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与天泽的交易
    霎时间遮天盖地,密密麻麻的箭矢笼罩在零点的上空,宛如一个大锅倒扣而下,仿佛要把零点撕碎。

    零点的表情仍淡然不惊,手中的短剑发出震耳的轻吟,也不见做如何动作,手腕轻轻一抖,挽出一片剑花,一挥一扫之间,已然负剑而立。

    遮天箭雨已经接近到十丈距离,但这时却猛地一滞,旋即像是受到了一股无形而巨大的力量撞开一样,一下子四处飞散开来,真如“雨”一般纷纷洒洒而落。

    零点眼眸里的杀气冰寒,足尖轻挪之间变作一道虚影朝白甲士兵急掠而去。

    “快拦住他!”

    顿时一个士兵大惊,刚才的一剑之威,但毕竟也是征战多年的老将,在零点冲来的一瞬间立刻回过神来,暴喝出声。

    虽然仍处于震惊之中,但下一刻众白甲兵都下意识听从了他的话,横排成一块结成长阵,锋利的矛尖对外。

    可一眨眼之后,一道利光闪过,矛尖纷纷裂成两半,掉落在地。

    而零点的身影,已然站在了他们的中央,衣角随旋起的风沙而飘舞,自带着一股宁静。但众白甲兵如视妖魔,齐齐惊恐地后退一步。

    “我想走,没有人能拦住,至少你们这群蝼蚁不行。”零点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低声说道。

    说罢,他身影一动,速度徒然加快,右手飞快在众人跟前一闪而过。

    “噗……噗……噗……”

    最外围的一圈依旧是那个举着矛的姿势,但马上“哐当”一声,手中的剑纷纷掉在地上,然后捂着脖子半跪在地,鲜血如喷泉般飙出。

    后面的白甲兵脸色一下子惨白,不禁又向后退了两步。

    “今天一个也别想走。”

    零点终于爆发了,他把压抑的怨气全部爆发出来,发泄着,脑中早已失去了理性,失控似的去满足自己杀戮的**。甚至觉得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就是能用自己的双手抹杀一切的快感。

    屠戮还在继续,只怪零点的剑太快,基本每挥出一剑都要带走一条生命,鲜血染遍了他的白衣,看着直让人作呕。

    一盏茶的功夫,地上已经躺着数十具尸体,绝无一人生还。

    空气中布满了血的味道,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化为乌有,几曾何时,生命的价值已经被这个世界改变了。

    零点拖着鲜红的长剑缓缓朝青铜巨门走去,锁在巨门上的铁链剧烈的颤动,仿佛很是兴奋。

    零点的表情始终漠然……

    “哐当”

    大手一挥,黑色的铁链一下子掉落在地,伸手推开青铜门,缓缓走进去。

    里面的空间很大,这里的铁链比外面更多,地面全是岩浆,根本没有办法落脚,一缕缕黑色雾气在空气中环绕。

    岩浆的中央有一个石台,石台之上是一个铁桩,铁桩之中锁着一个人。

    这个人被黑雾笼罩,完全看不清,而这四周飘荡的黑色雾气全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零点踩着黑色铁链来到石台上,走到铁桩面前。

    面前的人突然抬起头,黑雾之中突然亮起一双红色的眼眸,冰冷的不寒而栗。

    “你身上的气息好熟悉,你不是姬无夜的人,你来这里做什么?”黑雾中人沉声说道。

    “我说过,我是来给你自由的。”零点缓缓走到他面前,目光俯视着他。

    滚烫的岩浆中爆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黑雾中的人沉默了,他紧紧盯住零点,显然对零点身份怀疑,他不认为天上会有掉馅儿饼的事情,此人不简单,绝不可信。

    可他已经在这里囚禁了十年,太久了,没人知道他这十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渴望出去……

    如果错失了这次机会,可能……复仇真的无望了。

    片刻后,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说说你的条件?”

    零点忽然笑了起来,“没错,一切都是有价码的,从不会无意义的出手,你可以把它当作一次交易,所以,我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毁灭流沙、毁灭夜幕、毁灭韩国的一切。”

    气氛忽然间凝结,黑雾中人再次怀疑起来,“毁灭韩国这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他认为零点的这个条件显然不算条件,因为就算零点不要求,他也会这么做,不管谁来阻止他,他都会这么做。

    “因为这个。”说着,零点的手里赫然多出了一块玉佩,玉佩上面有着一个奇怪的符号,“够了么?”

    “这是……”黑雾中的眼眸突然一凝,随后传出一阵冗长的笑声。

    难怪他会觉得零点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原来他也是百越战士中一员,他此时对零点的戒备消逝一空。

    “原来如此,哈哈,真是天眷我百越。”

    周围一缕缕黑色雾气围在零点身边转动,铁链又开始颤动起来,压制不住他的兴奋。

    “我想你已经迫不及待了。”

    零点嘴角微翘,手中短剑一抖,瞬间挥出无数剑光,每一道剑光都准确的斩在铁链上。

    “嘭嘭嘭”

    周围石壁上的铁链一下子蹦断,带无数碎石一同滚落,四周的黑色雾气全部飞向天泽那边,逐渐没入在他的身体中。

    这时,困住他的铁桩开始剧烈抖动,一下子猛然炸开。

    黑雾渐渐淡去,他的身形慢慢浮现出来,深蓝色得头发,诡异的肤色,背后六根蛇头骨装锁链环绕在他的周身,就像是一根根黑红色的大蛇。

    “这么多年,仇恨的力量使我变得更加强大,而他们,却在纸醉金迷的酒色中已经被榨干了身体,他们早已忘记了恐惧的感觉,韩国曾经带给我们的,如今我该找他们偿还了。”他缓缓走来,血红的瞳孔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零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眼神中更充满期待。

    “仇恨就像毒药,沉浸得越久,毒性越强,发泄吧!掠杀吧!彻底把韩国搅个天翻地覆,压抑了十多年的仇恨,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