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墨鸦的担忧
    紫兰轩

    傍晚,弄玉端坐在窗前,于一身淡金色的裙装,披肩的长发随轻风时起时落,轻启纤指,双手在琴弦上跳动,一阵阵柔美的琴音便充满在每一个角落。

    夜深人静,琴音缭绕,弄玉闭着眼睛,她很享受这样的氛围。

    一曲作罢,她缓缓睁开眼,低头垂眸,眼神中闪烁着一抹忧伤,纤细的手指不断抚摸着古琴。

    这时,微风拂动,湿润的空气将窗前帘子吹起,哗哗的声音,像海藻般浮动。

    “你今天的琴音充满了悲伤。”

    弄玉抬起头,望着窗户外面屹立的男子,因为他是站在窗户侧边的,所以只能透过帘子看见他的背影。

    然而弄玉并不意外,美丽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只见一番淡漠与宁静。

    这个男子很奇怪,几乎天天来这里听琴,听完之后就独自黯然离开。

    对于这个男子的奇怪举动,弄玉也没有刻意回避,她还是按照往常的作息弹奏曲子。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今天是这个男子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他的声音很好听,就像天上的鸟儿叫声,充满了空灵,空灵中却又带着一丝忧郁。

    “这原本就是一首悲伤的曲子,一切的微醺只为了铺垫最后的悲情罢了。”弄玉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唯有耳畔两颗白玉珍珠盈盈晃动。

    “可是,我听到的悲伤是来自于你的内心,我能确切的感受到,凄凉、无助与思念,就像是一件重要的东西被抢去,自己却有无能为力。”

    弄玉身子一颤,手无声的捏紧琴弦,缓缓开口:“你多虑了。”

    同时,她的心头蓦地涌上一股许久不曾有过的悲戚。

    “是啊!作为一个连面都不曾见过的朋友,我今天的话的确有点多了。”背对着佳人,一双孤傲的眼眺望着无边的天际,漠然不语。

    “我不是这个意思。”弄玉解释道。

    “我明白。”他眉目之间竟微起一丝淡淡的忧伤,停留了片刻又缓缓消散,对着前方空气微笑说道:“谢谢你的琴声,它很好听。”

    风扬起了白凤肩膀上的翎羽,抚过他的岩蓝色的发丝。足尖轻点,然后就腾飞向了远处的天空。

    说实话,白凤从来不愿进入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也非常反感这样的风雪场所,更讨厌里面的舞女、琴姬。

    以往,每当将军姬无夜没有任务给他,他都喜欢往城外跑。

    无论如何,那里的山林总比将军府广阔些。

    然而,这些天他却天天来这里,他发现紫兰轩并非他想象中那样,至少他眼前这个女子与其他女子不同,怎么说呢?她就像一朵千尘不染的白莲。

    从他见到她第一眼的开始,他就一直这么觉得。

    她的琴声很美,是自己从没有听过的一种天籁之音,仿佛能洗涤自己的心灵。

    而恰恰他需要这样的声音,特别是做完一件任务过后。

    “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正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夜色中,如翚斯飞的屋顶之上,白凤坐在檐角想得出了神。

    忽然,他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丝风,身后“嗖”地一声,随即脚步声起,有人走近。

    “你很奇怪哦。最近老喜欢跑在这一带来偷懒。”

    白凤没有回头,他已经知道来者何人了。

    “你不回去汇报任务,不怕将军怪罪吗?”

    白凤表现得无动于衷。他总是这么爱管闲事,在他看来墨鸦这种跟踪的行为有些反感。

    墨鸦轻飘飘地落在白凤身旁的屋檐上,双手抱在胸前道:“我已经让我的乌鸦把眼珠带回去了,你是我的属下,这种事情还用得着你提醒?”

    在夜幕中的杀手每杀完一个人都会取走对方的眼珠,然后交给姬无夜。杀人取珠,这是夜幕杀手团的一贯做法,也是任务完成的标志。

    “不亲自回去,你不怕将军会不高兴?”

    墨鸦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将军的性格虽然阴晴不定,但是只要任务结果一样,便不会有什么问题,更何况……”

    “什么?”

    “何况我也对那个弹琴的女子也感兴趣。”

    话音刚落,白凤的手指便不诚实的抽动一下,斜目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无聊。”

    墨鸦用手指捏着下巴,十分欣赏的自言自语:“她虽然生的美丽,琴音超绝,可惜了……”说到这里,他又遗憾的摇了摇头。

    “可惜什么?”

    “可惜,她却是个死人。”

    白凤心中忽然一颤,语气冷了几分:“什么意思?”

    墨鸦并不回答,冷眼看着紫兰轩的方向,那里灯火通明。

    “你应该知道,紫兰轩,绝不是一个简单的风月场所,它的背后一定有个神秘的主人,这段时间它一直在暗中与将军作对。”

    “我知道,可这又能代表什么?”

    墨鸦的神情被一脸冷峻代替,眼中闪过一丝凛然:“那你更应该知道,与将军做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白凤沉默着不说话,因为他说的是个不折不扣的事实,与姬无夜做对的从来都只有死亡。

    墨鸦十分了解白凤,一旦说中了内心他便会回用沉默来回答。

    “每一个人都拥有自由,但并非每个人都懂得自由,不了解自由的人,自由对他来说,是一种迷茫。”

    墨鸦正视他,双眸在暮色的映照下闪出一抹暗红:“你自己也说过,我们是将军的猎鹰,既然如此,你就必须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墨鸦是白凤的上级,多年来常常对他循循善导,白凤虽然孤高冷傲,心存他念,但多多少少也将他的话记在心里。

    此刻他看着墨鸦,看着他眼中那种充满责备和告诫的寒光,便明白他是在暗指自己不要对弄玉过分关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有些事情本身我们无法控制,所以,只好控制自己。”墨鸦再次提醒道。

    “或许你是对的。”白凤冷哼一声,不耐烦的转过脸,飞身跳了下去。

    墨鸦看着他一步步走入暮色中,白色的身影渐渐被黑暗吸纳,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不禁暗自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小子,你究竟懂不懂,有些地方很危险,你千万不能越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