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喜不自胜!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七十一章喜不自胜!

    不久前,傅冰蓉还是一副凶巴巴,冷丢丢,好像恨不得吃了青皮的模样,转眼间的工夫便喜笑颜开,和颜悦色,好像换了个人似的,这让青皮吃了一惊,满是诧异的转头看向了古小云。

    古小云此时直想哭,从这一刻起,他算是卖给傅冰蓉了,傅冰蓉能不乐吗?

    “对了小云,我以后有事的话怎么联系你?”傅冰蓉现在对古小云的称呼都改了,显得好不热络。

    古小云看了一眼青皮,说道“我没有行动电话,你要找我的话,就给青皮打电话吧。”

    “你没有手机?那多不方便啊!刚好我这里有一个多余的,你拿着吧!”傅冰蓉从车里拿出了一个崭新的手机,塞进了古小云的手里。

    “哇塞!这还是最新款的呢!”看到傅冰蓉给古小云的手机,青皮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一脸的艳羡。

    “无功不受禄,这恐怕有些不大好吧?”古小云拿着手机,犹豫的说道。

    “什么好不好的,我们俩儿谁跟谁啊?咯咯……我先走了,以后电联!”说完,傅冰蓉便跳上了车,一溜烟儿的消失在远方。

    “古老大,你到底对她说了些什么,她怎么……”青皮此时是一脸的惊异和好奇。

    古小云苦笑了一声,“没什么,我们回去吧!你爸妈正担心你呢。”

    见古小云一脸的苦恼,青皮的心里存下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见青皮平安无事的被古小云带了回来,青皮的父母和薛劳飞这才放下了心。

    交代了青皮,明天早点儿到薛家去找他,古小云拒绝了青皮父母的热情挽留,独自回到了薛家。

    一回到薛家,古小云正好看到薛一德正陪着老者聊天儿。看那老者的神情,已经不似先前那般迷瞪,精神也稳定了许多,已经能和薛一德进行一些简单的交谈。看来,这几天薛一德在他身上下的工夫,并没有白费。

    现在古小云已经可以确定这老者正是赵严祥的父亲赵魁。在赵魁执掌飞龙集团的时候,赵家和李古两家的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在古小云小的时候,赵魁也曾抱过他。可是后来,赵魁逐渐将飞龙集团交给了赵严祥,自己隐居到幕后,和古小云就没怎么再见过。再加上古小云失踪三年,对赵魁的印象就更加模糊了。

    想到赵魁曾经亲手抱过自己,对于他的事,古小云就更不能袖手旁观了。只是有一点,古小云现在还不明白,种种迹象表明,将赵魁弄到今天这般田地的人正是赵严祥,可赵严祥是赵魁的亲生儿子,他为什么会下这样的毒手?在这个谜团没有解开之前,古小云不敢冒然的去接触赵严祥,眼下只能暂时忍耐,择机而动。

    “小云!”见古小云回来,薛一德赶忙将他招呼到了身边,说道“小云那,今天我师父又给我打电话了,说在北昌市,又发现了几个cc病人,他担心,这种奇怪的疾病,正处于大规模爆发的边缘。可是他遍阅了几乎所有的医典,也没有找到一例类似病症的记载。他现在不得不将希望寄托在《九黎内经》上,因此很想知道,《九黎内经》现在翻译的怎么样了?”

    古小云哦了一声,回答道“前面关于药草的部分,我已经翻译完了。不过后面关于临床病例,以及医理药理的部分,因为我对这方面了解不多,所以翻译的会慢一些。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概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要这么久吗?”薛一德眉头一皱的问道。

    古小云点了点头,道“《九黎内经》字字珠玑,而且这又是用药治病,翻译错了一个字,就有可能损人性命,我不得不慎重。再加上我本身对医理就不精通,所以理解起来,就更不能不深思熟虑了。”

    听了古小云的话,薛一德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这样做,也是对的。小云,你的千叶菊也种上了,而且长势喜人,这一个月,你就将精力都放在翻译《九黎内经》上吧。争取尽快将其翻译出来!”

    “我会的!”古小云点了点头。让薛一德和赵魁继续聊天,自己转身回了房间,去翻译《九黎内经》去了。

    傅冰蓉从古小云这里拿到了莹莹继续的药材,急急的返回了医院。

    见到傅莹莹在叶雅言的照顾下,情况还算不错,一直提着的心,这才落了地。

    将从古小云那里拿到的药材拿给了叶雅言看,叶雅言心中一动,满是惊异的望着傅冰蓉,急声问道“蓉姐,你见到他了?”

    “他?你说他是谁啊?”傅冰蓉笑眯眯的明知故问道。

    叶雅言小嘴儿一嘟,叹息了一声,道“管他是谁,都和我没关系了。”

    “怎么会没关系呢?他可是托我问候你哦!”

    叶雅言的脸上立即掠过一片惊喜的神色,喃喃的问道“真的?”

    傅冰蓉笑嘻嘻的说道“那当然了!难道蓉姐我还会骗你不成?嘻嘻……”

    “他……他是怎么说的?”叶雅言的脸上多了一抹诱人的羞红,低着头,声若蚊蚋的问道。

    傅冰蓉笑着说道“反正你都说他和你没关系了,你还管他说什么干嘛?”

    “蓉姐,你……”叶雅言被傅冰蓉逗的一张笑脸儿更是通红,只仿佛要滴出血来了。

    傅冰蓉被叶雅言的羞样儿逗的咯咯的笑了起来,道“小云跟我说了一句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帮我参详参详,分析分析?”

    “蓉姐,您就快说吧!”叶雅言着急了,连声催促道。

    傅冰蓉这才慢条斯理的道“小云他告诉我说,他只是一个山村里的穷小子,哪儿有什么身份?雅言,你说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听了傅冰蓉带回来的这句话,叶雅言直可以用喜不自胜来形容,如果不是当着傅冰蓉的面儿,她都要跳起来了。

    看到叶雅言那高兴的样子,傅冰蓉笑着道“看来你已经明白小云的意思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幸福这种东西,可是全凭自己掌握的,你看着办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