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化身保安!
    

    第一百三十二章化身保安!

    手机脱手掉在了地上,吴芳菲的惨叫声随之扬起。白净的面容上,布满了冷汗和痛苦,眼泪不停的在眼圈里打转儿。

    好一个马登科,心狠手辣,让人发指。就连吴芳菲这样一个柔弱惹人怜爱的女人,他都能下得去如此毒手,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恶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芳菲!”见到吴芳菲受到如此伤害,李曼琼心中倍感痛惜。猛的扑上前来,使劲儿的捶打着马登科的手。

    马登科哼了一声,将手松了开,冷冷的道“敢在我马登科的面前耍花招,只废掉你的一只手,算是便宜你了。”

    “混蛋!畜生!”看到吴芳菲痛的直要晕了过去,李曼琼心中好不愤怒,冲着马登科连声怒骂道。

    马登科没有理会李曼琼,高傲的将头摆到了一边。

    办公室外传来一阵阵呵斥声,那是潜龙堂的打手在喝骂李曼琼的员工。其中时不时的还会传来一两声痛苦的呻吟和惊呼声。

    “马登科,你们潜龙堂太无法无天了,难道就没有人能够制的了你们了吗?”李曼琼气恼的吼道。

    马登科阴阴一笑,说道:“有!当然有!可我们潜龙堂也不是小角色,不是什么人想踩就能踩一脚的。还有,我们是亡命徒,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有本事你就一次整死我们,可你要整不死我们,死的就会是你们!嘿嘿……像你们这样有钱有势的人,可比我们惜命多咯。我们敢拼,你们却拼不起!所以,我们潜龙堂今天吃定你了!”

    “马爷!”李曼琼的办公室被人粗暴的踢了开,一行十几个流里流气的混混,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家伙,嚣张的闯了进来。

    马登科整理了一下西服,对李曼琼笑吟吟的道“李董,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您还是自愿跟我们走吧。”

    “董事长,不能去啊!”吴芳菲一脸焦急的对李曼琼说道。

    李曼琼轻蹙了下娥眉,目光冷冷的瞪着马登科,道“放心!他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们李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马登科冷笑了一声,没有将李曼琼的话放在心上,一伸手道“请吧,李董?”

    如今马登科占尽了上风,李曼琼别无他法。无奈之下,正准备跟马登科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对不起,我们李董公事繁忙,没有工夫招待你们这些混混,哪儿也不去!”

    “嗯?”马登科的眉头一皱,眯着眼睛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穿着帝景药业保安制服的男人,稳如泰山般的站在那里。大盖帽的帽檐压的很低,遮住了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真切的脸。

    “帝景药业的小保安?”马登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脸上满是轻蔑。

    轻轻的挥了挥手指头。一个潜龙堂的打手,立时挥舞球棒,向着那保安的头上狠狠的砸了下去。

    那保安仿佛是下意识的,抬起了右臂,想要用右臂将球棒挡住。

    “白痴!你以为你的胳膊是铁做的?”那混混见了,狂笑了一声,球棒下落的势头更急,带起的破风声也更锐利。

    “砰!”球棒和保安的胳膊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紧跟着咔嚓的一声脆响传来。众人都以为断的是保安的胳膊,可是事实却让他们大跌眼镜。

    那保安的胳膊安然无恙,断的却是胳膊粗细的球棒。球棒一段两截儿,一截儿握在虎口爆裂,满是鲜血的潜龙堂的混混手里。另一截儿则高高的弹起,重重的砸在了天花板上,在天花板上留下了一块拳头大小的凹印。

    那潜龙堂的混混手里握着断了的球棒,脸上满是惊愕,嘴巴半天都合不拢。正在拼命的想要找一个可以说的通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的他,并没有注意到,保安的眼神在此时闪过了一道冷光。

    “砰!”又是一声闷响穿来,保安的腿犹如九天雷动,不知从何而起,狠狠的抽在了那混混的面颊上。

    鲜血夹杂着森白的断齿,四处狂飙,那混混的身形就犹如被打飞了的棒球,一直飞出了李曼琼的办公室。

    众潜龙堂的打手无不惊愕万分,一个个愣在了当场。马登科则眼睛一眯,脸上涌起了一股深沉的凝重。目光幽幽的在保安的身上来回扫视。

    李曼琼和吴芳菲都不知道,原来帝景药业里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保安。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时将目光投向了老罗。

    哪儿知道老罗也是一脸的迷惘,望着眼前的保安,心里充满了陌生。帝景药业的保安并不多,一直都有老罗统领,每一个他都十分的熟悉,熟悉到能清晰的分辨出他们的脚步声。眼前的这个保安,虽然穿着帝景药业的制服,但是老罗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他绝对不是帝景药业的保安。

    古小云扶了扶大盖帽,让帽檐尽可能的遮住自己的脸,之前救人心切,让他没来得及运转神力,改变容貌,所以只能如此将就了。

    “小子,看不出来你还练过。”古小云踢飞混混的那一腿,讯若闪电,势不可挡,这让马登科很是有些忌惮。作为行家的他,心里很清楚,要踢出这样强横的一腿,没有深厚的功力做支撑,绝对做不到。

    更何况,古小云站在那里,就仿佛被一团迷雾包裹着一样,让马登科丝毫也看不透他的深浅,这就让马登科不能不更加小心了。

    “那位小姐的手是你拧断的?”古小云指了指吴芳菲,嗓音冰冷的对马登科问道。

    “是我,怎么样?”马登科的眉头一皱。

    古小云轻哼了一声,又指了指老罗,道“这位老人家也是你打伤的?”

    “是!”马登科又点了点头。

    “那好!今天你要么留下一只手,要么死!”古小云的口气听起来很随意,可是传进马登科的耳朵里,落在他心上,却让马登科的心中一颤,化作了一道莫名的寒意。

    “小子,你口气挺大的!知道我是谁吗?”马登科长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不安,沉声问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