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听到卫庄的话,零点眉头轻轻蹙起来,仿佛在想什么事情。然后用三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着姬凌雪低语道:“等下我们再度出手的时候,你找机会尽量往左边靠。”

    “你找到了?”卫庄背对零点问道。

    零点的眼睛微微一眯,冷笑说道:“我想圣药应该就在左边五米处。”

    卫庄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在这么短时间内,他不明白为什么零点会知道。

    姬凌雪瞬间懂了零点的意思,点了点头,没有半点含糊立马就朝左边摸索过去。

    “给我去死。”

    这时,黑暗中的人剑法变得更加的狂暴,如狂风暴雨一般,试图想脱开身阻止姬凌雪。

    他的这一举动,无疑证明了零点的猜测,零点笑了起来,哪里会让他得逞。

    “全力拖住他。”

    卫庄一脸平静,他遵从了零点的吩咐,手中的沙齿剑快速的挥动,每一击都带着可怕的力道。

    零点这边的剑也快得出奇,空气中出现无数残影,两人都很好的限制住他的行动。

    “吼~”

    那人也心急如焚,一声怒吼,震耳欲聋的声音如有形的声波荡开。

    顿时空气中出现一簇火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着,周围慢慢变亮,然后

    “嘭嘭嘭……”

    一簇接着一簇灯光,在山洞里绽放,直到把整个山洞照亮。

    此刻,终于看清了那人的面貌。

    零点不敢相信,原来他们的对手居然是个二米高的粗犷汉子,披散着头发,破旧的粗布大衫胸脯裸露在外,满身的肌肉,手臂上鼓起的青筋,宛如一个巨人,看上去粗犷彪悍的感觉。

    要明白身高与体型限制了一个人的速度与灵活,这么魁梧的身躯居然能把剑法运用的如此行云流水,这绝非一般人能办到。

    更让零点震惊的是~

    他的四肢被四根巨大的黑色铁链锁住,完全限制了他的行动范围,黑色的铁链给人一种巨大的沉重感。

    然而,被沉重的铁链锁住了四肢却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身法,依然能与他二人打成平手。

    他完全就是一只困在牢笼里的狮子。

    零点也庆幸他被困住,如果解开他铁链的话,零点不敢想象,那将会是一种怎样可怕的存在,他们三人绝对都会交代在这里。

    当火光亮起后,正如零点猜测的一样,山洞的左边有个石台,石台上放着一个秘制的铜盒子。

    姬凌雪刚想伸手去拿,忽然感觉耳边传来一道破空之音。

    “小心。”零点大声喊道。

    巨大的危机感让姬凌雪感觉全身绷紧,本能的向后退了一小步。

    瞬间,一把锋利的长剑贴着她的皮肤擦过,狠狠的钉入石壁内,强大的力量直接贯穿石壁,只剩下剑柄露在外面。

    姬凌雪见状,顿时吸了一口凉气。

    剑客最忌讳的就是双手无空,剑既然已脱手,便失去了最强利器,虽然对方是双手剑,也等于削弱了一半实力。

    姬凌雪立马朝零点那边看去,却见到了震惊一幕。

    “夺圣药者,都得死。”

    只见那壮汉一声大喝,单手疯狂舞剑,犹如疯狗一般,直接向她这边冲来,零点与卫庄此时根本招架不住。

    他的单手剑,居然比双手剑更可怕。

    姬凌雪不得不放弃圣药,果断的跑开铁链的范围之外,她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参与这场战斗。

    只有等待下一次机会。

    “此人究竟是谁?”

    卫庄妄图想猜测他的身份,他的剑招透露出古怪,全无一点章法,偏偏却又那么自然,刚柔并济。

    “别忘了我们还有后招。”零点低语说道。

    卫庄还好,他还是一副从容不迫的姿态,但零点却感觉到无比的压力。

    就在这时

    洞里的气温开始急剧下降,一股冰冷阴寒的气息从洞口处荡漾而来,这股气息瞬间引得几人的注意。

    只见一个白发邪魅男子缓缓出现在洞内,他整个人就像一块万年的寒冰,肌肤白润如雪,一袭红衣,简约妖艳的头冠,都将他的邪魅狂狷一展无遗,高高在上的贵族气质中却隐藏着对平民视若草芥的冷漠。

    白亦菲瞥了一眼那边的战斗,又把目光转移到石台上的青铜盒子,嘴角露出一丝奸诈的笑意。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是自古以来最简单的计谋,偏偏这招却最好用。

    所以,他这次时机抓得很准。

    白亦菲没有说话,整个人以飞快的速度向石台边疾去,白亦菲的目标很明确,显然就是冲着圣药而来。

    他的身法很快,转眼间就来到了石台边,姬凌雪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

    就在白亦菲伸出那只修长的手抓住青铜盒子的时候,零点的嘴角明显划过一丝弧度。

    “不要恋战,快撤。”零点立马停下了攻击,转身就逃离这里,同时他又朝白亦菲大声叫道:“老地方汇合。”

    “不好,中计了。”

    白亦菲心中的念头刚闪过,只见零点三人早已经跑没影了,同时,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危机感。

    “哪里走。”

    他刚转过身,只见锋利的白色剑芒迎面劈开,白亦菲一只手拿着盒子,背负单手侧身躲开。

    就在他躲开的霎那,剑芒一下子劈在他身前的石壁上,顿时爆裂开,而这块石壁恰恰插着另一柄剑,伴随着无数石头飞入半空。

    白亦菲想逃,但已经没有机会了。

    壮汉一下子握住半空中的长剑,疯狂的旋转起来,犹如一个巨大的陀螺,强烈的剑气带动着飓风,飞沙走石,如刀子般的狂风撕裂着整个山洞。

    白亦菲当机立断,五指成爪,白色的冰晶在他的手心里凝聚,顿时一块巨大的冰块突然从土地里冒出来,挡在他的面前。

    无数剑气划过冰块。

    “嘭”

    一声惊天巨响,仿佛整个山洞都颤动了一下。

    空气中飘荡着烟尘,地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碎石,白亦菲身前的那块巨大冰块仍然立在那里,他的脸色并不好,嘴角慢慢溢出了血迹。

    同时,他身前的冰块突然出现了一丝裂缝,然后像蜘蛛网一样慢慢的延伸,最后“嘭”的一声爆开,化作无数细小的冰晶。

    沉烟渐渐散去~

    不知何时,洞口已经被大大小小的碎石填满,看不到一点缝隙。

    此时,白亦菲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