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暴揍辅导员
    我擦!擦!擦!擦!

    隋戈简直要抓狂了。

    如今眼看就要收获种子,到了这等关节,谁他妈竟然偷走了他的狗尾草。什么云淡风轻、闲云野鹤的心境,一下子都崩塌了,隋戈心头只有愤怒和杀人的冲动。

    冷静!冷静!~

    隋戈在心头反复提醒自己保持冷静,寻找线索。寝室的门锁都很完好,这说明对方应该不是破门而入。如果不是破门而入,当然也不会是飞檐走壁而来的,虽然隋戈相信有这样的人,但至少不会在大白天来干这种事情吧。

    况且,为了一株狗尾巴草,也不值得啊。除了隋戈自己,谁知道这株野草的真正作用?

    谁会干这样的事情呢?

    难道——

    隋戈脸色一变,忽地想到了什么。

    他一下子冲到了公寓门口的管理室。询问了一下,果然是周处一从管理员这里拿了备用钥匙,说是要去学生寝室检查卫生。

    周处一!

    隋戈大恨!

    他没想到周处一这家伙竟然下作到这种地步,居然直接就把他养的狗尾草给弄走了。当然,周处一这么做,也许并不是一定想要一个狗尾草标本,他应该只是想给隋戈一个教训罢了,谁让隋戈之前让他下不了台呢。

    听见周处一这家伙刚走不久,隋戈拔腿就追了上去,往农学院办公楼狂奔而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隋戈在农学院办公室楼下截住了周处一。

    周处一见隋戈眼神不善,沉着脸训斥道:“隋戈,你真是一点不识大体、不识抬举。你知道吗,我是代表农学院和学校来取标本的,你最好是好好配合。要不然的话,哼,就凭你入学以来的表现,足够给你一个处分了!你——你要干什么,你这是什么态度!”

    “把花盆给我!”隋戈怒吼道,一脸凶相,“要不然,我让你马上后悔!”

    隋戈这一吼,立即引来了不少人围观。

    因为之前江涛已经将声讨周处一的帖子发到了网上,所以很快大家都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如今,看到周处一堂堂一个辅导员竟然要抢夺学生的一盆野草,无不义愤填膺,更有学生出言指责。强取豪夺学生的东西,这周处一跟强盗有什么两样。

    但周处一岂是什么好鸟,他去年才从东大毕业,靠着教导处主任舅舅的关系,才得以留校。今年刚做辅导员,如果连一个学生都收拾不了,他觉得以后恐怕在东大就没什么威信了。所以,他今天非得跟隋戈卯上不可。

    于是,周处一干脆将花盆往地上一放,指着隋戈的鼻子说道:“隋戈,你想干什么!我今天就是要把这盆狗尾草送到实验室去做标本,我不信你敢为了一株野草跟我动手!哼!你要是有觉悟的话——”

    “觉悟你妈个头!”

    想起这盆狗尾巴草花了自己半年生活费,又耗费了如此多的心血,居然被周处一给偷走,隋戈再次怒吼一声,一拳轰在了周处一鼻梁上。

    周处一在读大学的时候,其实没少打架,但是他没想到隋戈竟然敢跟他动手,而且隋戈的动作竟然这么快,这么猛,这么狠,以至于周处一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噗!

    只一拳,周处一就鼻血长流,踉踉跄跄地跌在地上。

    围观的学生也傻眼了,所有人心头都是同样一个想法:

    野草哥疯了!他真的疯了!他终于疯了!

    一个学生,如果没有疯的话,怎么也不会因为一株野草跟辅导员干架啊。毕竟,这种事情闹大了,很可能会被学校开除的呢。

    隋戈也没想到,自己这一拳竟然威力如此惊人。看来,这段时间吸收草木元气来淬炼身体,已经初有成效了。

    周处一伸手抹了抹脸上的鼻血,再也顾不上什么辅导员的风范和素质了,完全恢复了校园流氓的本来面目,从地上站起来,向着隋戈露出狰狞之色,喝道:“你他妈敢打老子!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说着,周处一轮着拳头就向隋戈狠狠脸上狠狠砸了过来,然后右脚抬起,往隋戈胸口踹去。

    只一出手,就可以看出周处一这家伙是个常打架的主。如果是以前的隋戈,就算是身板硬朗,但遇上周处一这样的校园流氓,恐怕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但如今隋戈虽然只是淬体初期,却也是耳聪目明、反应灵敏,轻松地就避开了周处一无往不利的杀手锏,脚下一勾,再次将周处一放倒在地,摔了个嘴啃泥。

    这时候,两个保安从办公楼冲了出来。

    隋戈很清楚,保安肯定不会保护他的安全,赶紧抱起花盆,火速连踹周处一几脚,然后逃之夭夭。

    四周的围观者,还在对一脸惨象的周处一拍照,议论纷纷,谁也没有去拦阻隋戈。

    隋戈没有回寝室,直接抱着花盆上了栖霞山。

    坐在山路旁的一块石头上,隋戈大口地喘着粗气。

    幸好,周处一并没有弄伤狗尾草的茎叶,否则哪怕弄伤一片叶子,对隋戈的损失都难以估量。

    因为很可能会导致偷天换日术失败,那时候就只能重新再来了。

    也正是这个原因,隋戈才会在盛怒之下对周处一拳脚相加,毫不留手。

    知道寝室暂时回去不得,歇息了一阵之后,隋戈沿着山路向上走去。

    无论如何,他必须等到狗尾草的草籽完全成熟,然后将这些草籽收起来,留着淬体所用。

    栖霞山上,男生搂着女生,女生搂着男生,而隋戈,却搂着一个花盆,花盆当中是一株接近一个人高的狗尾巴草,简直是另类到了极点。山林中的那些情侣们,看到这个样子的隋戈,不由得指指点点,纷纷侧目观望。并且,还有人在低呼“野草哥”的名字。

    说来也是奇怪,尽管隋戈已经是东大的“名人”了,但并没有多少人跟他正面接触,似乎许多人都认为“野草哥”的精神可能有些问题,至少性格比较偏激。这样的人,一旦被激怒,往往都是非常可怕的。而今天,发生在周处一身上的事情,无疑会成为最好的证据。

    隋戈独自一人抱着花盆来到了山顶。

    午后的阳光洒满了天地之间,山顶上,有微风拂面而过。

    花盆中的狗尾草,在阳光中显得更加金光灿灿,小穗上的草籽,变得更加饱满而充满生机。

    而山林四周其它那些狗尾草,但跟隋戈这株狗尾草比起来,简直就是云壤之别。

    隋戈就这么坐在山顶的草地上。

    等待着。

    阳光逐渐变成了霞光。

    当晚霞满天的时候,花盆中的狗尾草终于成熟了。

    金灿灿的叶片、茎秆,开始迅速干枯,而小穗上的草籽,每一粒都变得菱角分明,金光闪闪,仿佛整株狗尾草的生命力都全部涌入到了草籽当中,让这些草籽蕴藏了无比强大的生机和元气。

    随后,九根小穗自然而然地脱落,而干枯的叶片和茎秆,竟然如同风化一般,被山风一吹,居然就变成了尘埃,随风飘散得无影无踪。

    隋戈心头一阵激动,不再迟疑,连忙将九根小穗小心翼翼地装入一根小塑料袋中。

    将这九根小穗拿在手中掂了掂,隋戈竟然觉得有一点沉甸甸的感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