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女包公
    第182章女包公

    不仅隋戈难以理解,就连警察局的人也不理解。 飞速中文网

    穆玉婵不是跟这隋戈是一个部队的人么,照理说她应该护短,想办法将隋戈“捞”出去才对啊。怎么她却反过来帮助警察“对付”隋戈呢,这完全不合乎情理啊。

    难道,她真是嫉恶如仇、刚正不阿的女包公?

    她是不是嫉恶如仇隋戈不知道,但是隋戈很清楚他自己那一刻的真实想法:他真是恨不得将这个恶毒的女人按在地上,野蛮地将她叉叉圈圈了!

    这女人实在太狠毒了,居然还要用测谎仪来对付他。

    这不是存心要将隋戈同学绳之以法么?

    『奶』『奶』个熊,隋戈心说不就是收拾了几个败类么,这小娘皮就想尽了办法要将他弄进去,实在太可恨了!

    不仅可恨,简直就是可恶啊。

    这摆明了就是公报私仇啊!

    隋戈心头那个郁闷,超级郁闷,却又无可奈何地被警察押解去了汕西省国家安全局分局。

    可怜的隋戈,拖穆玉婵的福,居然享受了一下间谍和卖国贼才的“待遇”。

    当隋戈被警察押到了安全局的时候,安全局的一个青年男子笑着向警察和穆玉婵问道:“这家伙究竟犯了什么大案,还要用测谎仪、测谎专家?是不是他劫了银行?还是走私大量军火?还是泥轰国间谍?”

    “哥,别问了。”隋戈抢先答道,“我真是丢不起这个人,你说的这些大事,我都没犯过。”

    “那你来这里干嘛?”青年男子微微诧异道,“你究竟干了什么?”

    “我砍了几个混混的手。”隋戈说道,“不对,是他们说,我砍掉了几个混混的手。”

    “就这么点事情?”青年男子问道。

    “行了,无论多么大小的事情,弄清楚一个人的清白是很重要的。”穆玉婵沉着脸说道。

    那青年男子终于不再多问,将隋戈带进了一个特殊的审讯室。

    这个审讯室里面,四面都是玻璃,但是从里面却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审讯室的空间很大,里面放着一台大机器,看起来就像是一台超级计算机,上面有很多按钮,以及五颜六『色』的小灯。隋戈的双手和双脚以及腰杆被扣在一个钢铁打造的椅子上,浑身都动弹不得,然后一个身穿白『色』褂子、带着眼镜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她就像是一个心里有些扭曲的变态科学家,将许多管子、感应器接在了隋戈的脑袋以及全身上下。

    要是普通人的话,光是这架势就足够让人害怕的了。

    “大姐,这东西会不会漏电啊。”隋戈这时候居然还笑得出来。

    中年女人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很冷静地来到了那台机器面前,然后按下了几个按钮。

    滴!滴!滴!

    隋戈脑袋上面的传感器,发出一阵有规则的声音。

    随后,隋戈的心跳、呼吸,脉搏、血压、脑部活动、汗腺分泌等情况都通过数据的形式清晰地想象在机器的显示屏上。说谎虽然也心理活动,但是却会影响生理活动的变化,这就是测谎仪的基本原理。比如有的人说谎的时候会抓头挠腮、眨眼睛、手脚抖动等习惯『性』动作,这些很容易被人察觉,但还有一些细微的变化,比如呼吸节奏、血压、汗腺分泌、肌肉紧张、颤抖等等,这些细微的变化,综合起来,就可以判断出被测的人是否在说谎。越是先进的测谎仪,测量的数据也就越多,结果也越是准确。

    安全局里面的测谎仪,自然就是国内一流的测谎仪了。

    仪器准备妥当之后,就是开始对隋戈进行审讯的时候了。

    “你叫隋戈?”审讯室里面的中年女人问了第一个问题。

    而审讯室外面,许多人正透过玻璃观察隋戈的情况。这些人当中,除了警局官员和穆玉婵之外,还有一些测谎的专家,他们正在把隋戈当做研究的对象。

    “是。”隋戈应到。

    “你是东大的学生?”中年女人继续问道,盯着显示屏上的数据。

    “是。”

    “你老家是黄平县?”

    “是。”

    “你爷爷叫隋半边?”

    “是。”

    “你跟龚建民乘坐同一次航班?”

    “是。”

    “你想报复他?”

    “是。”

    “你用砍刀砍掉了龚建民的手?”最关键的问题终于出来了。

    “没有。”隋戈和平静地说道。

    “你用砍刀砍掉了龚建民的手?”中年女子将这个问题重复了一遍。

    “没有!”隋戈的语气依旧很平静。

    隋戈的神情也很平静,很淡定。

    但是,那位中年女人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审讯室外面的测谎专家,他们的神情也变得凝重了。

    “他究竟有没有说谎?”穆玉婵忍不住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穆玉婵旁边的一位男专家摇了摇头,“他是一个怪胎!”

    “怪胎?什么意思?”穆玉婵问道。

    “从一开始到现在,他的心跳、呼吸节奏、脑部活动等数据几乎都没有任何的变化。”旁边的专家非常专业地向穆玉婵解释道,“难道他受过这方面的专门训练?”

    “就算受过训练的话,数据也不可能这样完全不变化!”另外一个专业人士说道,“真是奇怪了,难道是测谎仪本身出了问题吗?”

    审讯室里面的那位看起来有些心理变态的中年女人这时候神情也有些不自然,她仔细看了看数据分析结果,然后通过话筒向审讯室外面的人说道:“大概是测谎仪出了点问题。”

    “怎么可能是测谎仪出了问题呢?”隋戈郁闷道,“大姐,你仔细看着我的眼睛,仔细看看。我说的都是真话,我完全是无辜的,我是好人……”

    隋戈努力解释,可是那个中年女人却完全听不进去。似乎她跟穆玉婵一样,都认定了隋戈就是坏蛋。

    “要不然,我说一个明显的谎话,做一个测试行不行?这样不就知道你的测谎仪是不是出问题了么?”隋戈向那中年女人说道,主动替她排忧解难。

    “什么问题?”中年女人觉得这个办法倒是可行,总算肯搭理隋戈了。

    “你就问穆玉婵是不是一个恶毒的丑女人。”隋戈说道。

    尽管从里面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是隋戈几乎可以肯定,穆玉婵就在外面看着这里的动静。

    那中年女人没有找到测谎仪的问题所在,于是抱着试试的想法,心不在焉地问道:“好吧,你觉得穆玉蝉是不是一个恶毒的丑女人?”

    “不是!”隋戈说道。

    审讯室外面,听到这个问题的穆玉婵,脸『色』都气得发青了。

    但就在这时候,测谎仪上的数据却发生了明显变化。

    一个专家惊呼道:“他说谎了!”

    审讯室里面的中年女人也惊呼了一声,数据发生了变化,显示隋戈刚才这个问题说谎了。

    审讯室外面的穆玉婵,此时却气得要暴走了。

    如果隋戈刚才那个问题说谎了,那么就等于隋戈在说“穆玉婵就是一个恶毒的丑女人”!

    可恶!

    穆玉婵气得用牙齿紧紧咬住下唇,想要发作将隋戈臭骂一顿,却也没办法发作。

    “好了,既然这个机器没有问题,那么也就证明我之前说的都是实话。”隋戈向那中年女人说道,“赶紧放我走吧,我可不想成为你们的试验品。”

    事情到了这一步,警方无话可说了,不仅没有人证,而且连测谎仪都不肯“配合”他们的工作,自然没有理由将隋戈在扣留了。

    不过,警方的人虽然不打算追究隋戈的责任了,但隋戈却要反过来追究一下他们的责任。至少,这返回东江市的机票钱,总还得让警察局给赔付了吧。

    穆玉婵并没有跟隋戈乘坐同一航班回东江市。

    因为她实在恨透了隋戈,但同样隋戈也看她很不顺眼。她不跟隋戈搭乘同一航班,隋戈反倒是乐得清静,否则两人如果在飞机上干起来了,那影响多坏啊。

    到了东江市机场的时候,唐雨溪竟然亲自来机场接他了。

    当隋戈从出口处出来的时候,唐雨溪居然一反平时的矜持,当着许多人的面给隋戈来了一个热吻。

    隋戈同学心里顿时那个激动,那个感动得。

    上了唐雨溪的保时捷车之后,隋戈刚刚系好安全带,准备乘车返回发疯校区的时候,唐雨溪却忽地熄火了。就在隋戈不解的时候,唐雨溪一下子扯掉了她身上的安全带,然后野猫一样扑到了隋戈的身上,蜷坐在隋戈的腿上,将他按在椅子上,狠狠地湿吻起来。

    隋戈同学心里面的那把火,顿时就被撩得旺盛起来,动情地配合着、索取着。

    就在他准备扯掉身上的安全带,然后做进一步探索的时候,唐雨溪的唇却离开了他的唇,笑道:“嗯,还不错。你的吻技没什么提高,看来没有跟别人偷偷练习过,这样我就放心了。”

    隋戈狂晕。

    他没想到唐雨溪居然还如此“『奸』猾”。

    这时候,隋戈同学猛然意识到,以后真想要“偷腥”的话,恐怕还真是不容易。

    唐雨溪见隋戈呆呆的样子,笑道:“呆子,是不是觉得本姑娘太聪明了,有些后悔了?”

    “后悔什么啊?”隋戈嘿嘿一笑,“难道谁要想娶一个傻子老婆么?”

    “也不一定啊。”唐雨溪说道,“你们男生不是都喜欢胸大无脑的女生么?”

    “不。我就喜欢你这样,秀外慧中,美丽与智慧并重的女子。”隋戈说道。

    “哼,言不由衷吧。”唐雨溪轻轻哼了一声,似乎感觉到身体下面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于是伸出手指在隋戈额上弹了一个爆栗,“你啊,怎么老是想着那点破事呢?”

    “这正是初男的悲哀啊。”隋戈神情庄重、可怜兮兮地说道。

    “讨厌。”唐雨溪说道,离开了隋戈身上,然后甜甜一笑,“不过,看你这么可怜的话,哪天我就挑个良辰吉日,把你给‘吃’了吧,免得你老是顶着‘初男’这个悲哀的称号。”

    “雨溪,你真是拯救我于水火之中的女神啊!”隋戈感叹道,心头却在想,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唐雨溪发动了汽车,驶上了机场高速才接着道:“你这一次在晋阳市,没有吃什么亏吧?听见你被关到局子里面去了,我还真是挺担心的。”

    “我哪能吃什么亏。”隋戈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会功夫的嘛。不过,吃亏倒是没吃,但是却差点被你老哥派的人给害了。”

    隋戈同学这是要打穆玉婵的小报告了。不过,谁让她要害隋戈的呢?因为她是女人,隋戈倒是不可能将她当面揍一顿,但是他却不介意在唐雨溪耳边吹一下枕边风,让唐云这个上级去批评批评她。总之,她既然让隋戈不爽,那么隋戈自然也不能让她过得太爽。

    “害了?什么意思?”唐雨溪追问道。

    于是,隋戈就将穆玉婵“刁难”他的事情跟唐雨溪简要讲述了一番。

    唐雨溪听了之后,果然勃然大怒,说道:“这女人也真是的,她分明就是跟你过不去嘛!我哥也是没用,居然找这么一个女人去办事,这不是存心坏事么!还什么测谎仪都用上了,这是把你当敌国间谍么?她真是神经病啊!”

    “唉,可不是吗。”隋戈叹道,“我就是犯了这么一点事情,就搞得我像是那些贪污犯、卖国贼一样。你说,是不是你哥故意想把我弄进去,然后好让你改嫁别人吧?”

    “改嫁?呸,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唐雨溪听出了隋戈话中的调侃,继续道,“我个他,不至于会害你的吧,这个没道理呢?”

    “什么没道理。”隋戈说道,“你看别忘了,就是因为我,才导致你跟那个什么杨森的事情吹了,导致你们唐家跟杨家联姻失败,也导致你跟唐家决裂了。说起来,我真是罪大恶极啊,唐云这个未来大舅哥想要收拾我,那也是很正常的。说不定,我真的进去之后,你就改变主意,重归唐家,然后跟别的人……”

    “咿嘎!”

    刹车的尖锐声音忽地响了起来。

    唐雨溪将车子暂时靠停在路边上,眼睛瞪着隋戈,神情严峻地说道:“隋戈,你跟我听好了,我唐雨溪可不是那种水『性』杨花、朝三暮四的女人!你说什么我跟别人……那简直就是侮辱我的人格!只要你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是永远都不会变心的!”

    “我只是开一个玩笑嘛。”隋戈没想到唐雨溪忽地跟他较真了。

    “这种事情,开玩笑都不行!”唐雨溪有些生气地说道,“记住,以后都不准开这样的玩笑了!”

    “是,明白了。”隋戈绷着脸,严肃地说道。

    紧绷了一阵,隋戈忍不住又道:“如果不小心做了对不起你的坏事呢?”

    “你敢!”唐雨溪先是一怒,然后“恶狠狠”地说道,“那我就剪了你干坏事的工具,然后去做尼姑!”

    “不用玩得这么绝吧?”隋戈故作骇然状,“这也太狠了吧?”

    “哼,你知道什么。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啊!”

    “……”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