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墨鸦的警告
    “其实你根本不喜欢嘈杂喧闹的地方,你更不喜欢用你的琴音去取悦那些达官贵人,你渴望平静,远离是非,但紫兰轩恰恰是个纸迷金醉的地方,所以我们同样身处于牢笼之中。”

    “你错了,我确实不喜欢喧闹的地方,但紫兰轩不是牢笼,我很喜欢紫兰轩,因为这里有我最重要的人。

    你难道不是因为重要的人才加入流沙的吗?”

    白风一时有些惊异,双眉微微一蹙:“你以为我的加入流沙是因为你吗

    “不是吗”弄玉反问。

    白风默了片刻,点点头,声音明朗而坚定:“你说得不错,的确是因为你,因为你的琴声。”说着,他向前迈了一步,依旧只是一步,二人之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得清容貌,听得清声音,不会更近。

    “其实,我希望你早一点出现,你的琴声早一点出现,那样,也许我会更早地逃离那个地方。”

    “你不喜欢那个地方?”

    白风嘲讽地笑了:“将军府只属于姬无夜,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必须为他而活,没有人喜欢那里。与其被关在那牢笼一样的将军府,为姬无夜卖命,我倒宁愿杀出一条血路,为自己而活。”

    “所以,对不起。”白凤偏过头,手指慢慢握成拳头,又慢慢松开,他深深地闭上眼睛。

    “我有着必须加入流沙的理由。”

    说罢,他踏上窗栏,脚下用力,纵身飞了出紫兰轩。

    小白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焦急地跳到弄玉手上不停地叫着,弄玉只是幽幽一笑,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头道:“小家伙,你该劝劝你的主人。”

    小白鸟在她的面前扑腾着翅膀,叽叽喳喳的叫,最后不舍看了她一眼,跟随白凤的方向飞去。

    就在白凤离去的同时,在他看不到的一处高楼上,一只乌鸦立在那里,漆黑的羽毛,猩红的双瞳,它那弯曲的长喙就像一把磨得雪亮的镰刀。

    它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直到白凤的身影在它的瞳孔越来越远,它才扑腾着翅膀向另一个方向飞去。

    风扬起了白凤肩膀上的翎羽,抚过他的岩蓝色的发丝,白凤一路乘风而行,如同飞鸟一般,在树林中轻而易举的穿梭着。

    看着一片片的高耸的建筑消失在身后,听着空气的呼啸声,仿佛把一切世事无常都抛之脑后。白凤的嘴边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很隐秘,却也转瞬即逝。

    随着这样自由飞翔的时候,白凤发现他才可以短暂的忘记眼前的痛苦与不堪,仅仅只享受飞翔的过程,享受穿梭在空气中的快感。

    可惜,没有一种鸟能一直飞翔,永不落地。

    白凤不断地飞身跳跃,树影晃动之间,忽然感觉有一个影子在身边闪烁,时而在左右,时而在前后,却不现身,就如一个鬼影一样紧紧地跟着自己。

    “出来吧,我不喜欢玩躲猫猫?”白凤轻轻的落在地上,向后撇了一眼。

    这时,一只乌鸦从天空飞下,在落地的瞬间居然化成一个黑色装束的邪魅男子。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墨鸦阴沉的说道。

    白凤背靠着柱子,双手抱在胸前,晚风吹动着他耳边的发丝,他并没有正视墨鸦。

    “你去紫兰轩干什么,我没有兴趣,不过我只想让你记住件事,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再去那个地方,你会遭到非常严厉的惩罚。”

    惩罚”二字墨鸦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仿佛他对白凤的耐心和包容已经到了极限。

    他比白凤年长,比他更加懂得将军府的生

    存之道,他们虽然都是夜幕杀手团“百鸟”的成员,但是在这个牢笼一样的宅院里,他们却同样是失去自由的鸟儿,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一双双看不见的眼睛时时刻刻盯着他们,如果一不小心犯了错,生命便会走向终结。

    白凤沉默了片刻,抬头看着墨鸦:“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在袒护我,但是这件事,我认为我做得没有错。”

    墨鸦一听,愣了一愣,这小子到这种时候了还在倔强,他心中顿时一怒,大喝道:“白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任性妄为很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白风并不在意他的话,语调异常平静:“墨鸦,你是不是后悔当初选择我做你的副手”

    “你说什么”墨鸦怒视着白凤。

    “当初接受测试的人里,我并不是最老实最听话的,红鹗他一直很崇拜你,或许,你不该选择我……

    “小子!”

    墨鸦猛然伸手抓起白风的衣领,一把将他提起,他的眼中燃烧着从未有过的怒火,和一丝惊人毛骨悚然的凶光。

    白凤被他抓住衣领,拳头顶住喉咙,一时间喘不过气,艰难地咳了几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