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贱男木仁!
    

    第一百零六章贱男木仁!

    “金寒清,你还敢来,混蛋!”一见到金寒清,武美璇立时火冒三丈,噌噌几步,冲上前来,扬手就像金寒清的脸上扇了过去。

    金寒清一惊,下意识的头向后一仰,武美璇的巴掌立时落到了空处。

    “嗨呀!你还敢躲?”金寒清不躲还好,这一躲,武美璇更是恼火,紧跟着又高高的抡起了胳膊。

    “璇姐,璇姐,别啊,这是怎么了,我没招您吧?”见武美璇动真格儿的了,金寒清有些惊慌,赶忙躲到了离武美璇远远的地方。

    金寒清是空手道社的主将,身手很是不赖,武美璇追了半天,只将自己追的气喘吁吁,也没能追上金寒清。

    正好在这个时候,华云珊,朱萍和薛影从楼上下了来,一间这副情景,赶忙拉住了越来越狂暴的武美璇。

    金寒清可怜巴巴,一脸委屈的望着朱萍,问道“阿萍,璇姐这是怎么了?快来救命啊!”

    看到金寒清一脸的可怜样儿,朱萍的心中不禁一软,可一想到那封信,脸色一变,悲愤的瞪了金寒清一眼。

    这一眼直把金寒清瞪的心中一惊一凉,赶忙向着朱萍靠近了几步,紧张不已的问道“阿萍,出什么事了?”

    “岂有此理!亏你还有脸问,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们阿萍?就算你不喜欢阿萍,你可以和她分手,也不必这样侮辱她吧?你真是太过分了!”华云珊向来很温柔,极少动怒,可是今天,也是绷起了面孔。

    “我……我怎么会不喜欢阿萍,你们在说什么呢,我都糊涂了!”金寒清的脸上满是迷惘和焦急。

    见华云珊,武美璇,薛影三个都不理自己,金寒清看向朱萍,急声问道“阿萍,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朱萍满脸的悲伤和幽怨,喃喃的道“你在信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缠着你。”

    “阿萍你在说什么呢?什么信?什么说的清楚?我怎么什么都不明白?”金寒清看来是真的很在乎阿萍,那种焦急的神色,是装不出来的。

    武美璇狠狠的哼了一声,道“我刚才真不该撕了那封信,否则就甩在你的脸上,看你还会不会在这里装糊涂!”

    “璇姐,阿萍,你们相信我,我根本就没有写过什么信,这一定是误会!”金寒清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说你没写过那封信?”朱萍四女愣了一下,满是诧异的望向金寒清。

    金寒清赶忙摸着胸口,发誓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信的事,如果我说的是谎话,就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见金寒清都发誓了,朱萍,华云珊,薛影,武美璇四女无不愣了住,心中满是疑团。

    “哈哈哈……金寒清,又在这里和你的胖妹现眼呢?”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大笑,一个衣着光鲜,可长相却让人有些不敢恭维的男生,走了过来。

    见到这男生,金寒清的脸立时冷了下来“木仁,这里没你的事儿,走开!”

    那被金寒清叫做木仁的男生,冷笑了一声,撇嘴道“金寒清,本来你和这胖妞儿的事儿我懒得管,可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这胖妞儿虽然是胖了点儿,可胖又不是罪过,你身为一个男生,怎么能这样羞辱人家?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放屁!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我就宰了你!”金寒清的脸冷的吓人。

    “金寒清,你既然敢做,我为什么不敢说?小胖妞儿,今天我替你做主,帮你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木仁大大咧咧的冲着朱萍说道。

    “混蛋!你一口一个小胖妞儿,说谁呢?”朱萍的心里本来就够难受的了,再被木仁这根搅屎棍儿一搅,刚刚憋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任何一个女生,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男生一口一个小胖妞儿的叫着,都是一种自尊心的极大伤害,更别说木仁的脸上还写满了不怀好意。

    “武美璇,我先前说过了,胖不是罪过。朱萍虽然是胖的让人有些,啧啧……怎么说呢,有些惨不忍睹,让人恶心,你们别怪我,我说话向来都这么直,不会拐弯抹角,原谅原谅,呵呵……”

    木仁刺耳的话语和让人痛恨的贱笑声,无疑是给朱萍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只见朱萍脸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直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八蛋!”见朱萍受到木仁如此的侮辱,金寒清再也忍不住了,一声怒吼,飞起一脚,便向着木仁的胸口狠踹了过去。

    木仁的长相虽然不怎么地,但是身手还是不错,见金寒清的这一脚,势猛如虎,木仁的胸口一缩,动作轻盈的跃到了一旁。躲了过去。

    “嘿嘿……金寒清,实话告诉你,朱萍收到的那封信,是我让人模仿你的笔迹写的!”

    木仁此话一出,金寒清更是如同被点燃了的爆炸,眼看着就要炸了开,咬牙切齿的吼道“你说什么?”

    武美璇,薛影,华云珊,朱萍四女,也无不吃了一惊,将愤恨的目光投向了木仁。

    木仁此时已经犯了众怒,却还不自知,一副洋洋自得的道“金寒清,你就不要再装了,信虽然是我写的,可是信上的每一个字,都是你的真心话,我说的没错吧?不过也是,像这样一个肥胖如猪的女人,你作为我们北昌大学榜上的校草,怎么可能会喜欢?当时可能是为了尝个新鲜,一时冲动,这也是正常的。可是没想到这胖丫头,食髓知味,竟然缠上了你,而你又自持身份,不好意思甩了她。我这样做,是在帮你的忙啊!”

    “住口!你这个贱男,今天我不废了你,我就不是金寒清!”木仁的一番话,将金寒清的怒火,彻底的激发了起来,双拳犹如怒龙穿云,狠狠的向着木仁砸了过去。

    木仁的脸色忽然一肃,道“金寒清,我早就想跟你打一场了,你却一直不给我机会,今天我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来,战吧!哈哈哈……”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