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你不了解姬无夜
    零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当他醒来的时候,只见弄玉已经趴在琴弦上熟睡过去。

    她太累了,累得再也弹不动琴弦,直接睡了过去。

    作为一个很注意细节的人,零点居然没能发现她那眉间深处的疲惫?

    这个女孩太善良了,把自己掩饰得太好,见不得别人的忧伤,这样的女子不该香消玉损,她应该有一个好的归宿。

    到底要不要把她父母的消息告诉她?也许这样对她公平一些,但这样强行拉剧情的话,后面的剧情可就就全乱套了啊。

    零点心中有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缓缓来到她身边,手里拿着一张毛茸茸的毯子,轻轻的围在她的背上。

    瞧着她那熟睡的脸庞,忽然间,零点有种想抚摸她发丝的冲动,就在这个念头刚产生的时候,立马就被零点压制下去。

    毕竟,这个归宿不属于他。

    他在转身时,留下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悄然无息的离开房间。

    第二天……

    弄玉恍恍惚惚的从熟睡中醒来,看着身上平白无故出现的毯子,眉间藏着一缕深深的疑惑。随后嘴角挂起甜甜的笑意,“看来昨晚又麻烦姐姐了。”

    ……

    零点就坐在二楼窗户的位置,悠闲的端着茶杯,打量着下面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

    中间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这样清闲的日子,上一次是在哪里,他不记得了。

    零点只记得很久很久都没有这样清闲自在的品茶了。

    身上的伤因为龙凰经的缘故,恢复得很快,只要不做大幅度的动作,已经相安无事,如履平地。

    忽然,他手指一僵,端在半空中的茶杯突然顿住,他的目光停留在街道上一个陌生的背影,表情略微惊讶。

    “她怎么来了?”

    然后又陷入深深疑惑中,摇了摇头,“不,不可能,一定是错觉,她应该死了才对。”

    随即放在手中茶杯,正要下楼去追,就在他伸手开门的同时,韩非以然站在门外,很明显,他也正想进来。

    零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以冷漠的姿态绕过了韩非,匆匆朝楼下行去。

    “零兄,你要去哪?”韩非喊了一声,但遗憾的是零点并没有功夫搭理他。

    零点来到楼下,又往方才那个方向望去,哪里还有人,早已随着风儿消逝在茫茫人海里。

    “那个身影绝对错不了。”零点喃喃低语,紧锁的眉头在思考着什么,随后脸上勾起一抹深沉的笑容,“她带给我的惊喜太多了,今天的天气似乎出奇的好呢。”

    带着一丝愉悦的心情,零点又回到了二楼的房间,发现紫女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来到了房间里。

    韩非见回来的零点,上前一把搂住零点的肩膀,笑道:“零兄,紫女姑娘说你刚刚看到了心仪的女子了,不知是否属实?”说完,又眯起眼坏坏的笑着。

    紫女在旁边没好气的白了韩非一眼,“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对于二人的狗粮,零点直接选择了无视,回到窗口的位置,掂起没喝完的茶杯,轻轻酌了一口。

    看着不苟言笑的零点,韩非摸了摸额头,悠然叹道:“零兄啊零兄!你的人生岂不少了很多乐趣,可惜……”

    “看你意气风发的姿态,看来事情进展地很顺利。”零点说道。

    听到这话,紫女噗嗤笑了一下,“零公子别调侃他了,昨晚他可是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遭,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看来昨夜遇上鬼兵?一切都按照原剧情在发展,零点眯起眼,心里思量着。

    韩非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从袖中取出一根鸦羽,黑色的羽毛上泛着幽暗的光芒,如邪魅之眼,“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叫人相信,鬼兵竟然会化作乌鸦消失于无形,看来零兄说的没错,鬼兵借道确实与姬无夜脱不了关系。”

    “既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为何不尽快了解此案,何必来找我。”零点淡淡的说道。

    “不急不急,今天我来只是想单纯的陪零兄喝喝茶。”韩非漫不经心的给自己倒上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恩……茶不错。”

    说罢,韩非轻轻的掂起酒杯,一缕缕白烟顺着他的鼻孔吸入,闭着眼睛。

    “遇唇则香,落口则化,叶片扁平带毫,秀长挺直,色泽黄绿似玉,叶底嫩匀成朵,此茶应该就是天宫云雾翠,不知我猜的可否准确?紫女姑娘。”

    “公子好眼力,这正是出自西方蜀山的天宫云雾翠,花香凝神,瓣叶皆可入茶,一年只开一次,颇为稀少。”紫女一边轻笑说道,

    零点冷漠的望着他,说道:“看来九公子也是一个懂茶的人。”

    “如果这是一杯酒的话,我想我会更懂一些。”韩非淡淡的笑了笑,他也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了茶盘中。

    紫女摇曳身子微笑说道:“宁可一日无茶,不可一日无酒,说的就是公子这样的人吧。”

    “酒,是个好东西,每个人都喜欢,但有时候酒也是一种致命的毒药。”

    致命的毒药?

    “什么意思?”紫女被这不沾边的话弄的莫名其妙。

    零点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笑的很深沉。

    韩非先天罹患瘤疾,酒于常人是穿肠药,对他来讲简直就是独骨散了。三岁时御医即已断言,这个孩子清心寡俗尚能勉强有常人之寿,如果沾染酒色则难免早殇。

    这个秘密也只有他最亲密的家人和朋友才知道。

    若不是知道剧情,零点恐怕也被蒙在鼓里。

    “看来我没看错人。”

    韩非拿起茶壶又给自己续了一杯之后,脸上的那份闲雅的表情消失了,变回了他以往时候的严肃。

    零点神态自若的看着他,心里也清楚看来这是要切入正题了。其实这是在得知韩非的那一刻,就已经预料到的事了,心里自然是早已有准备。

    果然,韩非接下来就切入正题,“零兄你了解姬无夜多少?”

    “怎么?想从我这里套出情报?”零点就知道韩非从一开始就抱着目的接近他,从当初在河边死皮赖脸的往上蹭就可以看出。

    韩非的心机比任何人都可怕,这也是零点不愿意接近他的原因,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没有人知道,也不会让人知道。

    “我承认,零兄的情报确实比任何人都珍贵,但我可以给零兄一个承诺,无论何时何地的承诺,我想这个承诺零兄不会拒绝的。”他直视着零点,炯炯有神的眼目中,似乎在期待对方的回答。

    “看样子,似乎是我赚了。”零点的眉头逐渐舒展开,忽然地冷笑道。

    “姬无夜算得上是一个乱世枭雄,据我所知以他目前的势力,七年前就可以发动政变,就像当年的三家分晋和田氏代齐一样。但他迟迟没有动手,似乎他在韩国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目的。不过这个人除了,好色,猜忌,残忍,狭隘之外,他的武功确实深不可测,一身横练功夫刀剑不入,身为韩国第一大将,韩国由他坐镇,也算是庆幸没有亡国。”零点的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容。

    是啊,作为一个权臣野心顶点,不就是改朝换代,自立为王吗?他还在等什么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只有他本人知道吧。

    ps:有不少人问我女主是谁?首先,我是一个作者,难道我会告诉你们女主是焰灵姬吗?(滑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