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否定
    第397章否定

    郭鸣风满脑子一片混『乱』,他几乎都忘记了他是怎样走到隋戈和唐雨溪面前的。 飞速中文网

    曾经,郭鸣风跟隋戈,本来关系还不错的。甚至,郭鸣风如果蓄意拉拢的话,兴许还可以将关系更近一步,跟隋戈成为朋友的。

    但是,郭鸣风却放弃了这个唾手可得的机会,选择了跟王豪这个明海省的太子爷站在一条战线上。按照郭鸣风的想法,跟王豪这个太子爷搞好关系,就等于是搭上了省长这一层关系。只要这事情办好了,以后他就有机会继续“进步”的。

    因此,为了王豪,郭鸣风甚至不惜去得罪隋戈。

    因为在郭鸣风看来,隋戈终究只是一个民,一个医术高超的中医而已,对于他郭鸣风的仕途,是很难有什么帮助的。所以,当搭上了王豪这一层关系之后,郭鸣风做出了许多官员同样的决定:攀附上层。

    为此,郭鸣风忘记了当初是谁救了他的小命,也忘记了是谁让他因祸得福,成了东江市的一把手。

    为了升官而忘恩负义,这种华夏相当一部分官员的本『性』在郭鸣风身上显现得淋漓尽致。

    只是,郭鸣风将良心都卖掉了,却没想到到头老竟然费力不讨好,不仅事情办不成了,而且还将王豪给彻底得罪了。更要命的是,还得罪了比王豪更可怕的隋戈和唐雨溪。

    现在,郭鸣风终于明白,先前隋戈所说的“目光短浅”是什么意思了。他郭鸣风只看到明海省的高层,却没有看到帝京市。说到底,整个华夏的军政,都是掌握在帝京市的那些大佬手中的。而他郭鸣风,有眼不识泰山,明明有机会通过隋戈结识一位帝京市的大人物,谁知道他郭鸣风的眼睛被屎给糊上了,错过机会不说,还偏生把人给得罪了。

    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么。

    郭鸣风陡然意识到,他的政治生涯已经到了尽头了。

    蓝文锦看到隋戈的时候,神情也很复杂。准确的说,是他看到隋戈和唐雨溪在一起,神情就变得非常地复杂了。当他接到女儿电话,听到提及到帝京市唐家的时候,蓝文锦新心下就是一凛,他可比郭鸣风这种人有见识多了,加之女儿一提醒,这就让蓝文锦一下子想到了军方的那位大人物唐世渊。帝京市有很多姓唐的,但是能够被称之为“帝京市唐家”的,就只有一家人。这个家族的掌舵人,那可是军方最高决策层中的大人物。

    这种层次的大人物,就算是蓝文锦,都得小心翼翼的。因为就在年前,因为唐系的一些动作,华夏的军政两方面都发生过一次剧烈的震『荡』,虽然普通人没有感觉到,但是蓝文锦身在政坛,可是深有体会。那段时间,但凡是跟唐系处于敌对派系的人,个个都是心惊胆颤,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调去闲置部门,甚至面临中纪委的调查。

    总之,蓝文锦有些感谢女儿给他的这一个电话。因为这个电话,让他避免了跟唐家作为敌人。随后,蓝文锦想了一阵,终于决定给王正澄打一个电话,这也是卖给王正澄一个人情。如果王豪继续搞下去的话,彻底得罪了唐雨溪,那就等同于彻底得罪了唐家,相信就算是王正澄,也不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

    果然,王正澄几乎没什么犹豫,立即让蓝文锦亲自去办这事,一定要让王豪跟唐雨溪道歉。

    到了王正澄这种级别的官员,都非常清楚游戏规则,同时也深喑为官之道。正所谓官高一级压死人,王正澄自己掂量了一下,就知道该如何抉择了。

    蓝文锦的出现,让隋戈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意识到,蓝兰可能已经将话带给了蓝文锦。

    蓝文锦望了一下隋戈,目光却投向了唐雨溪,『露』出春风和煦般的笑容,亲切地说道:“唐小姐,你看看,你来明海省做生意,也不跟我们这些叔辈们打个招呼。三年前,我有幸拜会过唐老,年底听说老爷子身体抱恙,我是恨不得立即『插』翅赶去帝京市探望,只是又怕打扰了老爷子静养。后来,看到老爷子亲自挂帅指挥三军军演,调度百万雄师,那场面真是雄壮之极,我看唐老老当益壮,也就放下心了。”

    “多谢蓝副省长关心了。”唐雨溪温婉一笑,“我就是做点小生意,搞一个小慈善基金,这小打小闹的事情,也就没好意思惊动蓝叔叔了。哪像王总,干的都是大生意,自然更应该多给予政策支持和照顾不是?”

    这话连消带打,连隋戈都暗呼高鸣。

    一旁的王豪,心里面真是百般滋味,刚才听年蓝文锦要他向唐雨溪诚挚地道歉,王豪心头还有些犹豫,毕竟他可是明海省的太子爷,除了他的老子,基本上还没给谁低过头,更不要说道歉什么的了。但是,当蓝文锦说“唐老”年前亲自指挥三军军演的时候,王豪的脑袋就像是被雷击中一样。

    年前的那一次三军军演,震惊全球。王豪就算再孤陋寡闻,也知道眼前这位姓唐的漂亮女生是谁了。人比人气死人啊,要论后台的话,他王豪的后台是够大了,但是要跟唐雨溪比起来,那还真是相形见绌了。

    低头吧!

    认输吧!

    道歉吧!

    王豪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唐雨溪面前,低着头说道:“唐小姐,我有眼无珠……实在是万分抱歉,希望你不要介意……”

    “等等,你冒犯的主要不是我,而是我男友。”唐雨溪道,“仙灵草堂基金会,是我和隋戈两人共同所有。而之前你的所作所为实在有些过分,所以你应该向他道歉。”

    王豪心里头那个恨啊,心说老子拿地虽然用了一些手段,但是隋戈这小子也是用卑鄙手段从我手中把地抢过去的,老子凭什么要跟这小子道歉啊?要说,给你唐雨溪道歉,看在你们唐家的份上,我王豪也就认了。但是要向这个小子道歉,那是万万不行的!

    怒火上冲,王豪忽地冷哼道:“唐小姐,你不要得寸进尺!”

    一旁的蓝文锦一听,立即觉得要糟糕了。

    蓝文锦来这里,是为了充当和事老的。毕竟,王豪和唐雨溪虽然身份特殊,但都是晚辈,双方之间有什么摩擦,只要化解了,也不会影响到长辈们的交情。所以,让王豪给唐雨溪道个歉,这件事情也就算了。至于郭鸣风那边,蓝文锦轻易就可以摆平。

    却没想到,王豪这太子爷的倔脾气居然上来了,为了担心事态恶化,蓝文锦连忙说道:“王豪,年青人要敢于担当嘛。错了就是错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嘛。”

    “让我向他道歉就不行!”王豪指着隋戈,“他算什么!我凭什么给他道歉!还有,唐小姐,你也不要得寸进尺了,虽然你们唐家在军中权势很大,但是权势再大,大得过法律吗?今天,郭市长是依法来收回执行土地的,你私自调动部队来干扰,这就是无视国家法律!”

    听了这话,蓝文锦真是直摇头,觉得这个王豪脑子真是太简单了。心说人家既然敢调动部队,那么肯定早就有合法的调动命令,甚至必然也找到了合法的依据来占据这一块土地。要说,你王豪既然都有本事通过合法途径竞拍到这一片土地,难道人家唐家反而就不行了?

    果然,唐雨溪旁边的军官立即拿出了一张军部文件,严肃地说道:“这一片土地,已经获批为‘国防重点研究项目用地’,直接由军方管制,不受地方『政府』节制。即日起,实行军事化管理,擅自闯入者,一律按照刺探军事机密罪论处。情节恶劣者,可以当场击毙!”

    王豪看到人家出示的文件,一下子就傻眼了。

    这时候,王豪才陡然明白,无论是拼后台还是玩手段,他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虽然王豪不知道隋戈将这一片土地搞成什么“国防项目用地”有什么意义,但是他至少弄清楚了一件事情,这片土地可能已经永远地落在了隋戈的手头,绝对不可能再拿回来了。

    但是,要让王豪向隋戈道歉。

    看着隋戈那小子得意的模样,王豪就是低不下这个头,忽地他一咬牙说道:“妈的!我是输给你们了了,但是想要让我道歉,门儿都没有!”

    说完,王豪转身就走。

    唐雨溪和隋戈没有吱声。

    道歉其实只是给王豪一个台阶下而已,隋戈和唐雨溪都很清楚,就算是王豪道歉了,也不会是真心想要道歉。只是,毕竟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总要给彼此留下一点面子而已。

    谁知道,王豪给脸不要脸,竟然耍横直接走人了。

    其实,这样的结果对于隋戈而言,并没有什么关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土地也到手了。而且,还是完全合法化到手了。因为土地属『性』变成了国防用地,就算是明海省的上层,也不可能再搞鬼将这片土地收回去了。

    至于王豪,这个衙内道歉不道歉也无所谓,反正隋戈根本就不将他放在眼里。

    倒是蓝文锦,感到这场面有些尴尬。

    本来,在蓝文锦眼中,王豪算是一个比较出『色』的年青人了。有着良好的家世,而且又是留学生,高学历,经商也有头脑,因此蓝文锦一度也觉得王豪跟蓝兰算是比较般配,对王豪追求蓝兰的事情,也有些鼓励成分在里面。谁知道,通过了这一件事情,蓝文锦对王豪这就彻底否定了。

    以微见大。

    王豪居然连能屈能伸四个字都做不到,无论在商场还是官场,也就很难有所作为了。

    蓝文锦暗叹了一声,在心头已经彻底否定了王豪,然后继续用春风和煦般的笑容向唐雨溪道:“唐小姐,王豪这孩子,就是这脾『性』,你是大家闺秀,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

    唐雨溪甜甜一笑,说道:“蓝叔叔言重了,我怎么会跟这种没风度的人一般见识。”

    蓝文锦听出了唐雨溪语气当中的不悦,但是他当然不可能将王豪强行叫过来道歉,只得说道:“唐小姐,回头我看到王省长,一定让他好好管束一下王豪这小子。”

    “算了。”唐雨溪说道,“只要蓝叔叔以后别让王豪那找我们的麻烦就好了。”

    “他敢!”蓝文锦拍着胸口保证道,“放心吧,蓝叔叔表个态,以后这里绝对不会有人来捣『乱』。”

    “蓝叔叔这话太抬举我了。”唐雨溪很得体地说道,“要是我爷爷的话,他应该会喜欢你想他表态,我一个晚辈,哪能让你给我表态。好了,蓝叔叔,这事也跟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蓝文锦觉得唐雨溪的话很受用,“以后在明海省有什么需要蓝叔叔帮忙的,只要不是违背原则的事情,只要你开口,蓝叔叔一定给你办好。”

    虽然隋戈对蓝文锦的印象不怎么好,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蓝文锦真是当官的料。溜须拍马,左右逢源的功夫已经是出神入化,返璞归真了。

    蓝文锦向唐雨溪说了一通客套话之后,就准备离开了。

    郭鸣风尴尬得要命,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隋戈。于是,郭鸣风正打算跟着蓝文锦默然离开,却听见蓝文锦说道:“郭市长,你如今可是东江市的掌舵人了。我都表态了,你是不是也表个态呢?”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