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扑朔迷离
    第295章扑朔『迷』离

    警察的支援大军终于赶到,先前那几个小警察的态度立即变得嚣张起来。 飞速中文网

    恶意伤人!

    拒捕!

    毁坏警察办案工具!

    所以,这些警察准备对隋戈采取拘捕了。

    如果这一次隋戈被抓进去的话,那就是三进宫了。

    事不过三,坏事就更没有人想要过三了。

    所以,隋戈也不愿意再一次被抓紧局子里面去。

    “对不起,隋先生,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一个警察冲着隋戈说道。

    现在,警方一共出动了四辆警车,共二十多名警察,他们认为应该可以控制住场面了。

    “抓人,总有个理由吧?”隋戈说道。

    “你恶意伤人,拘捕,还毁坏了警方的办案工具。”那个警察瞪了隋戈一眼说道。

    “你说我恶意伤人,有什么证据呢?”隋戈淡淡地说道。

    “你在众目睽睽之下弄断了别人的手脚,这还有什么可狡辩的。”那警察说道。

    “眼见未必为实。”隋戈说道,“兴许,他只是装的呢?”

    “装的?”警察冷笑了一声,“少废话,你把那人带出来,我们会给他验伤的!”

    隋戈冲着眼镜打了一个眼『色』,眼镜立即会意,将先前那辱骂蓝兰的家伙给带了出来。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你赶紧把这个疯子抓起来,这个暴徒,他太残忍了!他竟然拧断了我的手脚,还找人折磨我,这个疯子!”那人看到警察,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眼镜让人将这家伙往地上一扔,然后向隋戈说道:“这家伙,手脚都是好的,分明是装的。什么手脚断了,我们刚才已经看过了,全都没问题,明摆着就是来讹人的!”

    “你胡说,你们这些王八蛋,打断了我的手脚,还用一些『药』膏刺激伤口折磨我!你们这些畜生……”那人指着眼镜怒骂道。刚骂了两句,忽地那人就察觉到情况不对劲了,因为他发现刚才被隋戈打断的手居然好了。不仅他的手好了,被打断的脚也好了。

    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但偏偏却发生了。

    这家伙怎么也没想到,刚才眼镜等人“折磨”他所用的『药』膏,根本就是修复筋骨的培元膏。只是,因为没有给他镇痛,而且『药』膏的用量很大,所以才将这家伙折磨得死去活来。

    但是,这个变化,很多人都看到了。

    无论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哪怕隋戈的确是当众残暴地打断了这家伙的手脚。但是现在,这个家伙的手脚明明都是完好无损的。

    那么,所谓的恶意伤人,自然也就不成立了。

    “警察同志,看来恶意伤人的罪名是不能成立呢。”隋戈说道,“既然这样,也就不存在所谓的拘捕了,不是吗?”

    这个警察顿时也哑口无言了。

    当时隋戈施暴的时候,这个警察也是亲眼所见的。明明看到隋戈打折了这家伙的手脚,但此时却又完好无损,怎么都感觉很诡异。

    片刻之后,那警察才道:“恶意伤人就不说了,但是你毁坏我们的办案工具——手铐,怎么说呢?”

    “我毁坏你们的手铐?”隋戈毫不客气地说道,“你哪知眼镜看到是我毁坏你们的手铐的?我只是看到,你们的手铐无缘无故地就断成了两片而已,跟我有『毛』的关系!你们这是欲加之罪吧,不过我告诉你,或者你们是受上面的人指使来找我的麻烦,但是凡事不要做得过头,你以为我真是没有背景小老百姓,随便你们『揉』捏的么?当你们上面的人感到左右为难的时候,你们不过就是被人牺牲的棋子。”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这手铐就是你毁坏的。你破坏我们的办案工具,就是阻挠我们办案、妨碍公务,『性』质相当恶劣。”这个警察严肃地说道。很显然,隋戈刚才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他是没有听进去。

    “不知死活!”站着后面冷漠没什么表情的宋文轩忽地冷笑了一声。

    伴随着他的冷笑,这位试图在隋戈面前装『逼』的警察,头顶的帽子顿时被无形的先天真气削成了两半。不仅如此,另外一道先天真气从他的裤裆里面飚过,将他的裤裆全部切开。

    这个警察先是伸手去『摸』头顶的帽子,然后感受到下面的凉风,又赶忙伸手捂住裤裆。

    寒风习习,他的两颗鸟蛋瑟瑟发抖,这也让他的脑袋清醒了不少。这个可怜的小警察终于意识到,隋戈这小子当真不简单,就连他旁边的这个老头,看样子也是很有来头的样子。

    不过,其余的警察显然没有就此离开、放弃的打算,反而向隋戈包抄了过来。

    看样子,这些警察已经得到了死命令,一定要将隋戈扣押起来才会罢休。

    只是,隋戈今天也是铁了心,完全就不打算再一次进局子去。

    在隋戈的眼中,这些小警察此时根本就无法给他造成任何的威胁。就算没有宋文轩这个“先天人肉盾牌”,这些人也不可能伤得了隋戈。

    只是,隋戈实在不明白,究竟是谁给了这些警察如此大的胆量,非要跟他作对。

    要知道,隋戈已经进过一次东江市的局子了,警察局的一些头儿应该会知道他隋戈还有一个实习军官的身份。但是,明知如此,这些警察还如此不给面子,其中就显得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些警察变得如此严于执法,要将隋戈关进局子里面,其目的似乎打算将隋戈囚禁,隔绝他跟外面的联系。这样做的目的,似乎也是针对华生『药』业公司的。如今华生『药』业公司牵扯进“污染门”事件,事情说大不大,但因为有人推波助澜,加上蓄意陷害,使得事态正在迅速朝着不利的方向发展。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当的话,很可能之前隋戈的所有努力,都会付诸流水的。

    而且,这一次污染门的危害,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对华生『药』业公司声誉的影响,同样也对隋戈造成了经济上的损害。因为今天宋氏『药』业公司的股票,再一次遭遇了巨大的下滑。

    看起来,这一次的对手,可是做了充分的部署,务必要将隋戈的生意和名声全部摧毁。

    这绝对不是隋戈自己刻意往坏的结果想,而是事情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一定就会变成那样的结果。

    在华夏神州,有时候舆论的力量微不足道,比如一些国字号的超级垄断企业,无论他们爆出多少“污染门”、“**门”、“『色』情门”、“天价吊灯门”之类的丑闻,哪怕是天天被亿万网民谩骂,都能够屹立不倒的,舆论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这些巨无霸。但是,诸如一些中小企业,一旦沾染上什么“门”之类的丑闻,半多损失惨痛,甚至被网民们骂得直接关门。

    所以,如果隋戈不做出反击的话,很可能华生『药』业公司就会面临关门大吉的下场。

    但是现在,对手却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干脆想要将他弄进局子里面去关着。

    宋文轩这时候一脸铁青。

    只要隋戈一句话,宋文轩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让这些小警察失去行动能力,甚至于干掉他们。

    只是,如果隋戈这么做的话,就等于跟当局撕破了脸面,以后做生意的话,一定会受到很多的阻力。甚至,有可能根本无法在华夏经商了。

    咈!咈!咈!咈!咈!

    正在寻思着解决办法的时候,头顶上空忽地响起了刺耳的马达声。

    声音迅速由远及近,竟然是一架直升机。

    擦!

    隋戈心头暗骂了一声,这个对手也太他妈嚣张了吧,居然连直升机都出动了呢。

    正在纳闷的时候,直升机已经飞临上空,然后降落在华生『药』业公司里面的一块空地上。

    很快,直升机里面跳出一个人来。

    隋戈一看,顿时释然:来人剑眉帅气,穿着军服,正是隋戈同学未来的大舅哥。

    这个大舅哥,竟然亲自来给他解围了?

    这让隋戈同学心里面很是舒服,之前对唐云的少许不满情绪也完全蒸发了。

    但是,随着唐云向他快步走近,隋戈却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

    因为唐云的两道剑眉都拧到了一起,当真是愁眉不展,显然是遇到了难事。

    隋戈这时候也笑不起来了,向唐云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隋戈,有一件急事,我要麻烦你了。”唐云叹息了一声,“我希望你马上跟我离开这里。”

    听唐云的口气,似乎遇到了很棘手的麻烦事情,并且急切需要隋戈的帮助。

    “我倒是想马上离开这里,但是你没发现,我现在也有麻烦么。”隋戈说道。

    “雨溪已经返回帝京市了,我们也要尽快赶回去。”唐云说道,在他的眼中,似乎根本就不认为这二十来个警察是什么麻烦。

    不过,想来也是,以唐云的身份和地位,的确是不需要将这些警察放在眼中的。

    而隋戈所谓的麻烦,在唐云看来,也不是多大的麻烦。

    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不懂什么叫“审时度势”。一个警察很“正义”地站到了唐云前面,神情肃然地说道:“对不起,军官同志,你的这位朋友涉嫌违法,需要跟我们会警察局,希望你不要干涉我们执行警务。”

    “滚——”

    唐云的心情显然很不好,所以连解释都省了,直接一脚就将这警察踹飞了。

    其余的警察唐云比隋戈还嚣张,居然直接就踹飞警察,有几个警察顿时将配枪掏了出来。

    为什么只有几个警察,因为其余的警察,根本就没配枪!

    在华夏,枪支一向控制非常严格的,包括警察也是。

    正因为如此,很多警察执行任务的时候,甚至都没有配枪,以至于曾经出现过警察面对匪徒,需要开枪的时候,却因为国度紧张而没能开枪,反而被匪徒夺走了配枪,然后被击杀的悲剧。

    唐云见这些警察居然用枪指着自己,只是一声冷笑。

    这时候,直升机里面顿时跃下六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并且将他们手中的95突击步枪对准了这些警察。从他们的动作和一身铁血的军人气息来看,只要唐云一个命令,他们是不会介意直接干掉这些警察的。

    尽管士兵只有六个,但是在他们眼中,这些缺少实战训练和防弹装备的警察,就如同是待宰的羔羊而已,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而那二十几个警察,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个问题。为了完成上头的命令,这些警察不惜跟一个校级军官叫板,但是他们绝对没有勇气跟六个全副武装、杀气凛然的士兵叫板。

    隋戈知道,现在他已经不用再解释什么了,立即跟着唐云往直升机走去。

    同时,隋戈也叫上了宋文轩。

    “这位老人家是谁?”唐云的目光落在宋文轩身上。

    作为一个习武者,唐云能够感受到来自宋文轩身上的强大压迫力,尽管宋文轩根本没有针对他。

    “我是隋先生的仆人。”宋文轩很淡然地说道,但是这个答案却让唐云吃惊不小。

    上了飞机之后,隋戈向唐云说道:“是雨溪让你来帮我解围的?”

    “是,也不是。”唐云道,“替你解围,只是附带的目的。”

    “真实的目的呢?”隋戈反问。

    “真实的目的,是我需要你帮我解围。”唐云说,“准确说,是我们唐家需要你帮我们解围!”

    隋戈顿时愕然,忽然间感觉情况变得有些扑朔『迷』离起来。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