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7章 潜伏的汉奸
    融和。并非消失。

    如果消失的话,君苍生这一具骨骸炼制出来的天兵神将,就跟其他的天兵神将没什么差别了。

    淬炼的过程持续了整整十天,自从隋戈开始批量生产天兵神将之后,这大概是花费时间最长的一次了,每当君苍生骸骨中的意志支撑不住了,隋戈就会减弱九阳真火焰,并且用墨魇莲净化和温养其骨骸中残存的意志,让其意志不断被淬炼,但却始终不会消失。

    骨骸之中残存的意志被隋戈“折磨”了半月之后,终于屈服了,跟天兵神豆的意志彻底融和,变成了一个特别的天兵神将。这个天兵神将,有一部分君苍生的意志,但却又不完全是君苍生,至少他对隋戈是十分地忠心。

    “记住,你的名字叫君杀生,你的任务,就是斩杀一切叫君苍生的家伙!”

    隋戈向眼前这个新诞生的天兵神将吩咐道,这个家伙对隋戈的命令当然是无条件服从,连忙恭敬地半跪在地,信誓旦旦地说道,“主人放心,我会斩杀一切叫君苍生的家伙!”

    “很好!而我,会全力栽培你!”隋戈说道,“甚至,赐予你彻底超越散仙的力量!”

    这一具神魔骨骸已经真正的神魔骨骸了,只要隋戈赐予他足够的至尊仙气的话,再让他渡过仙劫,那么这家伙就会成为真正的仙界天兵了,拥有真仙的力量了。

    而足够多的至尊仙气,隋戈的确有办法提供给他。

    这个君杀生,隋戈肯定会将他跟傲天大圣一样培养,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另外,让隋戈感觉稍微有些诧异的是,这君杀生照理说保留着君苍生的一些意志,但是他提及君苍生这个名字,他却明显表现出“极度憎恨”的杀气,就像是君苍生是他的杀父仇人似的。

    “你知道君苍生是谁么?”隋戈好奇地问了一句。

    “主人,我也不知道君苍生是谁,但是听见这个名字,我就对其恨之入骨!”君杀生说道,“君苍生,他一定对我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主人放心,我一定会将其彻底斩杀的!”

    “我相信。”隋戈说,“不过,君苍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你要狠命提升修为才行。”

    “只要有主人成全,我一定会杀了他!我一定能杀了他!”君杀生说道,“我会让他死在我的六道轮回剑之下!”

    说着,隋戈就看到君杀生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黑色的邪恶长剑。

    这就是君苍生的六道轮回剑。

    这一柄剑,最早被隋戈斩杀的那位君苍生有;之前见过的君苍生手中也有;而这个君杀生,手中居然也有一柄。看来,这一柄六道轮回剑,就跟君苍生一样冤魂不散。

    “主人,莫非你见过这六道轮回剑不成?”君杀生忍不住问道。

    隋戈点了点头,并不隐瞒,因为他根本不用担心这个君杀生背叛自己,君杀生是根本无法背叛他的。所以,隋戈告诉了君杀生事实真相:“君苍生,他也有一柄这样的剑。”

    “不可能!这柄剑是属于我的,君苍生没有资格动用它!”君杀生愤怒了地说道。

    “所以,你要杀了他,夺取他的剑。”隋戈说,“很显然,你手中的六道轮回剑并不完全,所以你要杀了他,才能让六道轮回剑的力量完全恢复。”

    “是的,主人。”君杀生连连点头,“我一定要杀了他!”

    “好了,你先去修行吧,要杀君苍生,你的修为境界还需要加强。”隋戈吩咐说。

    “是。”君杀生点头,顺从地被隋戈收入了鸿蒙石中修炼去了。

    隋戈造就了一个君杀生之后,暂时放下了君苍生的事情,他本以为君杀生可以给他提供更多有用的线索,但是君杀生显然让隋戈有些失望,成为了君杀生之后,这家伙显然没有保留多少有用的记忆,唯一的记忆就是他对君苍生的仇恨,这种刻骨的仇恨隋戈看得出来并不是作假,只是君杀生为何要仇视君苍生,难道他仇视他曾经的“自己”?

    这些疑惑让隋戈有些困扰,而唯一摆脱困扰的办法就是根本不要去想。

    反正,针对君苍生的棋子已经布下了,至于这步棋有多大的作用,就要以后才知道了,但是隋戈有预感,这步棋肯定会产生作用的。

    隋戈还未解开君苍生的谜团,新的麻烦事情却又出现了。

    在天地大劫之前,唐雨溪和沈君菱曾经在华夏神州的大地下面布置了很多地下工厂,另外还准备了很多药物,但是这一次回来之后,这些地方大部分都已经被摧毁了,里面的药物也早就被收刮一空了,这让唐雨溪和沈君菱感到非常恼火。

    唐雨溪和沈君菱都认为,这件事情很可能不是魔物干的,因为这些地方都非常隐蔽,纵然是被魔物收刮到,也不可能完全被收刮出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仙灵草堂集团的内部,有内奸!而且,这内奸的级别可能还不低。

    这个内奸的出现,打乱了仙灵草堂集团在短期内恢复生产运作的可能。不过,更大的问题在于,当唐雨溪和沈君菱试图将这个人找出来的时候,这家伙却已经消失了,而且带走了仙灵草堂集团的一些重要信息。其中,包括了精元丹的“药方”,之所以精元丹的药方会转入仙灵草堂集团,是因为天地大劫之前,隋戈为了加速生产“中药疫苗”,所以让仙灵草堂集团的一些药剂师对精元丹进行了分解、包装,以适用于不同的人群种类,这个药方其实对隋戈不算重要,但是跟随药方一同失去的还有仙灵草堂的一些其他药物的信息和材料来源等等。

    本来不算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汉奸出现,而且还出现在仙灵草堂集团内部,这对隋戈和唐雨溪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

    经过了仔细调查之后,唐雨溪发现的确有一个人离开了仙灵草堂集团,并且离开了现在的华夏国范围,这个人是一个女人,名字叫“付绸”。

    找出了这个叫“付绸”的女子名字之后,唐雨溪和沈君菱就开始将矛头指向隋戈了,认为但凡是有女人出了问题,就肯定应该跟隋戈有关系了。

    这让隋戈非常郁闷,解释道:“我完全不认识这个女人,她怎么可能跟我有什么关联?倒是你们,你们才是她的顶头上司,是不是曾经折磨过她怎地,否则怎么会来这么一手?”

    “少胡扯!我们从来不会干折磨下属这种事情!”唐雨溪说,“更何况,如果这女人要背叛,为何要等到现在?现在我们的情况已经转好了,正准备大张阔斧地搞重建,她作为集团研发部的一个分管主管,居然私逃了,这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现在我们仙灵草堂已经没什么竞争对手了,她就算是拿了资料,又能跟谁交易呢?难道跟那些魔物交易不成?”

    “别说,还真可能是跟魔鬼交易去了!”

    隋戈不像是开玩笑,他一脸正经地说道,“这女人叫付绸,你们没有注意她的名字有问题么?”

    “有什么问题?”两女诧异地看着隋戈。

    “付绸——岂非是跟‘复仇’同音?”隋戈说,“怎么,你们没发现这个问题吧?”

    “你刚才还不是没发现!”沈君菱哼了一声,“复仇,这女人究竟向谁复仇啊?这里有她的照片,你究竟认识不认识啊?”

    隋戈看了看这女人的照片,说道:“似曾相识,但我跟她好像没有任何过节呢。”

    “果然是冲你来的!”

    唐雨溪和沈君菱异口同声地说道,看来在这个问题上,两女都已经达成共识了。

    “就算真是冲我来的,这女人拿走了仙灵草堂集团的东西,难道真的跟魔物交易了?”隋戈摇了摇头说道,“实在古怪,我跟这女人连一句话都没说过,她究竟干嘛?当然,这名字肯定也是假的了。这女人,竟然在仙灵草堂集团潜伏了这么久,看来肯定不简单,而且弄到的东西,肯定也比我们想象的多。”

    “不过是失去了公司的一些信息资料而已,应该问题不是很大。”唐雨溪说。

    “没这么简单。”隋戈说,“这女人潜伏了这么久,肯定已经收集了很多信息和东西了,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女人既然已经逃了,肯定是找不到了。”

    “你这么厉害,难道都找不到?”唐雨溪问道。

    “愚者千虑亦有一得,这女人计划这件事情已经多久了?肯定已经想好了退路,现在想要将她找回来,根本就不可能了。”隋戈说,“只是,是什么原因让她和魔物进行交易呢?”

    这女人本身不是魔物,隋戈是可以肯定地,因为在七罗界的时候,隋戈早就对“基地”中的幸存者进行过排查,就是担心有魔物混在其中。谁知道,这女人虽然不是魔物,但是不魔物都还坏,竟然出卖同类而跟魔物交易。

    “你真的没对这女人做什么吧?”沈君菱又问道。‘“天地良心!”隋戈指天发誓,他的确对这女人没做过什么,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过。但是,这女人竟然要向他复仇,这是何苦由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