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红鹗
    白凤丝毫不畏惧的盯着墨鸦,忽然笑了起来:“被我说中了吧,现在后悔还来得急。”

    “你知不到你在说什么?”墨鸦大吼,激起了墨鸦心中更加难以抑制的怒火。

    “哈哈哈,运气不错,刚来这里就看到一场兄弟相残的好戏。”

    这时,身后的巷子里忽然传来一阵笑声,邪魅而阴森,墨鸦与白凤几乎同时回头,只见一个高挑的身影从身后走来。

    墨鸦眉头微皱,捏住他脖子的手不自觉的一松。

    “咳咳……”白凤脱离了墨鸦的手掌,捂着脖子干咳几声,冷漠的瞥了一眼身后的男人。

    来人穿着一件暗红色的金丝甲衣,手臂两旁镶嵌着几片飘逸的红色羽毛,他本是个英挺的男子,只是那双微翘的凤眼千娇百媚,宛若两朵盛开的血玫,这一身金丝在霞光中闪闪夺目,猛一看去,倒以为是个穿着华贵的妖烧女子。

    在百鸟组织里,白凤最讨厌的便就是此人,无论是外表、声音,还是行事作风,都令他生厌。

    白凤冷哼一声,愤然地飞身离去。

    “小子,你去哪?”

    看着白凤离去的背影,墨鸦厉声试图想阻止他的动作,但他的动作很快,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我跟你说过,白凤那小子总有一天会拖累你,你看,被我说中了吧!”红鹗那张如女人一般妖媚的脸挂着笑意。

    “你怎么会在这里?红鹗,我记得将军派你出去执行任务了。”墨鸦站在几步之外,目光冷冷地看着他。

    红鹗轻轻的擦着自己的猩红的嘴唇,笑了两声:“我既然出现在这里,那自然是已经完成任务了……”

    墨鸦很反感他这个动作,每次看到他这张红唇,都觉得他是刚刚用新鲜人血涂抹,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污秽气息。

    同为夜幕杀手团的成员,墨鸦对他也有一定的了解,他既然在这里出现,那么这里就绝不会只有他一个人。

    墨鸦用余光环视四周,寻找着什么,片刻之后,他果然在身后的大树上看到一只逐魂鸟。

    它身披红棕色羽毛,与暗淡的霞光混为一体,硕大的头歪到边,两颗铜铃一般大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墨鸦,它就这么盯着,不叫也不动。

    墨鸦冷笑,心道这只逐魂鸟还真是红鹗的好宠物,无论他到哪里,它都如影随形地做一个称职的监视者。

    见墨鸦的不屑,红鹗冷笑着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透明的袋子在眼前晃了晃,道:“看清楚了,这就是我这次的任务。”

    看着袋子里的五颗眼珠子,墨鸦吃了一惊,红鹗这次的任务竟然……杀了五个人!

    墨鸦说道:“你这次收获不小啊,既然如此,你还不快回去见将军,说不定,他会奖赏你的。”

    “奖赏?”红鹗掩嘴笑了,将袋子放入袖中,“为将军办事哪里敢求奖赏?只有完成任务不出差错,才是夜幕杀手团的生存之道。”

    “你来组织好像十年了,看来你很适应夜幕,你是一个聪明的人,每次任务都完成的非常完美,不过。”

    “不过什么?”

    墨鸦眯着眼睛:“身为一个杀手,不该管的闲事就不要管,这也是夜幕杀手团的生存之道,看来你在鬼山血潭的日子白待了。”

    红鹗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只是听到这边有动静,便过来看看,却不料看到你们兄弟相残的一幕,我很好奇,你们的关系不一直都很好吗?”

    “我惩罚我自己的属下,有错吗?”墨鸦对着红鹗质问道。

    听得墨鸦的话,红鹗阴笑的脸上闪过一丝愠怒,却并不发作,笑道:“呵呵,如果你当初选择我做你的副手,说不定将军早就晋升你为夜幕的最高首领了。”

    “我说过,我自己做的决定,无论何时都不会后悔,更何况。”墨鸦的声音压低,目光沉了下去:“你真的认为,当初那场比试,是你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听到墨鸦这句话,红鹗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瞪大眼睛道:“难道不是吗?”

    “那我对你真够失望的,到了现在居然还不明白。”墨鸦摆出一副失望的模样,摇了摇头,便不想与他争论,离开这个地方。

    夜幕杀手团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所有成员所接受的任务从来都是姬无夜单独指派,除了执行任务的人知道,其他人一概不得过问,墨鸦和红鹗都深知这一点。

    但,红鹗居然敢嚣张的拿出他此行的眼珠子,不过墨鸦并不傻,他明白此刻红鹗这么做,其实是对自已的一种挑衅和示威,这么多年他一直乐此不疲。

    “此人心机深重,需时时提防。”

    墨鸦的目光变得凌厉,转身一跃,向白风离开的方向飞去。

    “总有一天你会为那日的选择感到后悔。”

    一眨不眨地望着墨鸦离去的身影,红鹗眼中闪过一丝无比的怨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