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否极泰来
    噗通!

    连咒骂都来不及,可怜的隋戈直接落入了水潭中间。

    冰冷的山泉水立即从口鼻灌入,险些将隋戈给呛住。

    更要命的是,这山泉水寒冷刺骨,简直就如同冰水一样,泡在里面,连骨头都要冻僵一样。

    幸好隋戈在暑假的时候学会了“狗刨”,赶忙第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潭水不是很深,大概有两三米深,隋戈在水里面扑腾了一阵,总算是安然到达岸边。

    风雨更大了。

    但隋戈现在已经是落汤鸡一个,倒也懒得再找地方避雨了。

    噗~!

    隋戈从嘴巴里面吐出两口水来,目光落在水花四溅的潭水水面上,颇有些恼火。

    那本古书,此时正漂浮在水面上,遭遇着潭水和雨水的双重折磨,看来已经是凶多吉少。想不到,隋戈拼命地想要挽救它,却终于还是难逃风雨的蹂躏。

    隋戈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拣了一根树枝,将这古书轻轻地拨了过来,然后从水里面捞了出来。

    这本古书本来救有些破旧,之前先是被大风给摧残一番,现在又被雨水、泉水给泡了,可以说已经是面目全非、破烂不堪了,用手轻轻一提,居然就全散了。

    隋戈郁闷得无语了,瞧这书的状态,拿去晒干也没什么意思了。

    劫数啊,都他妈是劫数!

    隋戈望着在雨水中逐渐解体、融化的书页,觉得只能用劫数来解释今天发生的事情了。看到这古书在面前分崩瓦解,隋戈本以为自己会捶胸长叹,但他却出奇地平静,仿佛这一切都是定数一样。

    这时候,隋戈只是有些后悔,以前怎么没想到手抄一份留在家里呢,但旋即他又很快释然,也许天意就是如此,正如老地主所说,人应该知足,有两个药方能用,那就是上天的恩赐了。至于其它的药方,也许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吧。

    隋戈一心想着靠古书上的药方去治好老地主的瘸腿,谁曾想到,现在却连古书都毁了,这不是劫数还能是什么呢。

    大雨倾盆,天空中不时有电光闪烁。

    雨水和泥浆的冲刷下,这本古书瓦解得越来越快了。

    许久,隋戈长叹了一声,打算离开这里,将这该死的古书和狗屁仙草统统忘掉。但是,就在隋戈起身的刹那,天空之中闪过一道明亮的电光,那古书残缺的封皮之中似乎有几丝光芒一闪而逝。

    隋戈眼睛忽地一亮,希望死灰复燃,他满怀激动地将那厚实的封皮撕扯开。

    一个小巴掌大的方形薄玉简呈现在隋戈的面前。

    玉简上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符箓文字,恍若天书一般。

    隋戈将玉简捏在手掌中,又是惊喜又是疑惑。

    惊喜的是,误打误撞地竟然发现了古书当中隐藏的秘密,疑惑的却是这个玉简上的符箓文字实在是太玄乎,一时间根本就弄不明白。

    无论如何,这总是好事情,隋戈正打算将其揣入腰包,忽地一道奇怪的热流从玉简上传了出来,瞬间遍布全身,让他有种被雷电击中的感觉。

    隋戈的脑子当中,忽然间闪现出几个气势恢宏的金色大字:

    神农仙草诀!

    什么东东?

    轰隆!

    脑袋当中如同响起了一记炸雷,隋戈被震得昏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风停雨歇,山林中的空气异常清新。

    但这时候,落霞山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疯子岭”了。

    从山脚到山顶,至少有上千个“外语疯子”在四处徘徊,口中吟唱着如同魔咒一般的各国单词,像是置身于外语精神病院一样。

    都是他妈的英语四六级给害的。

    隋戈头疼欲裂,只想赶紧从这里逃离。

    一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酸痛无力,脑袋也是昏昏沉沉。

    想起昨天落水,竟然这么穿着湿衣服在水潭边昏睡了这么久,隋戈猜测自己八成是感冒了。

    一摸额头,果然有些发烫,喉咙似乎也很不舒服,像是发炎了。

    不过,感冒死不了人,隋戈首先想到的却是昨晚捡到的那块“玉简”,寻思着那玩意儿究竟是什么宝贝,会藏在古书的封皮里面,如果不是古书被风雨给毁了,恐怕隋戈做梦都想不到里面竟然藏了这么个东西。

    怎么回事?

    那块玉石竟然不见了,隋戈明明清楚地记得,他将那块玉石拽在手中的啊。他在四周仔细寻觅了一番,却依然不见玉石的踪影。

    “难道是我做的梦不成?”

    隋戈心下疑惑,又有些慌乱,玉简没有寻到,目光却被身旁的一株茎叶已经发黄的小草给吸引住了,他喃喃自语道:“这不是柴胡吗,还是南柴胡呢……”

    话一出口,隋戈立即觉得奇怪:作为冒牌中医世家传人,虽然他听过柴胡之名,但绝对不认识这种药草啊,更不可能分辨出南北柴胡的区别。

    脑子这么一转,隋戈顿时发现,自己脑子当中好像多出了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许多稀奇古怪的植物、药方,还有一套叫做“神农仙草诀”的典籍,创造这套典籍的人名字也很古怪,叫做“仙园真人”。

    “神农仙草诀……这不是我昨晚脑子当中出现的金字吗?”隋戈心头越发奇怪。难道,这些东西都跟那玉简有关?可惜,那块玉简却不见了,不然兴许能够发现什么线索。

    “柴胡味苦,专主邪热,和山阴之泉服用,寒热立解。” 这时候,隋戈的脑子更加灵光,涌现出更多关于柴胡的信息。

    “山北水南为阴,这水潭里面的泉水,不就是山阴之泉吗?”隋戈隐约感觉到,似乎这么一株小小的柴胡,就能够治愈自己现在的感冒发烧。

    只是,这什么仙园真人竟然认为柴胡需要相应的泉水来配合治病,却好像跟普通中医见解不同呢。

    “管它的,试试再说!”

    隋戈心想道,反正吃掉一株柴胡,料想也死不了的。

    只要试一下,就可以检验出这仙园真人和神农仙草诀究竟是否真的有用。

    想了想,隋戈将这株柴胡从泥土里面拔了出来,去掉了枯黄的叶子,在潭水里面洗干净,然后就这么和着泉水,将其根部嚼碎吞服了下去。

    如此的吃法,味道当然不怎么样,但隋戈还是皱着眉头全吃了下去。

    满嘴不散的苦味,让隋戈不禁有些后悔了。

    但很快,后悔就被惊喜和激动给替代了。

    隋戈赫然发现,自己的感冒症状正在快速消退,整个人明显感觉好多了。

    一般来说,中药的效果总比西药来得慢,但隋戈此时的感觉,却是药到病除,神速无比。而且,这药还是他自己亲手“研制”的,难怪隋戈不仅高兴,而且激动万分。

    又过了片刻,所有的感冒症状,全部都消失了。

    至此,隋戈开始相信,自己脑子当中多出来的这什么神农仙草诀,绝对不是胡编乱造的。柴胡加上山阴之泉,其疗效当真是神!

    否极泰来啊!

    神农仙草诀……仙草诀,仙草!难道就是老地主念叨的那些古怪药方里面的“仙草”?

    “终于明白了!我他妈真是天才啊,哈哈~”

    隋戈禁不住得意地大笑了两声,之前的郁闷心情一扫而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