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 天岚剑宗的灵田
    和苏彦仙达成了合作的意向之后,隋戈并未立即离开天岚剑宗。

    被古裕送下山峰之后,隋戈却又见到了苏凝烟。

    “到我的小山峰上去喝杯酒?”苏凝烟向隋戈问道。

    隋戈点了点头:“有劳带路。”

    两人相继腾空而起,片刻之后,就已经穿梭飞跃过千百座山峰,随后栖落在一座小山峰上。

    这一座山峰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阁楼、亭子,连山上的草木也很凌乱,完全处于一幅“原生态”的景象,只有山顶上,有一栋捡漏的木楼。

    对于修行者来说,这一栋木楼实在是太简单了,甚至对于凡人来说,都显得太捡漏。

    这一栋木楼,全都是用一节一节的木头搭建起来的,这些木头连树皮都没有割下,更别说什么抛光、雕刻了,给隋戈的感觉,完全就是苏凝烟自己用飞剑斩断了一些树木,然后随便就搭建起来了。

    “怎么,不打算进去?”苏凝烟向隋戈笑问道。

    “不是,我真担心你这屋子会不会塌下来。”隋戈开了一个玩笑。

    “呵……这个你尽管放心,我这屋子虽然简陋了一点,但是绝对塌不了的。”苏凝烟说。

    “我也只是开玩笑罢了。”隋戈说,“这些木头虽然粗陋,但是可都是异常坚硬的铁力木,且这些木头之中留下了你的剑意,就算是遭遇重击,也难以撼动半分,怎会那么容易垮塌。”

    说完,隋戈举步走进了苏凝烟的“闺阁”。

    当然,从这屋子的外形来看,隋戈就知道苏凝烟住的地方肯定不会跟“闺阁”有半点相似。而事实也证明了隋戈的猜测,屋子里面的风格和外面是一样的:粗陋。

    就连隋戈坐的凳子,都只是一截圆木而已。

    不过,这圆木同样是苏凝烟用剑气斩断的,若是修为境界火候不到的话,坐在这上面,那基本上就是如坐针毡一样。

    隋戈稳稳坐下后,苏凝烟随手一抓,将一个酒葫芦丢给了隋戈。

    有酒无菜。

    看来,这苏凝烟还真是请隋戈喝酒了,单纯地只有酒给隋戈喝。

    当然,隋戈也不指望苏凝烟这样的女子可以给他整几样家常小菜出来。所以,隋戈很主动地从鸿蒙石中取出了一些他种植的瓜果,切当做下酒菜。

    苏凝烟虽然是修行者,见多识广,但是自从踏入了筑基期之后,就很少以普通食物作为饮食了,但是隋戈亲自种植的这些蔬菜瓜果,仍然是让苏凝烟赞不绝口。

    “隋先生,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将普通的蔬菜瓜果种植出仙果的味道,真是厉害!”苏凝烟赞叹说。

    “莫非苏姑娘尝过仙果的味道?”隋戈笑着反问。

    “我又不是仙人,哪有品尝仙果的资格,不过只是比喻而以。”苏凝烟说。

    “不是仙人,也未必就不能品尝仙果。”隋戈喝了一口酒,然后隔空一指,将一个龙肝瓜划开,并且将一种一瓣送到了苏凝烟面前,“传闻这龙肝瓜是昆仑招待贵宾的果子,虽然不是仙果,但是苏姑娘也可以常尝尝味道,且当是开胃之物,等我哪天弄到仙果之后,再请苏姑娘一同品尝。”

    “多谢。”苏凝烟也听过龙肝瓜之名。可惜的是,天岚剑宗虽然也是隐世宗门,却没有办法种植这龙肝瓜,因此苏凝烟也是第一次品尝,这灵果的味道自然是非同一般,更何况还是隋戈亲手种植出来的灵果。只是,隋戈所说的品尝仙果,苏凝烟却是不怎么相信,仙果这种东西,哪是世间的修行者能够享用到的。

    “苏姑娘这酒,也算是天下一绝啊。”隋戈笑着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酒只怕是苏姑娘自己酿制的吧?”

    “噢?”苏凝烟脸上露出欣赏之色,“隋先生是如何猜出来的?”

    “不是猜出来的,而是品出来的。”隋戈说,“这酒的味道极其刚烈,酒入肚腹,就如同一道火属性的剑气刺入腹中,虽然有些烈了,但是烈得有味道!”

    “说得好!”苏凝烟又喝了一大口,才言归正传,隋先生,我已经接到了宗主的命令,让我全力跟你合作,必要的时候,可以调动天岚剑宗的大部分力量协助你。真没想到,你竟然可以让宗主如此看重。”

    “既然是合作,那便是对双方都是有利的事情。”隋戈笑着说,“宗主一定是权衡了其中利弊,才答应跟我们神草宗合作的。不过,以后倒是要多多劳烦苏姑娘了。”

    “既然宗主有命,我当然要全力以赴。”苏凝烟说,“更何况,隋先生手段如此厉害,我能代表天岚剑宗来协助你,也算是很荣幸的事情。”

    “说起合作——”

    隋戈顿了顿,才接着说,“之前我给宗主送了一点见面礼,宗主她投桃报李,倒也答应了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她让我可以参观一下天岚剑宗的灵田,并且挑选几株灵草。等会儿就麻烦苏姑娘,带我去看看?”

    “这是当然。”苏凝烟应了下来。

    两人喝酒畅谈了一番之后,关系进一步拉近了,随后乘着酒兴,苏凝烟便将隋戈带去了天岚剑宗的灵田。天岚剑宗的灵田,就在天岚剑宗的主峰附近,这显示出了天岚剑宗对灵田、灵草的重视,但是另外一方面,也显示出他们对灵草的需求仍然是非常迫切的。

    果然,修行界已经走向没落和衰退了,就算是隐世宗门也无法避免。

    灵气衰减,灵草也开始变得稀少,各种天材地宝的数量也锐减。

    整个修行界,“资源”似乎已经快要被耗尽了。

    而没有了资源,就算是隐世宗门也撑不了多久。当然,有些牛皮哄哄的隐世宗门可以开辟域外空间,从而从域外空间获取到资源,但是域外空间的资源也并非是应有尽有,而且域外空间危险重重,一不小心很可能资源没捞到,却将灾难给捞到了。

    不过,天岚剑宗毕竟不是修行家族能比的,不管怎么说,灵田的数量还是不少,一个山峰,一层一层的灵田,如同梯田一样,无数的灵田在其中生长着。另外,这一座山峰上,还有一道灵脉经过,山上有好几道灵泉汩汩流出,不断地给这些灵田注入灵力,让这些灵草的生长速度能够加快。

    只是,规模虽然不错,但是效率却很低下。

    在隋戈的眼中,天岚剑宗种植灵草的技术,大概还停留在原始阶段。当然,这也不是天岚剑宗的错,而是整个修行界的宗门差不多都是如此,都陷入了一个短视的误区,一味地研究炼丹术去了,却没有人去认真研究灵草中之术。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最初的时候,天地灵气极其浓郁,各种天地灵草、天材地宝层出不穷,因此那时候只要稍微努力,就可以弄到许多上好的炼丹材料,既然东西这么容易得到,谁还会挖空心思去考虑如何培育灵草?很显然都是考虑如何炼制更好的丹药了。

    更何况,炼丹大部分是为了自己,而研究灵草种植之术,浪费时间,费力不讨好,以修行者自私自利的本性来看,他们当然不会乐意这么做的。

    如今,这天地灵气日渐稀薄,天地自然孕育而生的灵草,已经非常稀少了。而这时候,很多修行宗门才如梦初醒,开始尝试种植灵草的办法,但是终究是仓促行动,且宗门的前辈们没有留下多少相关的经验、法门,所以虽然努力不少,但是收效甚微。

    讽刺的是,如今的这些隐世宗门,每一个宗门都有不少的丹方,这些丹方,曾经被他们视为至宝,但是如今,他们却只能捧着这些丹方幻想了,因为很多丹方,都永远不可能再炼制出来了。

    “隋先生,不知道你看好了那些灵草?”苏凝烟说,“这里的灵草,大部分都还是幼苗,要浇灌这么多的灵草、灵木,我们天岚剑宗的灵脉消耗也很巨大。唉,如果情况再没有改变的话,我们天岚剑宗的灵气也会进一步衰竭,也无法培育更多的灵草,炼制更多的丹药了。”

    “炼制丹药的事情,你们倒是不需要太担心。既然跟我们神草宗合作了,丹药的事情,我们自然会考虑给你们提供的。”

    “我知道我们是合作的朋友,但是我想冒昧问隋先生一句,神草宗财大气粗,固然可以向我们天岚剑宗提供很多丹药,但是你也说过了,这是合作,我们当然是要为这些丹药付出相应的代价,不是么?”

    苏凝烟表面看来很爽直,似乎没什么花花肠子,但是现在看来,这女人倒也是很精明,难怪天岚剑宗的宗主让她来跟隋戈合作,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苏彦仙和苏凝烟或者关系不一般,另外一方面,肯定也是因为苏凝烟的能力。既然苏彦仙如此看重天岚剑宗和神草宗的合作了,当然不会随意找一个人来应付隋戈。苏凝烟,的确是很合适的人选。

    “修行界中,当然不会有白吃的午餐,不过苏姑娘也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复杂,想得太充满阴谋了。其实,我和天岚剑宗的合作,不是阴谋而是阳谋。以后,大家合作的次数多了,日久见人心,你就知道我是多么正值、慷慨的合作伙伴了——对了,那白鹤老松、怀梦草还有那指星木,这三样灵草不错,我都要了!”

    ~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