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赵严祥的另一面!
    

    第一百二十八章赵严祥的另一面!

    赵严祥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满脸凝重的对赵雪舞说道“雪舞,这事关系到你和晓峰的声誉,可不能乱说啊。”

    “爸!您为了讨好杜家,也不用这样吧?您都说了,这事情关系到我的声誉,我又怎么会乱说?”赵雪舞好不伤心的冲着赵严祥嚷道。

    “郎坤!事情是不是这样,你说!”赵严祥一声怒吼,瞪向了郎坤。

    郎坤皱起了眉头,嗫嚅着道“我……我也不清楚。”

    “混账!你怎么会不清楚?小姐不是你救的吗?”赵严祥怒声斥道。

    郎坤不知道该说怎么解释,直急的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老板,我们……还是出去说吧。”郎坤看了一眼赵雪舞和杜太太,对赵严祥低声说道。

    看郎坤似乎是有难言之隐,赵严祥默不作声的走出了病房,郎坤急忙随后跟了出去。

    在病房外,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赵严祥沉声道“现在可以说了!”

    “嗯……老板,其实救小姐的不是我,而是那个将老爷子救走的小子。我们奉您的命令跟踪他,准备找个机会将他抓住。就一直跟他到了一个疗养村。我们当时并不知道那小子去疗养村的目的是什么,直到他识破了我们的身份,将小姐交给我的时候,我才猜到,他是跟着小姐去的疗养村。我想小姐一定是在疗养村里遇到了什么,是那小子将小姐救了出来。”

    “那个疗养村不会是杜家的那个吧?”赵严祥的眉毛一挑,问道。

    郎坤点了点头,道:“正是!”

    听了郎坤的话,赵严祥基本上可以确定,赵雪舞说的是真的。一股怒火立时在赵严祥的心头燃烧起来。

    就算他希望借助杜家的势力,可也不会任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人欺负!

    “杜晓峰,你个王八蛋!”赵严祥恨恨的骂了一句,脸色铁青的回到了病房。

    “雪舞,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里,爸爸给你找一家更好的医院!”回到病房,赵严祥看也没看杜太太一眼,对赵雪舞说道。

    “爸……”看到赵雪峰的脸色不对,赵雪舞诧异的喊了一声。

    赵严祥满是愧疚的说道“雪舞,爸爸不该不相信你!你放心,爸爸一定给你讨回个说法!”说着,赵严祥脸色冰冷的扫了杜太太一眼。

    这一眼让杜太太的心中不禁一凉,满是紧张的问道“赵先生,您该不会也认为是晓峰欺负了雪舞吧?”

    “哼!”赵严祥重重的发出了一声冷哼,冲杜太太说道“杜太太,希望你儿子能早点儿好起来。因为我还等着找他算账!”

    “赵先生,您……”杜太太看到赵严祥那冰冷的眼神,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雪舞,我们走!”赵先生瞪了杜太太一眼,将她到了嘴边儿的话硬生生的瞪了回去。将赵雪舞从病床上扶了下来。

    听了赵严祥的话,赵雪舞的心中好不高兴。在赵严祥的心里,她的地位终究要比事业更高。

    “嗯!”赵雪舞重重的点了点头,笑着抱住了赵严祥。

    杜太太满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只能等着杜一亭回来,再从长计议了。

    将赵雪舞接出了这家医院,赵严祥坚持要将赵雪舞送到另外一家更好的医院去。

    赵雪舞不肯,抱着赵严祥的胳膊撒娇的说道:“爸,我没事儿!杜晓峰那畜生并没有占到我的便宜。”

    “真的?”赵严祥的精神一振,问道。

    赵雪舞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说起来,还得感谢郎坤!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恐怕就真的要被那畜生得逞了。”

    看到赵雪舞向自己投来了感激的目光,郎坤一阵心虚,难得的连长满络腮胡的脸都红了。

    赵严祥点了点头,立即道“郎坤,你这次立下了大功,我会重重的赏你!”

    “谢谢老板!”郎坤听赵严祥这么说,立时明白赵严祥是不想让赵雪舞知道真正救她的人是谁。也是,如果让赵雪舞知道真正救了她的人,正是赵严祥要对付的人,其中必定又会生出许多麻烦。

    赵严祥怜惜的握紧了赵雪舞的手,满是愧疚的说道“雪舞,爸爸有眼无珠,差点儿就把你推进了火坑,你……不会怪爸爸吧?”

    赵雪舞将脑袋靠在赵严祥的胳膊上,笑着说道“怎么会呢?爸爸您这么疼我!”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

    “对了爸,您这次得罪了杜家,杜家会不会对付你啊?”赵雪舞有些紧张的问道。

    赵严祥哼了一声道“这次是杜家理亏,我不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就烧高香了!再说了,虽然杜家的势力很大,可我们赵家也不差。杜一亭要是真的敢胡来,我就跟他拼了!”

    “爸,让你为我牺牲这么多,我……我真的有些……”

    赵严祥摸了摸赵雪舞的头,说道“你这傻丫头说什么呢?我是你爸,你是我唯一的女儿,而且我答应过你妈妈,要好好的照顾你。我可以对任何人食言,但对你妈妈,不行!”提起赵雪舞的母亲,赵严祥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爱意。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的人,竟然也会如此执着于爱情。

    赵雪舞不说话了,紧紧的靠着赵严祥,就好像一艘单薄的小船,远离了海洋中心的滔天骇浪,停靠在宁静的港湾,心里充满了安全感。

    “雪舞,你不想去医院,不如我送你回家吧?”赵雪舞语气轻柔的对赵雪舞说道。

    赵雪舞想了想,说道“不了,我还是直接去学校吧。一个人在家里呆着也没意思。对了,爸,爷爷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赵严祥的眉头一皱,咳嗽了一声道“应该……就快了!郎坤,掉头,去北昌大学!”

    “好嘞!”郎坤大声的应道。

    将赵雪舞送回了北昌大学,赵严祥对郎坤沉声说道“阿坤,以后在小姐面前,说话注意点儿,千万别说漏了嘴!要是让小姐知道,救她的人不是你,你就死定了!”

    “是老板,我记住了!”郎坤心里一颤,赶忙点头说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