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今夜无眠
    第127章 今夜无眠

    隋戈轻轻地抱着唐雨溪,就如同抱着一个易碎的花瓶。 飞速中文网

    他轻轻地将唐雨溪放在床上,将一道真气渡入唐雨溪的身体当中,替她驱除了体内的寒气和湿气。这几天,没有了隋戈的照顾、调理,唐雨溪变得更加清瘦和虚弱了。

    “你真是不听话,居然一个人跑了出来。”明明是责备,但隋戈的语气却超乎寻常的轻柔。

    能够找到唐雨溪,在她活着的时候找到她,对于隋戈来说,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这种时候,他怎么还会忍心去怪唐雨溪任『性』呢?

    “我要是不自己跑出来的话,只怕就没有机会了呢。”唐雨溪说道,“但是,跑出来之后,我就后悔了。虽然有美得让人窒息的雪景、彩林、湖光山『色』,但是我心里面,却始终想着一个人。”

    “如果那个人不是我的话,就拜托你不要说出他的名字了。”隋戈说道,“否则,我会杀了他的。”

    “呵~”唐雨溪微微一笑,“你还是这么油嘴滑舌,难怪来找我的时候,居然还带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呢。你这是要找我,还是要来气我呢?”

    “那是我请的导游。”隋戈稍微有些心虚地说道。

    “是吗,你倒是会挑人,请的导游都这么年青漂亮呢。”唐雨溪说道,“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开心就好。我最担心的,就是以后你会不开心。”

    “有我的唐姐姐陪着我,天天都会很开心的。”隋戈笑着说道,将更多的真气渡入唐雨溪体内,替她打通那些已经淤塞的经脉。

    这几天的风寒加上旅途劳顿,唐雨溪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难怪之前会昏倒在地上。

    她这样的状况,委实让隋戈有些担心。

    “怎么了?我的身体情况不好么?”唐雨溪从隋戈的表情已经看出了端倪,“我虽然有些任『性』,但是这一次出来,我可是带着你送给我吃的那些野人参、『药』丸子什么的,你可别怪我故意损伤自己身体哦。其实,我还是想多撑几天呢。”

    『药』丸子?

    那可是固元丸呢,真正的灵『药』呢。

    虽然不能治愈唐雨溪的病,却能够增强她的体质,为她注入一些生机。

    如果不是有野山参、固元丸这些东西,唐雨溪哪里还能撑到现在。

    “没事,只是吹了风雨,所以身体有些虚弱罢了。”隋戈说道,“以后有我陪在你这里,你不用担心自己身体的。”

    “你……不是来带我回去的?”唐雨溪微微有些诧异道。

    “我是来陪着你的。”隋戈说道,“并且,这也是你哥和你母亲的意愿。他们都希望,你能够开开心心地生活,一直到永远。”

    “是吗?”唐雨溪嘴角甜甜一笑,眼中泪水却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几分钟过后,隋戈停止了向唐雨溪身体内渡入真气,然后往嘴巴里面丢了几根“萝卜条”。这一次给唐雨溪调理身体,隋戈几乎耗掉了大部分的真气,看来情况的确有些不容乐观了。

    唐雨溪的病情还会继续恶化,到了那时候,隋戈恐怕就是耗尽全身真气也没办法替她续命了。

    这正是隋戈所担心的,但是他却不会将这些担忧表『露』出来。

    正如沈君菱提醒他的那样,现在的唐雨溪,也许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和心爱的人过完最后的日子,带着最后的美丽的回忆,回归天国。

    而隋戈要做的,就是尽量地满足她的愿望。

    晚上的时候,唐雨溪邀请杨莉莉共进晚餐,算是答谢她的帮忙。

    晚餐的时候,两位美女都表现得优雅、含蓄,而且似乎谈得也很好,她们的嘴角总是挂着笑容的。两人谈论的话题很广,但多是女人之间的话题,隋戈被很好地凉了一旁,并且他也知趣地没有多『插』嘴。

    任何时候,『插』入两个女人之间的谈话,都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尤其是在两个精明女人的面前。

    沉默是金,沉默才是王道。

    晚餐过后,隋戈自然是去了唐雨溪的房间。到了这节骨眼上,这厮也不知道什么是害臊了。

    杨莉莉独守空房,那自然是没办法的事情了。她也很清楚,唐雨溪才是隋戈的正主儿,而她和隋戈之间,只不过算是『露』水姻缘而已,如今天亮了,太阳出现了,『露』水自然也就蒸发了。

    天『色』已经黑尽了。

    四周很安静,只有萧萧的风雨声。

    唐雨溪的房间里面,暖气很足,感觉不到一丝寒意。

    临窗听外面的风声、雨声,喝着热茶,又有美女陪在身旁,隋戈觉得心头异常的宁静,多日来的奔波、担忧,这一刻都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你跟杨导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唐雨溪忽然一句话,如同一块石头扔进了平静的湖面上,一石激起千层浪啊,隋戈原本平静的心境终于被打破了。

    “什么事……哦,就是途中发生了一点意外,我们驾车来的时候,遇到了塌方,翻车了,然后我护住了她,将他安然从车中带了出来,事情就是这样。”隋戈平静地说道,尽量弱化了故事的精彩『性』。

    “原来是英雄救美啊,难怪呢。”唐雨溪淡淡一笑。

    “难怪什么?”隋戈装糊涂道。

    “难怪杨导似乎对你有些意思呢。”唐雨溪说道,“尽管晚餐的时候她对你和我都表现得非常客气,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她对你是有感觉的。”

    女人的直觉,还真是可怕。这些个女人,她们就好像是天生便开启了灵觉一样。

    相对而言,许多男人在她们面前,往往都只是自作聪明。

    “呵……我哪有那样的魅力。”隋戈嘿嘿笑道。

    “你也不用太多解释了。”唐雨溪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杨导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女生,人也挺好。如果她喜欢你,你也喜欢她,这本来就没什么的。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你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心仪的女生,我也会祝福你的。”

    “说什么呢。”隋戈装着“正义凛然”地说道,“你明明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说说笑而已,那么认真干嘛。”唐雨溪笑道,“你来这里为了什么,为了谁,我当然知道,也挺感动的。只是——你真是一个呆子!”

    “离开东江市的时候,我本来以为已经乐天任命,不再被任何人、任何事情所牵绊了,但是孤身一人来到蜀川,看着眼前的美景,看着成双成对、结伴而行的情侣,我才觉得自己原来并不想孤独的离开这个世界。幸好,你来了。”唐雨溪的眼神免得有些『迷』离起来。

    “放心,我已经明白了你的心思。”隋戈说道,“这一次来,我的身份只是兼职医生了。”

    “那你的本质工作呢?”唐雨溪狡黠地问道。

    “做你的专职男友。”隋戈鼓起了勇气说道。

    “切~谁稀罕呢。”唐雨溪说道,脸上却有些几分羞涩,“况且,你不是放出豪言,要天下人都看得起病么,这么远大的目标都还没实现百分之一呢,也好意思说做我的男朋友?”

    “成家立业嘛,先成家再立业也一样嘛,反正只是换一个顺序而已。”隋戈笑道。

    “看在你这么脸皮厚的份上,我就先考察一下吧。”唐雨溪说道,打了一个呵欠,“我要睡觉了,如果作为男友,这个时候你知道应该干什么吗?”

    “干什么?”隋戈先是热血激昂,但旋即便冷静了下来,心想都这个时候了,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不是跟禽兽一样么。

    “暖床啊。”唐雨溪说道,“天冷又『潮』湿,有个人暖床当然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真的要暖床?”隋戈的嗓子都有些发干了。

    他这人品,不爆发的时候喝水都塞牙,一爆发的时候,却又这般猛烈。

    先有杨莉莉投怀送抱,现在又有唐雨溪主动要求他暖床。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给美女暖床这种美差,隋戈可是做梦都想不到呢,于是立即跟打了鸡血似的,起身说道:“我去冲个澡先!”

    很快,隋戈就洗漱完毕了,穿了个浴袍就准备去暖床了。

    “这是公用浴袍,穿着不好,你还是穿睡衣吧。”唐雨溪将一套崭新的睡衣递给了隋戈。

    “哪来的?”隋戈诧异道。

    “晚餐之前,我就让酒店的服务生帮我买好了。”唐雨溪说道,似乎早就安排好了。

    隋戈这套睡衣是棉质花格子睡衣,穿着睡觉还挺舒服的,但是衣服和裤子上的纽扣不少,很显然并不方便隋戈“犯罪”。

    当然,“犯罪”的事情,隋戈也只是想想而已,哪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干这事儿。

    换上睡衣之后,隋戈边钻进了被窝里面。

    果然,正如唐雨溪所说,这地方靠近山水处,被窝的确有些『潮』。不过,对于隋戈这小初男来说,热血火旺,要暖好被窝,自然是不成问题的。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隋戈已经暖床完毕,而这时候唐雨溪也已经洗漱好了。

    唐雨溪也穿上了睡衣,居然是跟隋戈款式类似的睡衣,看起来有些像是情侣装呢。

    不过,衣服上面的扣子依然很多。

    而且,同样是棉质睡衣。

    根据经典『色』狼理论分析,一个女人如果穿着棉质内衣跟你上床,那么多半就只是单纯的睡觉了;如果穿的是丝质睡衣、或者丝质吊带裙,那么恭喜你,应该至少有一半的希望;如果她穿的是情趣内衣的话,那么你恐怕没有时间睡觉了。

    所以,看到唐雨溪穿的睡衣,隋戈就已经闻弦歌而知雅意了。

    今天晚上,肯定没戏了。

    “你盯着我的睡衣看干嘛啊?”唐雨溪丝毫没有扭捏,直接钻到了床上,而且还主动靠上了隋戈的胸膛,然后将头枕在隋戈的手臂弯处。

    这样的动作,真像是恩爱多年的“老夫老妻”了。

    但事实上,隋戈却连她的嘴唇都没碰过。

    不过,唐雨溪靠过来的时候,隋戈却发下她的手脚的确有些凉。而且,这还是她冲过澡之后,可想而知,她的心脏功能已经衰弱到什么程度了。

    隋戈很是心疼地替她暖着手脚,甚至又将一道真气瞧瞧渡了过去。

    只为给她带来丝丝暖意。

    “真好。”唐雨溪幸福地微笑着,“小初男就是火气旺,就跟靠着一个火炉似的。”

    “我不是火炉。”隋戈笑道,“我是火山……不,是火『药』桶。一旦引爆了,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隋戈本想用火山来比喻,但是想到昨夜“火山喷发”的尴尬场面,决定摒弃“火山”这个词语,免得日后留下阴影之类的,那可就大不妙了。

    “你要是火『药』桶的话,我就是拆弹专家,直接把你废了。”唐雨溪笑道。

    “我也觉得真好。”隋戈说道,“没想到,我会这样搂着一个美丽的女生。”

    “那你就继续搂着吧,因为我要睡觉了呢。”唐雨溪又打了一个呵欠,微闭着眼睛,安稳地睡着了。

    这几天,隋戈固然没有睡一个好觉,唐雨溪也是如此。身体、心绪,都让她无法安稳地休息,直到现在靠在隋戈旁边,让她觉得如此的安宁、温暖。

    看着唐雨溪睡得如此安宁,隋戈心里面哪里还有什么“歹念”,只是轻轻动了一下臂弯,将她搂得更紧了。

    萧萧风雨,继续下着。

    此时,旁边木屋的一个房间,灯光仍然亮着。

    杨莉莉隔窗眺望着雨夜,手中捧着一杯咖啡。

    今夜无心睡眠。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