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巫族
    零点整个人就那么自然而又轻松的站在那里,目光盯着远处的大树,呼吸平稳,然后缓缓抬起右手,轻轻放在剑柄上。

    下一刻,一道白色的光刃闪过,很奇特的画面,让人难以形容。姬凌雪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不知道零点的剑是什么时候出鞘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收入鞘中,她仅仅知道,零点的剑很快,快得给人一种难以置信的惊讶。

    “卡擦”一声,距离她十米远的大树,突然从中间滑落,掉在在地,切口处看不到一点多余的缝隙,整个面平滑的可怕。

    零点已经达到了内力外放的境界,十米之外可隔空杀人,杀人于无形。

    剑修讲的是知剑理,明剑意,知剑理就是要明白剑如何运用,简单地说就是劈、砍、撩、挂、挑、点、刺、扫等等用剑的规范动作,比如,鬼谷派的剑理讲的就是:用剑之道,全在观变(眼神),彼未动我先动(手法),动则变(身法),变则著(步法),要求剑随身走,以身带剑,应用的时候做到剑与身合,身与气和,气与神和。明剑意就是要明白剑的真意。

    剑者,不在于型,而在于意。

    零点追求的剑意,就是一个字,快。

    快到让人窒息,快到让人害怕。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绝无生还,这也是杀手所信奉的准则。

    春天的早晨充满朝气,当第一束光划开天幕,就像锋利的宝剑劈开了东方的一角。渐渐地黑暗的天幕泛起了鱼肚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抬头望了一下天色,现在已经卯时,是时候动身了,零点站起身,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

    “走吧。”

    姬凌雪点点头,跟上零点的脚步。

    一些梦想,一些目标,最初看来,似乎是很遥远,但是,当时间流逝,在过上一段岁月,你再回首,便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曾经梦想想要达到的目标。

    在地球上突破第六层,那是零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穷尽一生才达到第二层,但现在,回想起两年来的进度,零点更加充满信心。

    几个时辰后。

    二人就来到巫族,这个传说仙境般的地方。

    四周环山,这是一个远离喧嚣与世隔绝的小山谷。高山耸立,花草树木覆盖了整个山谷,山林中隐约传来的鸟鸣让人格外舒服。

    山谷很大,里面是一个宁静的小村庄,村里不过百户人家,在零点的想象中,巫族应该是穿着奇装异服,性格高傲冷漠的一群人。

    可是这里却显得很普通,就和平常周边的小村庄一样简单,朴实。

    零点带着姬凌雪走了进去,正好瞧见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站在药田里,一手提着木桶,一手拿着水瓢,正在给他的小宝贝们喂餐,这些草药放在外面随便一颗都是价值不菲的,这里却跟种田一样遍地都是。看着这些小家伙一天天长大,老人脸上洋溢着笑容,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老者也瞧见零点二人,貌似对突如其来的陌生人有点意外,含笑说道:“我们村庄好久没外来客人了,二位是迷路了吧?”

    零点暗地里朝姬凌雪使了一个眼色,姬凌雪刹时明白过来,露出一排雪白的小虎牙说道:“老爷爷,我们是来这里治病的。”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老者惊讶的问道。

    “老人家,实不相瞒,我妹妹身中奇毒,看了好多名医,都束手无策,我们也是四处打听,才找到这里。”零点说道。

    “噢,这样啊。”老者愣了愣,摸了摸下巴的白色胡须,笑着道:“来…容我看看吧。”

    “有劳您了。”既然对方这么客气,零点尽量把自己的态度放低,毕竟是有求于人家。

    老者走到姬凌雪的身边,伸出沾满老茧的食指与中指,搭在姬凌雪的脉搏上,慢慢的闭上眼睛。

    他神情肃穆,用心感受着两指下微微跳动的脉搏。

    一般的把脉,也就一分钟左右。然而,五分钟过去了,老者的两指还依旧搭在姬凌雪的手腕上。

    姬凌雪两瞪大着眼睛,大气不敢出,紧紧的看着老者,急切的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点什么来。

    零点却很有耐心,静静的等待,显得面无表情,波澜不惊

    良久,老者才缓缓睁开眼。

    “老爷爷,怎么样?”姬凌雪紧张的问道。

    老者深深吐了一口气,沉重的说道:“好厉害的毒。”

    姬凌雪愣在原地,因为她没从这话里听出意思,到底是能解还是不能解?

    “你们兄妹俩别傻站着了,跟老头子我来吧,进屋里去说。”说罢,老者弯着腰,处着拐杖,慢慢在前面带路。

    零点和姬凌雪跟在老者的后面,因为相隔没多远,中间走了一段距离。

    村子里的村民很友好,脸色都挂着笑意,见到到来的陌生人都客气的上来打招呼。

    这里的气氛给零点一种很舒适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家的味道,想一辈子呆在这里。

    进了屋,老者给他俩每人倒了一碗茶水,笑着说道:“你们是从咸阳过来的吧?”

    “老先生何处此言?”零点意外说道。

    “你的这种毒很奇怪,里面参合着千金藤,幻心草、千幻伽蓝,龙葵花、芝雪竹,云霖露等数十种阴寒剧毒,其中幻心草非常罕见,只有秦国那边才会生长,若不是知晓这点,不然老头子也不敢冒然断定。”

    “盛名之下果无虚士,老先生的医术晚辈佩服。”零点恭敬说道。

    “你也别抬举我了,我就实话实说,很遗憾,她身体里的毒素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数十种阴寒的毒物加在一起,然后提炼浓缩,最后制成丹药,里面包含的寒气相当惊人,服下后这些寒气立马向经脉各处扩散,一个周天再汇集于心脏,然后再扩散,如此循环。”

    “制作这毒药的人是个天才,对于药物的理解达到另一种高度,简直鬼斧神工,恐怕只有出自秦国的那位炼丹大师之手,如果先祖还在的话,解这种毒物不在话下,只可惜我们这些不肖子孙只学了点皮毛功夫,哎……”

    闻言,姬凌雪顿时慌了,脱口而出,“那你们族里流传下来的圣……”

    “我知道了。”还没等她说完,就被零点冷漠的声音打断,“走吧。”

    零点很干脆的站起身,既然这里没办法,他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姬凌雪很不甘心,但没办法,零点都已经发话了,她还能说什么。

    “二位请留步。”老者突然想到什么,继续说道:“我们虽然无能为力,但有一个人却说不定能治。”

    零点的脚步停下来,他没有回头直接问道:“谁?”

    “镜湖医庄念端先生。”

    端木蓉的师傅?

    零点一怔,他早该想到此人了,只是他身体的情况他自己最清楚,恐怕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圣药,他势在必得。

    “今夜又是一个血腥的夜晚。”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