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风云已动
    冰雪为容玉作胎,柔情合傍琐窗开。

    后半夜突然下起大雨,庭院中几盆没来得及搬进来的紫罗兰被雨点砸得支离破碎。

    “可怜了这些花儿。”紫女倚着窗沿,只淡淡扫了一眼那些掉落在地上的淡紫色花朵,目光再次向空中望去,浸没在雨帘中。

    “昨夜的雨,下的倒真是时候……”

    卫庄抬头瞥了一眼天色,本应柔和婉转的语调自他口中吐出,却生生带了几分嘲讽意味,但也意外的动听。

    “他还没来?”

    紫女透过阁楼精致的雕花窗口望去,如墨的发丝,黛眉细长,眉梢微微上扬,有一种化不开的担忧。

    “若论在平时,公子已经早早来了,昨日韩王突然急招他进宫,不知所谓何事,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卫庄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淡淡说道:“他一向很沉稳,这种小事还不足以让你去担心。”

    “是啊,公子确实很沉稳与冷静,远远超出了非常人的范畴。”说到这里,紫女忽然回忆起鬼兵借道的晚上:“那夜,路遇鬼兵,在生死关头,他居然露出淡然安定的笑意,仿佛早料到我会来救他,他的这份心性让我这个见惯生死的人都自叹不如,这种气场在阴阳家眼中,被称为云龙之相。”

    “龙乘风云而上九天,现在风起青萍之末,韩国的风云已动,就看他到底是条真龙,抑或只不过是外饰金粉的草龙。”卫庄略有兴趣说道。

    就在他二人刚说完,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突然传来。

    “诸位,久等了。”

    尚未敲门,棕色的木门便被一双白皙的手指拉开,一个华贵的身影走了进来。

    他打量了一圈屋子里的二人,随后又把目光放到了别处,露出笑意。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韩非一眼就瞧见桌子上的酒壶,快步的又到窗边盘腿而坐,很随意的给自己倒上一杯,深吸一口气。

    “七国之中的白花酿,做法不同,各有各的特色,但却食之无味。但,唯独紫女姑娘的百花酿,酒香溢人,令人流连忘返,非雪花膏、百雀羚之类的俗香所能相比的,我甚是喜爱。”

    说完,韩非端起酒杯,浅酌一口,面露陶醉之色。

    见他的样子,斜对面的紫女掩嘴一笑:“就你会拍马屁。”

    韩非叹息说道:“哎,没办法啊,毕竟拍紫女姑娘的马屁有免费的酒喝。”

    紫女冷哼一声,上前一把揪住韩非的耳朵,装作生气说道:“哼,难怪你每天都来这,原来你是在惦记着我家的酒呀?”

    “哎呀,疼疼。”韩非整个身子都被扯过去,疼得龇牙咧嘴:“口误,口误,不光是酒,主要是紫女姑娘的身姿深深吸引了我。”

    站在一旁的卫庄脸色铁青的看着二人,韩非每次来紫兰轩都要和紫女调侃几句,作为一个电灯泡,无疑这段时间让他最难熬。

    “你突然被急招进宫,发生了什么事?”卫庄问道。

    听到卫庄的话,紫女才慢慢松开手指。

    韩非理了下身上凌乱的衣服,恢复了正经的样子,说道:“韩国这几日突然出现了几个百越高手作乱,或许是当年幸存的百越遗民,两天的时间竟然暗杀了十二位王宫重臣,把韩国上下闹得人心惶惶,父王召我前去就是为了寻找应对之法。”

    “难道是零?”紫女眉头微微皱起。

    “不,不是。”韩非摇了摇头,“虽然不是他,但我有种直觉,这件事可能与他脱不了干系。”

    “看公子淡定从容的表情,可想到了办法?”紫女问道。

    “没办法。”韩非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过,不用担心,虽然我们没办法,但有个人有办法,而且,他自会去帮我们处理。”

    “谁?”卫庄沉声说道。

    韩非浅浅酌了一口,目光中闪烁着自信:“姬无夜。”

    “噢?此话怎讲?”卫庄的表情略微带着意外。

    韩非漫不经心的把酒杯放下,站起身来,背负着双手,缓缓说道:“姬无夜虽然与我们成对立关系,但至少在保全韩国这件事上,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如若没有了韩国,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姬将军吗?他此时比我更着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