堂弟子立即快步,双手奉上了一把闪烁着锐利寒光的匕首。

    秦五爷右手握着匕首,左手猛的撕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犹如岩石一般坚硬的胸膛。

    “五爷,您要做什么?”马登科的心中一惊,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

    秦五爷的表情不似先前那般严厉,缓缓的道“登科,这些年来,我不光视你为我的属下,更将你当成是我自己的兄弟。你知道吗?”

    马登科赶忙点了点头。

    秦五爷接着道“做弟弟的犯了错,做兄长的理应代其受过!我不能让你同时失去两只胳膊,又不能置潜龙堂的堂规于不顾,这一刀只有我替你受了!”

    马登科一听,眼泪顿时夺眶而出,跪着来到了秦五爷的身前,抱着他的腿,大声的说道“不!一切都是我的错,应该受到惩罚的人是我!五爷,您就动手吧。这一辈子,能做您的兄弟,哪怕是两只手都没了,我也高兴!五爷,您来吧,我马登科好歹也是条汉子,绝不能让您替我受过!”

    秦五爷摇了摇头,说道“只要你以后,能堂堂正正的做人,再也不给我潜龙堂丢脸,这一刀我挨的值!”说完,秦五爷便向着自己的胸口狠狠的刺了下去。

    “不要!”马登科鱼跃而起,用右手紧紧的握住了秦五爷的手,泪如泉涌的道“五爷,您能这么待我,我已经很满足了!您别担心,我不会怪您的,您就砍断我的胳膊吧,这是我应得的惩罚,我认!”

    “登科……”秦五爷的眼中也不禁罩上了一层雾气。

    “堂主,胳膊断了,只是痛一时。可若是让您替我受过,那我的良心将会痛一辈子!您就成全我,这条胳膊,我……我不要了!”马登科流着泪的大声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