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醉酒御剑
    第492章醉酒御剑

    “对了,现在还不能走。 飞速中文网”隋戈忽道。

    “你找死啊!”沈君菱这时候已经被隋戈保住了腰肢,都快摆出了泰坦尼克号男女主角的经典造型了,本以为立即就可以感受御剑飞行的乐子了,谁知道隋戈这会儿居然掉链子了。

    “你别误会,就是刚才走得急了,还有重要的东西没带上。”隋戈连忙解释道,“既然是去赶集,总得把钱什么的带上吧。”

    “真是的,刚才你怎么不说!”沈君菱恼道。

    “刚才你不是猴急着让我表演御剑飞行么。”隋戈说。

    “你才猴急呢。”沈君菱道,只得重新回到了车上,“赶紧滚回去准备!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准备不好的话,我就一个人去——去赶集了!”

    “知道了。”隋戈嘀咕道,“果然是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说完之后,隋戈展开身法,火速回到了植物培育基地。回去之后,隋戈向影蜂和小银虫说了一声,然后催动鸿蒙石,直接将整个温室棚的东西全都收了进去。

    只用了十分钟时间,隋戈就回到了先前所在的地方。

    “还算你守时。”沈君菱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再次从车里面钻了出来。

    隋戈上前,搂着沈君菱那柔若无骨的腰肢,啧啧赞叹道:“不错啊,这腰肢真细,真像是柳枝一样,不堪盈握啊……”

    “『色』狼,你可给我飞平稳了,我可不想第一次御剑飞行就坠机,不,应该叫‘坠剑’,我可不想坠剑了。”沈君菱变相地提醒隋戈道。

    隋戈知道不能太过火,定住心神,搂着沈君菱,驾驭着鸿蒙石,嗖地冲向天际。

    “耶!~”

    当鸿蒙石载着两人冲入天际的时候,沈君菱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隋戈同学更加确信,御剑飞行果然是泡妞的必杀技。也幸亏现在筑基期的修行者不多了,否则的话,恐怕这天下的美女都会被这些御剑飞行的修行者给勾搭光了。

    更加庆幸的是,隋戈如今也拥有了御剑飞行的本领,这至少可以让他的女人不至于去羡慕别人了。

    没过多久,隋戈驾驭着鸿蒙石就冲出了雨云层。

    下方虽然烟雾蒙蒙,但是上方却是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隋戈稍稍减慢了速度,鸿蒙石载着两人平稳地飞行着,像是安静游弋在海水中的鱼儿。

    沈君菱拍开了隋戈搂着她腰肢的双手,胆大地走到了鸿蒙石的最前方,闭着眼睛,伸开双手,静静地感受着从她指间流过的云和风,一脸都是心旷神怡之『色』。

    “女人呐,感『性』啊。”

    隋戈在心头感叹了一声。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无论是沈君菱还是唐雨溪,跟着他御剑飞行的时候,似乎都是如此的小女儿姿态。

    是的,此时的沈君菱,不再是那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媚***,而只是一个似乎得到了心爱礼物的欢喜雀跃的小姑娘。

    隋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沈君菱,分享着她发自内心的喜悦。

    隋戈知道,只要是漂亮的女人,即便是如同沈君菱这样有独立个『性』的女人,都会或多或少地受到束缚和干扰,很难拥有真正的自由。红颜多薄命,并不仅仅是一句俗话,这句话当中不知道饱含了多少红颜丽人的悲剧人生。

    唐雨溪,曾经差点被一桩政治婚姻绑架;沈君菱,也差点成为跟宋家联姻的工具;蓝兰,同样面临着政治婚姻的压力。安羽彤,倒是没有受到政治婚姻的干扰,但是以前也经常被一些人试图包养。总之,但凡是红颜美女,就很难找到诚心如意的归属。

    在许多人眼中,沈君菱也算是天之骄女了,不过依然会受到家族的束缚,所以在她的内心之中,依然渴望着真正的自由,渴望无拘无束地生活。

    也许,这样的自由,这样的无拘无束,每个女人都曾向往过。只是,很少的女人得到了。

    隋戈和沈君菱安静地“航行”着,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前方云雾之上忽地出现了一些山峰。

    隋戈知道,多半已经接近了雁苍山山脉。

    为了避免“触礁”,也为了给沈君菱更多“发呆”的时间,所以隋戈再次减慢了速度。

    “御剑飞行上青天,狂饮杜康真剑仙。好酒!哈哈 ~”

    就在此时,隋戈听见背后有人高声诵读着一句打油诗,声音由远及近,很快就到了背后,显然是诵诗的人飞行速度极快。

    嗖!

    一道湛蓝『色』的剑光从隋戈身旁飞速掠过,眨眼的功夫,就将隋戈拉开了很远的距离。

    沈君菱显然也被这道突如其来的剑光给惊扰到了。

    这就好像是一对情侣正驾着车安静地在公路上行驶,忽然间旁边有一个喝了酒的家伙野蛮地驾驶着一辆跑车超过了他们,这自然是大煞风景的事情。

    果然,沈君菱蹙着眉头,忍不住骂了一声,“疯子!难道疯子也可以筑基么?”

    “不仅是疯子,还是一个酒疯子呢。”隋戈叹道,但是却没有显得很动怒。

    因此就在刚才那道湛蓝『色』剑光从他身旁掠过的时候,惊鸿一瞥,让他看到了一幕惊心动魄的场面:

    一个少女,穿着一身艳丽的红『色』长裙,赤足踏在蓝『色』的剑光上,手中提着一个很大的青绿『色』酒葫芦,一边御剑,一边狂饮烈酒,晃晃悠悠,飞速破空远去,在云雾当中留下一道歪歪斜斜的美丽剑光和阵阵浓郁的酒香味。

    洒脱不羁。

    本来,一个酒疯子无论是驾车还是御剑飞行,都很难让人生出好感,但是不知道为何,隋戈实在是难以对这个酗酒飞行的少女产生恶感,因为她似乎并非刻意捣『乱』,只是本『性』使然而已。

    沈君菱骂了一句之后,忽地安静了,取而代之的是惊讶之『色』。

    因为她赫然发现,先前那一道剑光,正晃晃悠悠地“醉驾”着向一座高大的山峰撞了过去,而御剑者似乎浑然不觉,因为速度极快,似乎很快就要撞上了。

    这个场面,隋戈自然也看到了,并且他的目力比沈君菱更好,清楚地看到飞剑上的那少女居然还在喝酒,似乎浑然不觉得她已经要出“车祸”了。

    飞剑和那山峰距离越来越近。

    悲剧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了。

    但是那飞剑快要撞上山峰的瞬间,那剑上的少女忽地将手中的酒葫芦猛地向上一抛,脚尖在飞剑上一点,飞行的方向骤然改变,以九十度直角向上猛冲,速度快得非比寻常。只是眨眼的功夫,那道剑光就飞跃了高峰的阻隔,然后隋戈看到那飞剑上的女子伸出脚丫子一勾,便将从她身旁坠落的酒葫芦挑在了脚上,然后继续纵酒御剑而行。

    这少女御剑飞行速度之快、技巧之高,看得隋戈暗暗咋舌。

    “可惜!”

    沈君菱本以为可以看看对方出丑的,却不想那家伙醉酒御剑居然也如此厉害。随后,沈君菱又向隋戈说道:“你怎么了,看傻了不成?难道骑飞剑的是个女人?”

    “这……我哪知道呢。”隋戈说,“太快了,没看清。不过,按人御剑的技术倒是不错。”

    “就是太嚣张了。”沈君菱道,“好好的气氛都让他给破坏了——祝他早点撞车!”

    “我看这里差不多就是雁苍山的范围了吧。”隋戈说,“那个擎天峰在什么地方?”

    “先下去再说吧。”沈君菱道,“难道你还指望着gps能够辨析修行者的地盘?要是这么容易的话,那些修行者的阵法不是摆设了?”

    “说得是。”隋戈说着,脚踩着鸿蒙石望下一按,徐徐降落在山路上。

    正好看到山路上有一个中年人正在赶路,看其步履轻盈,料想据对是一个修行者,于是隋戈落在了那人前方,询问道:“这位先生,请问这里可是雁苍山?”

    那中年人看到隋戈御剑从天而降,眼中已是惊骇之『色』,连忙拱手恭敬地说道:“前辈……这里正是雁苍山的范围,请问前辈有什么吩咐?”

    前辈?

    隋戈身上一阵鸡皮疙瘩。一个四十多岁的人竟然叫一个二十岁不到的人“前辈”,也难怪隋戈同学一时间难以接受了。

    “你……你这是叫我?”隋戈讶道。

    那中年人忽地惶恐起来,连忙解释道:“前辈莫见怪,如果我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海涵,还请前辈高抬贵手,放过我一马。”

    “我们无冤无仇地,我又不是疯子,不会对你出手的。”

    隋戈解释道,“你不用紧张。我其实就是想问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打算去参加雁苍山的坊市。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是去参加那个坊市的吧?”

    “是,前辈法眼无差。”那人道,“在下是周继韶,的确是来参加坊市的。这地方已经是雁苍山山脉,不过距离擎天峰还有将近四十里路。另外,擎天峰的阵法要明天早晨才会正式开启,那时候我们才能进入坊市交易。”

    “原来如此。”隋戈说,“那我就称呼你一声‘周大哥’——”

    “不敢!”周继韶惶恐道,“修行界能者为尊,前辈若是跟我平辈论交,那是折煞我了。”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