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最后的一年
    “师傅也不例外,作为一个医者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病人在我的面前倒下,自己却束手无策,那种感觉就犹如亲手杀一个人一样。”念端复杂的说道,夕阳透过窗户,直射在她那略显疲惫的脸上。

    “可师傅你的身体……”

    她知道师傅这些年救治病人,落下了许多隐疾,她的身体很虚弱,相当于一个刚满周岁的小孩子,特别是下雨天的时候,师傅根本不敢出门,只能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

    “蓉儿,你还记得进镜湖医庄的第一天我跟你说的话吗?”

    “弟子从不敢忘。”端木蓉低着头,对着念端恭敬的弯一腰,平静的说道。

    “我为医者,须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艰险、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

    “很好。”念端欣慰的笑了笑:“你去吧,让我在这里想想。”

    端木蓉长长的叹了口气,终于妥协了。

    “师傅,今夜的风大,我去给您拿两件厚实的外衣,小心着凉。”

    “也好。”

    端木蓉回到屋子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屋子里的火炉烧得正旺,零点依然坐在那个角落里,闭目养神。

    听见开门的声音,零点缓缓睁开双眼,只见回来的是端木蓉,便又合上了双眼。

    她没有理会零点,进门之后就朝内屋走去,没一会儿,她又拿着一样东西匆匆出了门。

    “这女人在搞什么?”

    对于端木蓉的奇怪举动,零点有些好奇,他想跟出去一探究竟,但如今的状况,只好让他作罢,继续闭目养神。

    第二天早上。

    零点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冒出了头,他不是自然睡醒的,而是被一股刺骨的寒意冷醒的。

    他动了动有些发酸的肩膀,一件厚厚的毯子顿时从他身上掉落下来。

    看着这张温暖的毯子,零点有些错愣,他明明记得自己睡的时候没有毯子,这是哪来的?

    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人了——端木蓉。

    这女人果然是刀子嘴豆腐心,外表看起来不可接近和强韧,实际上很容易被触动到心软的地方。

    零点正欲伸手去捡,但全身上下毫无半点知觉,身子反而一下子僵硬的倒在地上。

    又来了么?

    感受着身体里到处窜动的寒气,眉头紧紧的皱起,正当他躺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时候。

    这时。

    “嘎吱”一声,门开了,念端脸上挂着疲惫走进屋子,一眼便看见倒地的零点。

    “少侠,你怎么样了?”

    念端把零点扶正后,立马用手指感受他的体内的情况,脸色瞬间变的更加难看。

    体内的寒气似乎加重了……

    这种毒比她想象中更可怕,一天的时间寒气已经深入骨髓,经过一夜的翻阅书籍,本来有一点眉目,但现在感受他体内的变化,她又一次变得无能为力。

    此刻,真的是大罗金仙也救不活了。

    零点一眼就看出了她表情的变化,心里也猜的**不离十,于是问道:“我还能活多久?”

    “还能……”念端张了张嘴,话说到一半喉咙像卡住一般,不知道怎么去开口,因为她诊断出的结论她自己都接受不了。

    “没事先生,你说吧,我没你想象中那么脆弱。”零点微微笑道。

    念端惊讶的看着零点,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一……年”

    说完,念端身体顿时一松,闭上眼睛,不敢去看零点的表情。

    对于一个碧玉年华的少年来说,这两个字着实让人感到绝望。有时候,死亡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你知道自己死亡的日期。

    她一生救治了许多病人,也看到了许多的生离死别,她明白,一个人的心死莫大于身死。

    心若死去,她有些担心,这个少年如若不振作起来,可能根本活不到一年,半年?三个月?或许更短。

    她此时有些后悔将这个噩耗告诉零点。

    “我明白了。”零点笑了,笑容中又充满了苦涩,“麻烦先生再帮我施针一次,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