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初见端木蓉
    零点的身体正在急速的下降,眼看着就要掉落在地,就在零点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

    这时。

    “唰”的一声,一道黑色的影子从林中袭来,速度快得出奇,一眨眼间便稳稳当当接住半空的零点。

    零点只感觉自己倒入一个柔软的怀里,他无法动弹,所以看不见究竟是谁?他能猜测到,这一定是个女人,但这绝对不是姬凌雪。

    “还好,总算是赶上了。”只听那人长长的呼了口气,似乎完成了某人的承诺。

    等她安稳的降落在地的时候,零点被她平放在地,然后开始观察起他的伤势。

    此刻,零点终于看到了她的面容,这个女子长相很普通,属于那种扔在人群中都找不到的那种,年龄在三十上下。

    这是一个他在秦时明月中从来没见过的女子,更想不出她是谁?

    “似乎中了寒毒。”

    女子一边感受零点的脉搏,一边蹙眉说道:“这种寒毒似乎从来没见过,有些麻烦啊。”

    说着,便把零点扶坐起来,从怀里拿出一个布袋,缓缓打开,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银针。

    她伸手取了两根,瞬间扎入零点的后背。

    “我先用两根银针封住你的阙**与气海穴,不让寒气流入你的四肢,这样你勉强可以行动,但只是暂时的。”

    银针插入身体的瞬间,他感觉身体剧烈的疼痛,似乎自己的经脉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堵住一般。

    顷刻间,零点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的恢复知觉。

    “你是?”零点开口虚弱的问道。

    “我叫念端,是这附近的一个大夫,接下来你恐怕得很我回去一趟,因为你的症状很奇怪,我要对你观察一段时间,清楚病情后才能给你对症下药。”

    念端?零点心里一震,这个女子居然是念端。

    她就是端木蓉的师傅,原本零点就是来找她的,现在却意外被她所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戏剧性的一幕若是落在两天前,他或许还会在心里庆幸自己的好运,但此时他毫无半点情绪。

    “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和你回去,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不知姬凌雪现在的状况如何?他得要尽快赶去,零点现在什么都不在乎,在意的就是姬凌雪的安危,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零点挣扎的站起来,还没等他迈出一小步,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身体中传来,双脚一软,一下子又倒在地上。

    念端见状,立马上前扶住零点,然后又开始查看他的伤势。

    她一边查看零点的身体,一边平静的说道:“你担心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丫头吧,她现在很好,只不过伤得很重,我救下她的时候几乎只剩一口气了,但她的求生**很强烈,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强,在昏迷中她还关心着你的安危,一直在说一句话。”

    “什么话?”

    念端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把那只放在零点脉搏上的手收回来,再次提醒道:“别再动用内力了,赶快跟我回医庄去,你的状况并不太好。”

    “她现在在哪里?麻烦您一定要治好她。”零点恳求的说道。

    念端一愣,平静的说道:“你们两个真奇怪,一个叫我救她,另一个叫我救你,我到底该听谁的?”

    “听我的,救她。”零点十分坚决的说道。

    念端把零点扶起,微微一笑:“放心,我是个医者,医者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你们两个我都会救的。”

    “谢谢。”零点感激的说道。

    片刻后……

    念端扶着零点来到湖边,湖边停靠着一个木筏,小心翼翼的把零点扶上木筏。

    “坐好了。”

    念端微微一笑,然后撑着竹竿开始划动。

    镜湖是一片湖泊,湖泊的中央是一块小岛,而医庄就修建在小岛上,湖泊看着很大,其实距离医庄并不远。

    木筏还没靠岸,远远望去只见一个少女站在岸边,静静的等待着,她穿着朴素,头上扎起的一束细马尾;藤紫色与白色相间的头巾;额前刘海随风飘动,整个人身上散发清晰脱俗的气质。

    她远远的望着,表情上没有一丝波澜,平静得犹如这镜湖里的湖水。

    她,就是端木蓉吧。

    这么明显的装扮,身份不难猜测,只是此时的端木蓉要比秦时明月中的要好看许多,但依然是一个冷若冰霜的女子。

    木筏渐渐靠了岸,念端扶着零点下来,端木蓉便来到了念端身旁,尊敬的叫了一声:“师傅。”

    念端轻轻的点头:“蓉儿,你把这位少侠扶到屋里,他身中寒毒,你先用针先封住他的九大气穴,暂时压制住寒气,然后等我回来。”

    “师傅,你要去哪?”端木蓉焦急问道。

    “我去查阅一下医书,放心,很快就回来。”念端看着端木蓉,嘴角露出一抹亲和的笑容。

    她对这个徒弟很满意,对运用药物的天赋极高,而且医者所具备的品行她都有。

    如果不出意外,过上几年这个弟子的医术会远远超越她。

    这让念端感到很欣慰,所以念端一直没有收第二个徒弟的打算。

    念端离开后。

    端木蓉平静的看了零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师傅安排的她照做就行了,上前一把扶住零点,朝屋子里走去。

    零点被端木蓉搀扶着,他用眼睛的余光打量了下旁边的人,发现她的目光始终平淡的注视着前方。

    从她的眼神中零点感受到一丝敌意,零点一愣,让他不禁有些疑惑,自己与端木蓉素未谋面,她为何对自己产生敌意?

    “你的身体冰冷得出奇,应该是中了某种寒毒,但你表现出来的症状并不像寒毒,倒像是被某种外力刺激而产生变异的毒物。”

    端木蓉清冷的说道,她的双手被零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冻得惨白,但她丝毫没在意,仍然继续扶着零点走。

    说实话,端木蓉很讨厌江湖中的剑客,但也只能讨厌而已。

    因为她知道,凡是来到镜湖医庄的人,不管是贵族王侯,还是布衣百姓,不管是忠肝义胆的将士,还是恶贯满盈的小偷。

    来到这,永远只有一个身份——病人。

    所以,她不会嫌弃或者放弃任何一个病人,这一直是师傅教导她的,她一刻也不敢忘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