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鸿蒙之怒(九更)
    连续第九更,白天要上班,更新速度可能会慢点。请大家继续多多支持,很很支持小米!

    ----------------------------------------

    “隋戈,本座将会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武煌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声,他被彻底激怒了,是被小银虫和三足金乌彻底激怒的。

    只是,三足金乌显然不知道什么叫恐惧,就在武煌发出一声怒吼之后,它又骂了一声“傻.逼”,武煌听了这一句,差点没气得心肺一起爆裂。

    接着,武煌紧闭了嘴巴,拔出白金帝邪剑,直接向隋戈斩杀下来。

    好犀利的剑光!

    长达数百丈的剑芒,如同一道“剑河”,向隋戈倾泻而下, 将隋戈整个人的身体和精神完全锁定。这是武煌的全力一击,这是凝聚了他炼虚初期的盖世修为的全力一击。

    武煌,其名也许来自“武中皇者”之意,不过以武煌的修为境界来说,也没有辱没了他的名字,因为他全力一剑的威力,的确霸绝天地,有一种神佛辟易的无敌气势,纵然是敌人,隋戈也不得不惊叹于武煌的这一剑威力,还有他这一剑蕴藏的无敌剑意。

    隋戈的拳意,是从天下草木之中领悟得来的;而武煌的剑意,却是从武道之中领悟来的。尽管如今武道已经没落,只有修行者独尊,但是在远古的时候,武道修行者的修为,完全不弱于任何的修士。而武煌,就是由武入道的,所以他的剑意,也继承了他的武道修行。

    能够由武入道的修士,全都是意志极其坚定的人,其天赋也是十分惊人,正因为如此,武煌的力量修为远远强于其它同境界的修士,难怪能够成为如今昆仑宗的宗主。

    面对武煌的全力一剑,隋戈也不敢丝毫大意,并且他也知道这一剑是无法躲避的,因为这一剑不仅威力奇大,而且速度极快,更厉害的是武煌这一剑完全破开了虚空,产生一种强大诡异的吸力,似乎要将隋戈拉入那未知的虚空之中,且让隋戈完全吸收不到四周的天地灵气。此时,隋戈的感觉就像是掉入了无尽深渊的溺水者,但是四周却没有任何可以让他抓住的东西,在武煌的剑下,似乎要站稳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草木兵阵!”

    隋戈一声大喝,在四周的虚空之中布下了草木兵阵,并且以鸿蒙树的根须扎入虚空之中,彻底稳住了身形,然后全力一拳轰向了武煌的剑芒上。

    轰隆!

    拳剑相击,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并且两人释放出来的力量似乎已经超越了这一片天地的承受力,以至于两人的身体四周,都爆出了数十道天劫神雷,这代表天地的愤怒,代表这一片天地已经不容纳两人了,要用天劫神雷来惩罚他们。

    只是,天劫神雷的威力固然惊人,但是隋戈几乎全免疫,而武煌的修为境界本来很高,身上的法宝也是层出不穷,对他的影响自然也十分有限。

    啪!啪!啪!啪!

    草木兵阵之中,几头妖草彻底炸开,化为粉末,但是它们的元气又重新通过阵法汇聚到了鸿蒙石中。

    跟武煌这样的超级强者交手,当然会有损失的,这是隋戈早就料到的。

    通过这一剑,隋戈已经大致估计出武煌的真正实力。

    同时,隋戈暗叹之前跟武煌对战的时候,这家伙果然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否则的话,只怕隋戈很难从昆仑宗全身而退。

    但是,幸好跟孔白萱双修之后,隋戈的精神力修为突破一重,肉身修为也更加圆满,只要踏入了化神期的话,隋戈的实力将会千百倍提升。到了那时候,武煌也不在话下。

    不过此刻,隋戈的修为境界,也只是跟武煌平分秋色罢了。

    拳剑相击,隋戈损失了几株妖草,而武煌也被震退了。

    但是这平分秋色的局面,却让隋戈并不安定,因为隋戈清楚地知道,武煌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昆仑宗的除了武煌之外,还有别的炼虚期强者已经到了,只是对方并未现身而已,显然是在等待时机。另外,其它隐世宗门之中,是否也派出了炼虚期的超级强者,隋戈也无法肯定。

    若只是平分秋色的局面的话,那就意味着隋戈和神草宗可能输掉这一场争斗。

    “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隋戈在心头对自己说道,如果这一场战斗输了的话,神草宗的门人弟子、隋戈身边的人,也许大部分都会死掉,龙腾的人,也会因此而丧命。那么,接下来天地大劫来临的时候,也不会有强者去关心普通人的死活了,也就意味着亿万普通人将会死于这一场浩劫之中。

    输的代价实在太大了,所以隋戈不能输。

    轰隆!

    隋戈的拳头,再次跟武煌的白金帝邪剑撞在了一起。

    他身边更多的妖草被毁灭了。

    白金帝邪剑的白金精气,对隋戈的木皇罡气果然有克制作用,毕竟武煌的境界实在高出隋戈好几筹。

    “看你还能挡下本宗几剑!看你还有多少草木可以代替你承受我的怒火!”武煌的气焰又开始张狂了起来,这一次倒不是他故意装.逼,而是作为以武入道的他来说,越是激烈的战斗,就越是能够刺激他,让他越战越勇、越战越狠。

    毫无疑问,武煌是一个极难对付的家伙。隋戈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位昆仑宗主的实力仍然是估计不够。

    “主人,你为何要以己之短攻其之长呢?”

    就在这时候,隋戈感应到了鸿蒙树树灵的意念,它似乎有重要的发现。

    “树灵,你有什么看法?”隋戈谦逊地问道,他虽然是鸿蒙树的主人,但是不得不承认,他对鸿蒙树和鸿蒙石的了解都还远远不够的。不过,鸿蒙石至今也没有见到器灵,也许根本不会有器灵存在,而鸿蒙树却已经诞生出了树灵。

    “主人,我知道你对武煌的白金帝邪剑有些忌惮,认为五行相生相克是天地至理,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知道,到了结丹后期之后,就可以转化体内的五行之气,但是你要明白,高手之争,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无形转换的。”隋戈飞速地和树灵进行交流,就在这时候,他又跟武煌硬拼了一记。

    “不是。”树灵又说,“我的意思是,主人还是习惯性地将鸿蒙树当成是一株树木。”

    “鸿蒙树,难道不是树木?”这下轮到隋戈疑惑了。

    “鸿蒙树,是树,但是并非树‘木’。”树灵终于道出了关键所在,“鸿蒙树,为何能够吸收鸿蒙紫气,就是因为它本身不属于五行之中,而鸿蒙紫气,还在混沌之气形成之前,所以也不属于五行之气。所以主人,鸿蒙树绝对不是‘木’,或者说,它不是单单的‘树木’,明白了么?”

    一不小心,隋戈让树灵给上了一课,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节非常关键的课程。

    树灵说得没错,鸿蒙树虽然是树,但绝非单纯的树木,否则的话,鸿蒙树的枝头为何能够诞生出三足金乌,这可是九阳真火精气孕育而生的火之精灵呢?

    所以,隋戈将鸿蒙树当作一株树木来看待,实在是大错特错了,也大大地削弱了鸿蒙树的力量。

    鸿蒙树,应该是开天辟地之前,鸿蒙紫气之中孕育而生的天草神木,而并非无行木气孕育而生的灵草、灵木。它可以作为一株树木,但却不是简单的一株树木,它不需要惧怕白金精气的劈砍。

    忽然间,隋戈心头一阵明悟,他意识到了鸿蒙树的真正厉害所在。

    “鸿蒙树!鸿蒙之怒!”

    隋戈忽地大喝一声,全力催动鸿蒙树,将其显现在他的头顶上方。

    这一株鸿蒙树显现出来,顿时大小如同山岳一般,几乎将整个茗剑山脉上方的天空都给遮盖了。鸿蒙树的阴影,更是将乱古林遮盖了好大一片。

    当鸿蒙树显现出来的时候,隋戈同时感觉到它的根须深深扎入到了乱古林的空间之中,跟这乱古林森林下方诸多草木的根须连接在了一起。

    青帝木皇甲胄,可以号令天下草木;而鸿蒙树,却可以完全沟通天下草木。

    两者结合,能够发挥更为强大的力量,只是隋戈一直都没有将其完全配合起来。

    青帝木皇甲胄,主防御;鸿蒙树,主进攻。可是,隋戈却一直将鸿蒙树当作辅助的东西,因为他总觉得鸿蒙树是树木,比较“脆弱”,实在不适合作为攻坚利器。

    但是现在不同了,隋戈感觉到了鸿蒙树的另外一面。

    “隋戈,这就是你的强大的秘密所在么?”

    武煌高声笑道,“好大的灵木,想不到你居然炼制成了法宝,难怪你的元气如此充沛,你的力量如此强大——不过,这些都将成为本宗的手中之物。到时候,本宗会留下你的元婴,让你苟延残喘,看我如何将你的一切占为己有,包括你的女人孔白萱!她这一株仙草,只能成为本宗双修的工具!”

    “不知道死活的可怜虫!”隋戈冷哼了一声,巨大的鸿蒙树开始缓缓地落在隋戈的手掌上方,被他的天神力稳稳地拖住,纹丝不动。

    “怎么,你要用这树木当作武器跟本宗作战?”武煌似乎看出了隋戈的企图,只是他手中持有的可是白金帝邪剑,天下最锋利的仙器,而且也是天下草木克星,斩断这一株大树,也不会耗费他多少工夫。

    “没错!”

    隋戈将鸿蒙树狠狠地向下一挥,往武煌当头砸下,口中缓慢而冷漠地喝道,“鸿蒙树!燃烧吧!”

    ~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